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1/2)

喻泽欢这几日拜访了不少友人,大多数人对他避如蛇蝎,倒也不是非要去拜访别人,只是想要做个告别,喻泽欢很有仪式感。

“不好意思,周大人今日出去元山寺还没有回来。”门口的侍卫拦住了喻泽欢。

喻泽欢坐在辇车上,倒是他唐突了。看来大多数官员已经收到消息了,两位大将军班师回朝,给虞淮造势,官员们想要及时与他撇清关系。只是还是有些难过,他对周大人有过救命之恩的,对方凉薄的态度,让他有些不高兴。

喻泽欢的辇车行驶在京城的街道上,他的目光触碰京城的繁华,日后这些繁华都与他无关了。

幸而,他买了不少的田地在远离京城的小村子里,日后倒也有地方可去。

马车“哒哒”的声音让人昏昏欲睡,喻泽欢差点睡着的时候有声音吵醒了他。

“冒昧打扰,不知道喻相现在是否有空,我家主人有请。”有一穿着打手衣服的男子拦住了马车。

喻泽欢坐在车里边,看着外面那人高大威武,面上一股煞气,不是寻常的打手,更像是在大漠里厮杀看无数次的军人。

喻泽欢猜测是陆荀找他,他的鹰卫已经得到消息,陆荀到京城了。平时中立的陆将军,此时找他到底所为何事,他记得,书中的陆将军一直都在漠北,除了虞淮登基大典回来了一次,此后都在漠北那边驻守。

“你带路。”喻泽欢撩开帘子看着那人说道。

喻泽欢在一处小院见到了陆将军。

陆荀看见了喻泽欢,有些犹豫,喻相长得并不像他妹妹,他仔细瞧了瞧,大约是那对眸子比较像,里面藏着一簇亮光。

“喻相,你来了。”陆荀让人给喻泽欢倒了一杯茶。

“孩子,过来,让我看看你。”

喻泽欢有些懵,这是怎么回事,他戒备地看着陆荀,就站着。

“陆将军,不知找本相所为何事?”喻泽欢小心地打量四周,也悄悄地打量陆将军。

说实话,陆将军长得真不错,现在几十岁依然十分俊朗,岁月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一个几十岁的老将军,像是三四十岁的青年人一样,只是两鬓有几率白发出卖了他的年纪。

“你还记得你母亲吗?”陆荀问道。

“不记得了,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喻泽欢说道,他有些庆幸,自己穿书的时候就没有了亲人,否则他不知道怎么处理亲人的关系,他不想背叛自己本来的家人,那会让他难过。

陆荀叹息了一声:“你是我外甥,你母亲是我妹妹,你母亲十六岁离家就失踪了,到现在我才找到你。“陆荀眼中带泪,他一生戎马并未娶妻,一直记挂着的只有与他一起长大的妹妹,如今,妹妹已经逝世了,但是还留了个孩子。

陆荀抓着喻泽欢的肩膀,神情有些激动,喻泽欢悄悄地往后退了退,“陆将军,若是来寻亲的,倒也不必了,喻某这些年自己过得很好。”他小心地后退了一步,若是有将军府的支持,他也可以和虞淮争上几分,只可惜,喻泽欢志不在此,做皇帝这种事情那么累,他一点都不想做,他只想做个普通人,自在逍遥。他都已经写好结局了,不想把陆老将军也拖下水来。陆将军是真的英雄,把一辈子奉献给蓝迦国了,他不想他卷入皇权争夺中。

陆将军看着喻泽欢眼底一片澄澈,知道他对自己这个舅舅没有什么感情,他还以为喻泽欢知道他是他舅舅之后,肯定十分激动,进而游说他帮忙夺取江山。

这一切设想都没有发生。

“你是个好孩子。”陆荀说道,很早已经他就观察过喻泽欢,喻泽欢是大才,担当丞相之位没有埋没他的才能。

“将军谬赞了。”喻泽欢说道。

“你可知道如今京中局势?”陆荀问道。

喻泽欢眯着眼,颇有些不耐烦,“本相知道,陆将军不必叨唠,本相自有法子应对。”喻泽欢说道。

“你可知道,你在铤而走险,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陆将军说道。

喻泽欢起身准备离开,“那就不必劳烦陆将军费心了。”他不想继续纠缠,直觉陆荀日后会影响他的计划,或者因为陆荀过于亲近他,日后遭到虞淮的清算,这一切他都不愿意看到。

“如今,京城外几十万大军随时听候三皇子殿下的命令,你与三皇子作对,无异于以卵击石,你现在你在走一条不归路你知道吗?”陆将军按住了他,“你在谋划什么?你的一切计划,你以为虞淮不知道吗?”

喻泽欢心底咯噔了一下。

“收手吧,孩子,我可以保你安全,也可以保你这辈子衣食富足。”陆将军说道。小的时候,家里很穷,爹娘去世得早,只剩下他和妹妹相依为命,妹妹就是他的一切,来后,他十八岁参军,就再也没有见过妹妹了,待得荣回故里,却听见妹妹南下寻找他的消息,他连忙派人去寻找,这么多年他一直找寻妹妹,都没有找到。

陆荀与妹妹感情极深,小时候没得吃的,都是把食物揉成两半一人一份来吃,因为谁也不肯吃多的一半。

喻泽欢与陆将军没有这么深的感情,他更宁愿,两人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我想陆将军你认错人了,无凭无证,你怎么就说我是你侄子?”喻泽欢反问。

“你身上也有一块铜片对吗?”陆将军取下自己一直随身挂在腰间的铜片,铜片十分圆润,透出金属的光芒,可以看得出铜片的主人经常擦拭它。

喻泽欢默不作声,看了那一块三角形的铜片。

他对于喻泽欢这个身份的记忆只是从七岁起,那时候他的脖子上就挂着一小片圆润的铜片,与陆将军的一样,后来他把铜片藏起来了。

“你的是富贵绵长。”陆将军说道,他手中的是前程似锦。

喻泽欢以前特意去翻过他自己随身戴的东西,知晓这是他的亲人给他的东西,但是,他并不是真正的喻泽欢,所以,他把铜片锁了起来,锁在了库房里面,这么多年都没有戴过,铜片上面写的字他还记得,富贵绵长。这是家人对孩子最大的希望。

喻泽欢眼睛有些湿润,“陆将军说的铜片喻某没有见过,既然喻相在找此人,那喻某也尽心帮陆将军留意一下。”

喻泽欢走的时候十分的难过,陆将军眼底的伤痛他不是看不见,而是,他真的不是对方的亲人,他不敢去相认,冒认这一份感情。

到现在为止,他都觉得自己活在书中,书里面的角色和感情都与他无关,他不能对书里面的角色产生感情。

陆将军住的小院离闻人烨的住所并不远,所以他今日又来拜访闻人烨了。

喻泽欢让鹰卫带了几壶好酒过来,日后就没有这些好酒了,不如好酒赠知己。

虞淮听到影卫回报的时候,正巧就在小院子里,他请了喻泽欢进来。

第22章醉酒?

闻人烨亲自请了喻泽欢进来。

“喻兄,你现在过来是?”闻人烨看着喻泽欢拎着几壶酒进来,那些保护喻泽欢的人不会进来这个院子里面,若是他们进来了,一定会发现,院子里面高手如云,即便是他们对上也很难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