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1/2)

“放开他!”虞淮看到喻泽欢挣扎,下意识就冲了上去,揍了解敬云一拳,解敬云直接被他揍翻在地上。他把喻泽欢拉到了身后。

“解敬云,这里是蓝迦国,不是你们傲梁国的地盘,对喻相尊重一些!”虞淮眯起眼睛,杀意一闪而过。

喻泽欢被虞淮拉到身后,看到虞淮高大的身影,他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虞淮竟然会护住他。

这么多年,虞淮竟然会护着他。他有些委屈,这么多年他一步步谋划,眼看着就要成功了。

虞淮应当恨他的,可是他帮助了他,他好开心。

喻泽欢悄悄地用力捏了虞淮的手。

掌心挺厚实的。

虞淮:“?”回头看了喻泽欢一眼。就看到那双眼眸里泛起了水花,顿时心底一软。

“三皇子殿下,成何体统。”喻泽欢立刻板起脸,就没差怒目对着虞淮,甩了甩虞淮抓着他的手,眼神示意他松手。

虞淮:“?”只好放下了喻泽欢的手,“喻相误会了,孤只是以为喻相被解皇子欺负了。”虞淮沉冷地解释道。

“我与解皇子一见如故,三皇子殿下,你想太多了。”

解敬云他动了动两只手腕,眼睛都红了,即便在傲梁国,他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皇子,何曾被人这般羞辱过,起来后便想要和虞淮打架。

喻泽欢看出了他的念头,赶紧阻止,解敬云打不过虞淮的,虽然他挺想让两人打一打,不,让虞淮单方面的揍解敬云一把。

“解皇子!这里是蓝迦国!不是你傲梁国!如果你要对三皇子殿下动手,那就即刻回去你们国!”喻泽欢大声呵斥,解敬云果然犹豫了,现在让喻泽欢生气不是好事。

虞淮皱着眉头,喻相一直三皇子殿下三皇子殿下的称呼他,显得他们十分疏远,这么多年一直如此,现在他却觉得有一丝丝不舒服

第12章参观虞淮的宫殿

在喻泽欢还想装逼的时候,虞淮一把把人拎走了,根本不管解敬云。

“哎哎哎~”喻泽欢被拖着走。

后知后觉跟过来的侍卫,纷纷追着,又不敢上前,一个喻相,一个皇子,都是他们不敢招惹的人。

虞淮把喻泽欢带到了他的殿宇。

雨霁殿,是当初喻泽欢为虞淮挑选的宫殿,位置靠后,很是清静,殿宇不大,比起前殿那么多殿宇,真的算得上是很小了。

“殿下,你意欲何为?”喻泽欢颤抖着声音,虞淮生得比他高大,即便他穿鞋子增高了,可气势上依然敌不过虞淮,虞淮仅是抿着唇,就让人生寒,现在他就抿着唇,一双眼睛瞧着让人心惊。

狗虞淮,竟然敢明目张胆地带走他,难道他还想要杀自己吗,众目睽睽之下,他若是杀了自己,怕也很难坐上太子之位。

自己是他的太傅,这一点,文武百官都见证过。

如果他现在对自己动手,就是弑师。

想到这里,喻泽欢稍稍冷静下来。

到了地方之后,虞淮把喻泽欢放下。连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何那么生气,想到喻相与解敬云卿卿我我,他内心就一阵烦闷。

他大抵知道缘由的。从那日迷香体质发作,喻泽欢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他就抓住了这份感觉。

只可惜,他们两个道不同,站在对立面,喻相还想杀他。

“喻相,傲梁国狼子野心,孤还望喻相看清楚他的为人,以免落入圈套之中。”虞淮站得很近,几乎额头贴着喻泽欢的额头。

“解皇子的为人本相自然信得过。”温热的呼吸就在面前,喻泽欢推了推虞淮的胸膛,却发现压根推不动!

这人脑子是不是有大病!

喻泽欢用力推了推虞淮,反而引来了虞淮用武力把他压在墙壁上,那两只手被举高过头顶。

“喻相,孤已经提醒过你了,若喻相执迷不悟,只怕最后,落不得好下场。”虞淮眯了眯眼,一只手轻而易举就压制住喻泽欢,两人的力量十分悬殊,或许他该惊讶于喻相的手无寸铁之力,这也是他第一次如此不尊重喻泽欢,看见喻相挣扎不过气得眼底湿润了,心中竟然有种** 。

“本相乐意。”喻泽欢说道,若是眼神能杀人,现在虞淮已经死了千百遍。

“不见棺材不流泪。”虞淮放下了手。

喻泽欢看着虞淮生气地走掉后,饶有兴致地参观了虞淮的宫殿。横竖都来到这里了,看样子虞淮还不打算对他动手,那么,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参观一下狗皇子住的地方了。这么多年来,他对后宫可是心痒痒的——想看看皇子住的地方(特指虞淮住的地方),他骄傲地在里面踱步,侍卫在外面,他们不会进来赶他走。他便像在逛自家后花园一般,这里溜一下,那里看一下。

虞淮的审美还是不错的,房子干干净净,没有太多的装饰,寝殿那里有一排书架,他很好奇,走过去翻了翻。

书架最上一层有一本黑色的书莫名吸引着他的目光,他便去打开,刚刚打开一页,书本就被人抢走,喻泽欢不满意地看着虞淮。

“喻相既然无事,还请回去御书房批改奏折。”虞淮手中拿走那本书,不顾喻泽欢喻泽欢气愤的神情,冷冷地说道,开始赶客。

“三皇子殿下这么小气可不好,为君者当以光明磊落。”喻泽欢辩驳。潜台词:我想看什么就看什么。

虞淮就定定地瞅着喻泽欢,他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看着喻相,竟然觉得那张万年不动的冰山脸似乎也变得可爱起来。

一定是体质对他的影响。虞淮适时地抛开脑袋里不合时宜的想法。

喻泽欢倒也没那么执着那本书,不过也记在心里就是了,老老实实地走出去。

一出去雨霁殿,就看到两排侍卫正在对峙。

“都回来吧。”喻泽欢淡淡地道,他又瞥了一眼远处没出来送他的虞淮。竟然敢明目张胆地拦他的人了,虞淮以前不是这样的,他沉思想了一会,看来计划要快些了。

虞淮种种反抗他的行为无一不在表明,他已经不打算继续在他手里讨生活了,很快就要推翻他的统治,要杀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