第37章 (1/2)

这届老攻不大行 五军 2064万 2021-12-20

简桥的心思也很复杂,看到修桥c的热度往下降,他心里踏实不少,但看自己没什么镜头,粉丝只能从别人的art里找他的袖子或者鞋子来猜着他当时也在,他又忍不住心酸。

宿舍拍摄定在了周五,陆琏跟经纪人杨森商量了半天,终于给大家争取到了两天的假期,拍完聚餐之后大家可以随意活动,只要下周一中午能回宿舍集合就行。

这个消息对队员们来说无疑是针兴奋剂,大家的训练热情顿时高涨,队里气氛前所未有的和谐。

只有靳修不太爽,简桥自从看到修桥c后就一直在跟他实力装不熟,不让他陪着晨跑也就罢了,平时几个人在一起更是刻意回避他的眼神。

靳修只得默默关注他,几个人一块训练,靳修就借口休息,在一旁坐着看,光明正大的看着简桥他们。队长组织开会,他就坐在陆琏身边,这样简桥礼貌地给队长回应时,再怎么躲避也会看他一眼。当然他也不敢表现的太明显,目光跟简桥的稍稍对视一下,便心满意足的撇开,假装自己在看佟意。

他的小心思多,平时表现又低调。除了陆琏备受困扰,一度怀疑自己被大佬暗恋之外,其他队员都没发现什么异常。

周四晚上,工作人员过来架了摄像机。两组人员开始分组讨论,准备第二天的聚餐安排。

陆琏要在宿舍做统筹,g组只能安排简桥和高歌去买菜。

简桥犹豫了一下,跟陆琏提议:“把需要的东西写下来,我自己去采购就行。”他跟高歌这些天一直没说话,俩人独处太尴尬了,简桥宁愿自己干活。

陆琏看了看高歌,后者巴不得在宿舍玩游戏,点头同意了,但又讲,“我什么都不会啊,你们看着做就行。”

陆琏微微有点不满,皱了下眉,转头对简桥道:“反正我们都是输,咱就随意一点好了,我做个西红柿炒蛋,其他的你看着来。”

第二天公司来车带他们去采购,简桥拿着钱出门,谁想一开车门,就见靳修戴着墨镜坐在里面。

身后还有摄像跟着,俩人都有些意外,不太自然地打了个招呼。

简桥一脸警惕地看着靳修,生怕他突然露馅儿。

还好,靳修表现的十分自然,微微皱眉:“是你?你们组的人呢?”

“队长他们都在忙。”简桥毕恭毕敬的弯了下腰道,“修哥好。”

靳修扬着下巴,抬手把墨镜拉下,“唔”了一声,满脸写着不想跟他说话。

简桥上车,正襟危坐直视前方。

靳修靠在另一头,微微皱眉,拨拉着手机。

两秒钟后,简桥手机震动,他从口袋拿出来,偷偷看了一眼。

手机上。

——x:恭喜x同学喜提“修桥c”对话两句。

下面还有一张截图。

“网友:修桥大旗我来扛我猜他们肯定会单独见面的。大家想一下,面都见了,四舍五入,上床还会远吗!!!”

第34章

对于靳修的疯狂暗示,简桥同学只能装作没看见——废话,他还没找到前辈的经验分享呢,到时候俩人总不能像上次那样,亲个嘴就手拉手盖棉被吧……

不过靳修的那句“喜提对话两句”,让他有点小小的内疚。最近他太忙,又总想着避嫌,的确对靳修不太好。

大概是愧疚心作怪,车子到超市门口的时候,摄像的工作人员随口问了句“你们一起?”,简桥竟然点了点头。

靳修十分意外,当然心里很高兴,侧过脸看他。虽然有墨镜挡着脸,但嘴角还是明显地翘了翘。

俩人推了一辆车子进去。简桥刚刚心软,这会儿跟靳修一块走,总是下意识的要跟他说话,又忍不住开始后悔。明明下午就放假了,说话哪还差这一时半会儿?

摄像一直在旁边跟着,他只得悄悄往前一点,跟靳修拉开距离,装模作样地看货架上的东西。

靳修倒是觉得没什么,他把墨镜摘下挂在口袋上,跟在简桥后面问:“你们组想好做什么了吗?”

简桥愣了下,刚要回头跟他讲,就想起了这次的规定。

“我们两组是要k的好吧?”简桥回头,一脸提防地看着他,“我怎么可能把菜名告诉你?”

靳修“哦”了一声,好笑地看着他。

俩人沉默着往前走,简桥觉得这样好像有点暧昧,又没话找话:“那你们要做什么菜?”

话才说完,就觉出了毛病,简直后悔地想把舌头咬掉。

靳修却认真地回想了一下,掰着手指跟他说:“孙玉说要做个蛋花汤。佟意做的多,有辣子鸡、酸菜鱼、油焖大虾……好像还有个粉蒸肉。”

简桥:“???”

“你再说一遍?”简桥这下被深深地震惊了,“这些佟意都会做?”

“是的。”靳修点了点头,见他被吓的俩眼瞪圆站在原地,越看越觉得可爱,故意问,“是不是很厉害?”

简桥:“……”何止是厉害。

他本来还想着做两个家常小炒,什么西蓝花油麦菜之类的……现在一看,简直要被s组完爆。

怪不得一开始佟意就提出要分组比赛。

俩人继续根据单子买东西,简桥心事重重,最后买了几样菜,路过米面区的时候犹豫了一下。

他做菜肯定是不行了,g组总被s组吊打也有点惨,不知道自己拉面的话会不会涨点好感度?按说作为攻君,会做饭应该是个加分项。

但是这个以后怎么解释?虽然佟意以为他家一般,但实际上他的人设是富二代啊……

简桥陷入纠结,从米面去走过来,又转回去。直到东西快买完了,他才狠狠心,装作若无其事地朝那边走了过去。

靳修刚刚就发现他总往这边转了,这会儿往前一看,瞅见了一个眼熟的面袋子,终于明白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