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1/2)

喻泽欢疼得厉害,他靠在虞淮的怀里,小心地窝着,他知道现在的阵势不乐观,就没有** 出来,不想给虞淮添麻烦。

忽而,一支利箭从远处射过来,正朝着虞淮背靠着心脏的地方,在喧嚣的环境中虞淮没有发现,喻泽欢睁大眼睛,仿佛用尽了力气一般,把虞淮推开。

他们两人分开的时候,喻泽欢左手的肩膀处插着一支利箭,刺进很深的地方。

虞淮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远处的刺客见一箭不成,就射了第二箭,第二箭被影卫挡了下来。

虞淮抱着喻泽欢,胸口的怒火铺天盖地的,他抱着喻泽欢,目光放在了远处,那名戴着面具戴着黑色帽子的刺客。

虞淮压抑着怒意,若不是抱着喻泽欢,他必定杀了射箭那人。

“阿欢,醒醒。”虞淮摇了摇喻泽欢。

喻泽欢一动不动的,但其实他还有意识,只不过没什么力气了,实在是肚子太疼了。

他捏了捏虞淮,示意他自己还好。

虞淮抱着喻泽欢回到了乾清宫,这里没有遭到破坏,只不过没有产婆在这里,虞淮让影卫去太医院找太医,到处找产婆和郎君的下落。

曾太医本来在福云殿候着的,刚起火的时候突然发现不对,藏了起来,后来发现有许多刺客出现,便好好地藏着,等到看到了影卫,才小心翼翼地试探,得知是影卫,终于松了一口气。

曾太医担心喻泽欢的安危,看到有影卫出现,便立刻冒头,此时简单听了影卫介绍喻泽欢的情况,觉得大事不妙,受伤不是好事,特别是在孕夫待产的情况下,他当即让影卫带着他去喻泽欢在的地方。

刚去到乾清宫,来到床前,他就看到男子身上插着一支利箭,这箭有些深,最好是生了孩子之后再取出来。

“他要生孩子,还受伤了。”虞淮说道,他盯着喻泽欢,防止他疼得咬到舌头,他给了他一块手绢塞在嘴里。

喻泽欢一开始意识还不错,只不过剧痛把身本里的力量抽得很快,肚子开始一阵阵绞痛,痛得他受不了了。

疼。

太他奶奶个锤子的疼了!

喻泽欢躺在床上挣扎了几个时辰,都没有动静,意识慢慢流转。

“阿欢,疼就咬孤的手。”虞淮说道。

喻泽欢不肯,他余光看了看虞淮的脸,便闭上双眼死死地憋着,之后虞淮给他递了床单过来,他才咬住。

产房里面,虞淮负责给曾太医打手,现在,局势平定下来,十六位大统领蒙毅领着御林军扫荡了宫中所有的地方,对于任何可以藏匿的地方全部都仔细清查一遍,特别是可能存在的地下入口,也全部仔细勘察过。

姜锋则调动京城三万大军,牢牢地护住皇宫,他则亲自率领三千精兵守在乾清宫四周,绝对不让任何刺客得逞。

这天,喻泽欢的孩子出生,京城中出现七彩祥瑞,百姓直言,这是天降祥瑞。

这一天,皇宫里血流一地,倭寇竟然派出了千人暗杀精英潜入进来,与他合作的则是谢羽的幕后主使,这一位是已经亡国的上一个国家的余孽,一直在暗中勾结朝中的大臣和将军。

从谢羽和虞淮出生,他便想要把两兄弟都杀了,如果在当时杀了虞淮和谢羽他也得不到皇位,便把谢羽偷走,暗中培养,以备不时之需,留下了虞淮在皇宫,准备随时取而代之。

喻泽欢的存在让对方安心下来,所以幕后主使没有动手去杀虞淮。

毕竟,按道理,喻泽欢才是最恨虞淮的人。喻泽欢想要当皇帝,他就得杀了虞淮。

喻泽欢很聪明,他先把虞淮养废了,再暗中杀虞淮。喻泽欢动手的那几次都失败了,后来,有几次是他在暗中动手,然后嫁祸给喻泽欢的。在虞淮已经十四岁的时候,他就想杀掉虞淮,毕竟,长大后的皇子不好对付,只要虞淮死了,谢羽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回来皇宫,然后打着清君侧除奸臣的名义,便可顺势除掉喻泽欢,可没成想,喻泽欢这么废物,竟然过了这么多年都没能杀得了虞淮。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喻泽欢的局。虞淮后宫中的秦公子,竟然就是喻相喻泽欢,这太有意思了,又叫他恨得牙痒痒,便下令杀掉喻泽欢和虞淮。

皇宫暗中的地道已经有上百年无人打开过,因此几乎没人知道皇宫底下竟然后暗道,那一千人便是从暗道中进来,兵分两路去杀喻泽欢和虞淮。

原先的产婆又找回来了,便开始给喻泽欢准备生孩子。

喻泽欢痛得受不了,他简直活不下去了!他深呼吸一口气,心中一直念着阿念,若是他死了,阿念怎么办?

意识越来越模糊,喻泽欢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是谁说,郎君生孩子不痛的?痛死了!

“阿淮!如果你敢把孩子给别人养,我们这辈子完了,下辈子也完了!”喻泽欢拼着最后一口气说道。

“出来了!孩子出来了!”产婆高兴地大喊,很快,一个丑丑的孩子带着哭声降临人世了。

虞淮高兴的地对着喻泽欢说道,“出来了,阿欢,我们的孩子出来了。”他高兴地道,蹲在喻泽欢的面前,一双眼睛十分兴奋,孩子出来了,喻泽欢就不会有事情。

虞淮等了好久都等不到喻泽欢的回应。

他忍不住探了探他的呼吸。

心底松了一口气,还有气。

“曾太医,来看看他。”虞淮让曾太医看看喻泽欢,他小心翼翼地给喻泽欢盖上了被子。

产婆和奶娘在一边候着,丝毫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孩子。

“皇上,大皇子殿下怎么办?”张德问道。

“带下去吧,让奶娘先照顾着,还有,今日在场的每人赏银两百两。”

“谢谢皇上,恭喜皇上喜得麟儿。”大家纷纷祝贺才走,心里很高兴。

待得众人走了之后,房间里只剩下虞淮和曾太医还有床上的喻泽欢。

曾太医迟疑了片刻,才对虞淮说道,“皇上,秦公子……没有呼吸了。”

晴天霹雳。

虞淮一个箭步走到喻泽欢面前,他探了探喻泽欢的鼻息。

已经没有呼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