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1/2)

“臣——领旨。”喻泽欢整个人摇摇欲坠,这三个字像是拿出了全身的力气才能说出来,皇帝想要治罪于他哪怕他走路都是错的,喻泽欢的呼吸有些急促,可是前面的皇上根本看不见,喻泽欢只得一步一步跟上。

喻泽欢的眼底盛满了悲伤。

虞淮今日下午收到了童都的神鹰飞件,他在信件上说:“皇后娘娘一直在把持朝政,朝中失踪的丞相便是皇后派人假扮而成,皇上遇刺一事,诸多疑点,幸而皇上是真龙天子,天命庇护,才保住性命,皇上回宫后,皇后担心事情败露,便放弃了丞相之位。皇后还有一个隐藏的身份,他便是当初死在火场里的喻相,他诈死,一直隐藏埋伏在皇上身边,是为了要取而代之,皇上若是不信,可以试探他,看看微臣所说一切是否属实。”那封信虞淮看完后直接烧了,如果他真的失忆了,恐怕看了这封信,必定会怀疑喻泽欢,那时候,他一定会因为喻泽欢的身份而对他痛下杀手。

以前虞淮恨喻泽欢恨到极致,恨不得将他五马分尸,处以极刑。可惜,这一切都没有如果,他没有失忆,没有忘记喻泽欢。他会永远记得喻泽欢救了他,从他少年时代到现在,喻泽欢一直爱着自己,保护自己。

童将军远在晴沙城,守着沙畔,他怎么知道喻泽欢的身份?虞淮担心喻泽欢的安危,便过来华清宫了。

虞淮进来之后,命人取来一台古琴。

“你,会弹什么曲子?”虞淮问道,一双眸子十分摄人。

“臣会一首有凤来仪。”喻泽欢温吞地说道,这倒是事实,他以前读书的时候学习过弹琴,后来,当丞相无聊,偶尔也会学习弹几首曲子。

“那好,你一直弹!孤不说停下,你就不许停!”虞淮冷冷地道,他借机责罚喻泽欢给这些奴才看,又不伤了喻泽欢的脸面,他瞥了一眼其他人,“都滚下去!”宫殿中瞬间清空。

“皇上,奴才留在这里等候传唤。”张德低着头说道,看这架势,皇上似乎是专门找皇后的茬来的呀,他想留下,到时候给皇后磕头求情。皇上怎么舍得让皇后娘娘一直弹琴,那样子,手指会受伤的,何况,现在皇后娘娘还怀孕了。

“不必,下去。”虞淮淡淡地道,眉头上一片不悦。

张德心中一颤,弯着腰慢慢后退,只希望皇上看在皇后娘娘有孕的份上,不要太为难皇后娘娘。

等到无人了,虞淮严肃的表情立刻换下,他连忙搀扶着喻泽欢坐下来,“阿欢刚才摔倒有没有扭到?”他心疼极了,刚才看到喻泽欢差掉摔倒,他是又惊又怒,若是寻常,喻泽欢走在他身边根本不会摔倒,今日,喻泽欢走在了他后边,才会摔倒了。

“我没事。”喻泽欢有些担心地看着虞淮,四个时辰前才来过,虞淮怎么会突然又来了?

虞淮身后出现了一名影卫,那名影卫对着虞淮点了点头,便在远处弹起了琴,弹的还是那首有凤来仪。

喻泽欢一脸黑线,原来有人替他弹琴,刚才虞淮那么生气地让他弹琴,他还以为真的要受罚了。

“阿淮,出什么事情了,你现在过来不会引起那些人的注意吗?”万一别人发现虞淮假装失忆不上钩怎么办?

“不必担心,他们恨不得孤立刻过来,好找到你的罪证,将你打入天牢。”虞淮的脸色冰冷到极点,他将今日下午童都的书信内容告诉了喻泽欢。

“还好你没失忆,否则,我大概真的要在天牢里住着了。”喻泽欢有些乐,可是想到对方的势力,这份快乐很快就变成了担忧。

“知道我身份的,除了你和几个影卫,还有张德,其他人并不知道。”喻泽欢相信张德,也相信虞淮身边的几个影卫。

“孤查过,不是他们。”虞淮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对方很可能在喻泽欢诈死的时候便怀疑喻泽欢没死,当初要杀喻泽欢的人可能也有童都的人,又或者他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这一切,无论是哪种,童都现在露出了马脚,事情就好办多了。

“童都,和长公主联系上了。”虞淮把最新的情况和他分享,今日下午,暗卫来报,已经找到了长公主的藏匿之处,她的身边还有至少五万士兵,这五万人在童将军的管辖区域内,暗卫探到,长公主和童将军有书信往来。

