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1/2)

虞淮倒是无所所谓,他看白沂一点都不顺眼,巴不得紫曜把他带走。

“就是,阿欢你要帮我,他不知道哪里来的疯子。”白沂立刻可怜兮兮地看着喻泽欢。

“那年凤栖山上,你救过一人,你忘了吗?”紫曜的声音有些低沉,解释道,他极少与人交谈,这几天说的话几乎是半年的量了。

凤栖山?好像有点记忆。

“不记得了,你放开我!”白沂立马挣扎,就算他救了人,那也不是被人寻仇呀,这人似乎有什么大病一样,还穿着黑色的衣服,衣服上绣着暗紫色的图腾,看上去黑暗极了——绝对是他不想招惹的类型。

喻泽欢担心紫曜对白沂不利,“放开他,否则,我也对你不客气了。”喻泽欢眯了眯眼,白沂是他朋友,自然不能让人平白无故地欺负了,喻泽欢倒是想动手,但是,这不是大着肚子吗,只能动动嘴了。

紫曜看着喻泽欢,眼睛里没有多余的情绪,喻泽欢的反对并不在他的思考范围内。

“放开他。”虞淮说道,喻泽欢想做的事情他一定会帮他做,纵然他讨厌白沂。

紫曜这才把人放了。

白沂心中被紫曜弄得有些不高兴,“阿欢,疯子好恐怖,你保护我好不好?”他瞄了紫曜一眼,其实他内心丝毫不害怕,他那双挑花眼一眨一眨地,有些可怜,“你看,我的手都红了。”

白皙的手臂上,确实红了一些。

紫曜心底有些愧疚,没想到男人的手像是豆腐一样,碰一下就红了。

“好,你跟我走,我保护你。”喻泽欢防备地看着紫曜,白沂是他故友,他自然不会让紫曜欺负了他。

“你去哪里,本尊去哪里。”紫曜也是个不折不挠的主。

另一边,龙玉他们、戚竹他们小心地看着眼前的变化。

主子传来的信息,他们待会会接收。

喻泽欢把信放在了桌子底下,他悄悄放的,虞淮不会发现。虞淮本该是个明君,他爱错了人,爱上了姜景辰,所以才会输得一败涂地,可是,导致虞淮身死的绝不仅仅只有姜景辰。

当年,背叛了虞淮暗中谋取私利的人还有不少,喻泽欢把控朝政以来,清理了不少吃碗面反碗底的叛徒,书中的剧情早已崩坏,那些原本该出现在朝堂中的人,许多都没有入朝,他们没犯法,喻泽欢也就不管他们,只是派人监视着。

当初,谢长流背靠着谢羽,也就是虞淮的四弟,这件事情喻泽欢一直查不出来,现在知道了,很多相关的人都好查了许多。

谢羽在书中他小时候已经死了,如果说他诈死,他肯定有幕后指使,当年谢羽失踪就很可疑,喻泽欢担心谢羽的势力没有被全部瓦解,便吩咐英武台的人继续查下去。

同时继续查的还有谢长流的下落,喻泽欢希望他没死。谢长流该死,喻泽欢希望亲自报仇。

虞淮搂着喻泽欢下楼梯,下去后他俩无语地看着身后的队伍,白沂果然跟着来了,紫曜跟着白沂,他们就在喻泽欢身后。

而龙玉和戚竹他们收到消息,一支外阁小队暗中跟在喻泽欢身边,保护他,另外两个内阁精英则带着消息回去英武台了

吃饱喝足,虞淮和喻泽欢坐马车回去。

留下了面面相觑的白沂和紫曜。

“本尊去买一匹马,你等我。”紫曜说道。

白沂点了点头,他才不会等,紫曜一看不见,他立刻跑了,追着喻泽欢的方向去。

“他们不会有问题吧?”喻泽欢问道。

“放心吧,紫曜他有分寸,再说,白沂是他的救命恩人,紫曜只是找他报答。”虞淮说道。

喻泽欢坐在马车上,一直都停不下来吃东西。

虞淮怀疑地看了看他的肚子,据他刚才观察,喻泽欢已经吃了三碗饭和很多的菜了,怎么肚子的容量还这么大?

“看什么?你孩子饿了,不给吃吗?”喻泽欢恼羞成怒,不会吧,他只是吃一点东西,虞淮就不给吃了?“你的肚子这么大,是吃出来的吗?”虞淮怀疑地看着喻泽欢的小肚子。

喻泽欢别过头,留下一个脑袋给虞淮。

“孤在开玩笑,阿欢就算胖了,也是最好看的。”虞淮哄道,他搂着喻泽欢,亲了亲他的脖子,最近这段时间,虞淮忍得很辛苦,喻泽欢也忍得辛苦,偶尔这样子的亲密动作,能相互纾解一下。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喻泽欢的脸色红了不少,他倒是没有拒绝虞淮的亲热,两人都相当克制。

回去的路上,喻泽欢睡着了,靠在了虞淮的怀里。他舒服地找到了虞淮的胸膛。只有靠着虞淮睡觉的时候,他才能睡得最安稳。

既然出来玩,这么早回去皇宫,八成喻泽欢会不高兴,所以,他们这一次回到了丞相府。

丞相府焕然一新,但门前冷落,连个人影都很难看见。

虞淮抱着喻泽欢下来的时候,喻泽欢还没醒过来。

“狗虞淮,让你欺负我。”喻泽欢嘟囔道。

虞淮还以为喻泽欢醒了,谁知道,低下头就看到喻泽欢睡得十分深沉。

他无奈地把人抱去房间里头。

至于他的称谓,所有的影卫都挺多了,见怪不怪。

虞淮给他掖好被子后,打开了工部尚书送来的图纸。

丞相府竟然有地下室,那里会藏着什么?

“传令下去,找一些能工巧匠,把地下室打开,不要破坏里面。”虞淮吩咐道。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1-06-2300:50:53~2021-06-2501:12: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沈兰舟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