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1/2)

总的来说,今天这一趟还是很值得的,摸到了他的头发,还拉进了关系。

可以,赚到了。

一向只做十位数以上生意的新首富陆郅先生,第一次觉得自己摸到了头发就赚了。

“回去睡觉吧,很晚了。”陆郅每天都会看导演组发给他的拍摄素材,知道苏新渝每天晚上都会一个人在训练室练到很晚。

但他又没有立场让苏新渝不去在意这个选秀,他看完第一次公演后就知道,苏新渝很喜欢舞台。

既然是他喜欢的,那就让他一直喜欢下去。

苏新渝接受到陆郅的强势对视,有些不知所措。

他迟疑了一下,也回了一句:“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嗯。”陆郅将自己手机揣回口袋,弯了弯薄唇,“晚安。”

“晚安。”

陆郅没有打算拿走苏新渝手机,节目组也不敢违抗,手机就这么留在了苏新渝身上。

拿着手机回到宿舍,易棋隽他们都还没有睡着,躺在床上聊着天。

易棋隽:“想当年我也是个每天一点睡觉的人呐,现在硬生生被节目组逼得十点就上床睡觉。”

吕甸和易棋隽是邻床,两人脚对着脚睡觉。

“说的好像你十点上床就睡觉了一样。”

易棋隽从十点上床后聊天聊到一点。

虽然他自己也聊得很开心。

“我紧张啊,你不紧张吗?”易棋隽踢踢两个床中间的挡板,“丁尧你紧张吗?”

丁尧:“嗯,紧张。”

吕甸:“紧张就起来去训练室训练训练。”

易棋隽:“你再说我就真的起来去训练室了。”

丁尧从床上坐了起来,“新渝还没有回来呢?要不咱们一起去找找,反正现在睡不着。”

易棋隽抱着被子翻了个身,“等我俩分钟,马上起来。”

“拖延症晚期。”吕甸从床上利索下来,夏天睡觉穿的短袖短裤很方便,披上外套就可以出去。

“起来啦起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