“阿淮,你有什么安排吗?”喻泽欢问道。

虞淮点了点头,把安排都告诉了他,“放心,孤一定会保护好你的安全。”虞淮抓着喻泽欢的手,有些心疼他,喻泽欢接下来要吃一点苦了。

“阿欢,我把影卫和暗卫的印章分成两半,你也是他们的主人,日后,若是遇上了难题,你可以全力调动他们。”虞淮说道,他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今日童都的信提醒了他,若真有朝一日他失忆了,他希望借着这股力量,喻泽欢也能全身而退。虞淮不愿意自己伤害了喻泽欢。

房间里,阿念揉了揉眼睛,慢慢地爬下高床,他自己穿好了裤子和衣服,他不会束腰带,也不会束裤子,衣服便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

刚出来就看到了父皇和爹爹,阿念一双眼睛立刻亮了,“父皇!”

一个小人球朝着虞淮飞弹了过去,阿念跑着跑着,裤子掉地上了,直接遛鸟。

虞淮不介意地看着儿子的小鸟,给他穿好了衣服,束好腰带,“臭小子,你冲撞我就算了,可不许冲撞你爹爹,爹爹肚子里有弟弟,知道吗?”虞淮把孩子单手抄起来。

关于虞淮肚子里的是儿子还是女儿,曾太医显得很犹豫,虞淮便猜测,这一胎,喻泽欢肚子里的孩子可能和他一样,是个小郎君。

郎君也没什么不好的,只要是他的儿子,总不会让人欺负了去。

“弟弟,是陪我玩的吗?”阿念认真地问道。

“不,弟弟会弱小一些,阿念要保护好弟弟,明白吗?”虞淮跟他解释到,孩子小,理解不了太复杂的东西,但是阿念很聪明,虞淮从小就不把他当成普通孩子对待,遇到事情也会和他解释。

“我明白了,我会保护好弟弟的。”小团子阿念承诺道。

虞淮给阿念的碗里装了饭,给了他勺子,他便自己吃起来,三人在一起用了温馨的一餐。

门外,宫女听着不曾断绝的琴声,脸上神色了然,她悄悄地退了下去,经过一个侍卫的时候,点了点头。

第77章喻泽欢入牢

晚上,华清宫内,弹琴声疏忽停下,紧接着就是一阵的被子破碎摔在地上的声音,“来人,将皇后压下天牢。”收到命令的士兵立刻上前来,齐齐包围住华清宫。

暗卫和侍卫轰轰烈烈地来,架走了在寝宫的喻泽欢。喻泽欢没有任何反抗,虞淮收集的罪证此时此刻全部都在他面前,由不得他否认。喻泽欢目不斜视,从容地跟随着侍卫走,即便被捕,也不显丝毫狼狈。

“滚!”虞淮手袖一挥,砸了华清宫里的东西,就连阿念也哭着闹着被暗卫带走了,原本还在宫里面站着的侍卫通通走了。

影三前来汇报事情,“孩子带去漪澜殿内,不要来烦我!”虞淮如今正在暴怒之中。狮子发怒宛如雷霆,所有碰上来的猎物只会被狠狠撕开!虞淮知道此时不该迁怒于人,只好把人都赶走。

影三都没说出来就被皇上赶出来了,他对着不远处的兄弟摇了摇头,门口的侍卫战战兢兢的,生怕皇上待会发怒,波及他们。更远处,宫女走过来,看到眼前的场景,更加战战兢兢地快速离开。

虞淮等到人都走得干干净净,才狠狠甩开攥紧的手,他的额头上青筋突起,眼睛一片肃杀,嘴唇抿成一条线。“阿欢,再等几日,孤一定还你一个太平盛世。”

虞淮立刻去御书房,明日他就要公布喻泽欢的身份,群臣肯定会攻击喻泽欢,他还有一场仗要打。

好久之后,张德看虞淮扶着额头休息,他端来了人参茶。

“陛下,兴许皇后另有隐情,皇后一直都是站在您这边的。”张德弯着腰小心地为喻泽欢求情。

“你想给皇后求情?”虞淮抿着唇,眼神不悦地看着他。

“皇上,皇后他都为您生了孩子,现在又怀了一个,他绝不可能背叛您的。”张德跪在地上磕头,宫里的弯弯绕绕别人也许不清楚,可他在这宫里几十年,能不清楚吗,喻泽欢深爱着皇上,一直在为皇上牺牲,这样的人,又怎么会背叛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