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1/2)

教主有难 司泽院蓝 1333万 2021-12-19

赤霄放下酒坛,伸手接了,拆开随意一扫。崆峒吴长老出了殡、天台山国清寺新任方丈即了位……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他手指一动,纸条便消失成了细不可见的微末。

见他不说话,田嘉估摸着就是没吩咐的意思,又接着道:“圣主,您之前交代的事情也已经做好了。”说着,他就把刚才一直提在手里的雕花木箱打开奉上。

里头赫然是厚厚一沓银票,少说二三十万两。赤霄随便翻了翻,见着银票底下还有一个不大的绸缎包袱。“最下面是什么?”难道他不是只要安翎馆那个见钱眼开的老鸨交出之前晏维清替他付的赎金吗?

“回圣主,是您之前在杭州时落下的东西。”田嘉愈发恭敬。“没您的意思,底下人不敢随意处置。如果您不想要,我这就带下去处理。”

赤霄微微抿唇,挑开华贵的绸面。里头包着一些没用多少的胭脂水粉,还有几件明显偏小的衣物。他正想说都不要了,指尖就触到了一点寒凉。

田嘉眼睁睁地看着赤霄捻起一根明显不是用来绣花的银针、唇边跟着微微一动,霎时惊呆。

等等,这针哪儿来的?怎么圣主好像很喜欢的样子,竟然还笑了?!

“其他的都处理掉。”赤霄很快吩咐。“再找两个稳妥的人,把银票送到炎华庄。”

田嘉是少数几个知道九春就是赤霄的人,这并不让他感到意外。若不是要还给晏维清,他们圣主又何必特意让人把银子都要回来?“谨遵圣主吩咐。”

赤霄拈着那根针,想了想又补充:“先交给晏维清。若他不收,交给晏茂天也是一样的。”

田嘉继续点头。提到晏维清,想到救治,再看那根针……他觉得自己仿佛猜到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急忙把它掐灭在萌芽状态。“我立刻去办!”别的也就算了,圣主的事情知道太多可没好处!

很快,八角亭里又只剩赤霄一个人。不期然出现的银针带起了一些似乎很遥远的往事——

宫鸳鸯假扮头牌和他唱对台,又没法不明里暗里地照顾他。比如用踢馆的气势冲上门看气矿,又比如在他病得昏沉时给他换湿巾、演奏碧海潮生曲抚慰他。

还有晏维清。他刻意泡冷水时那人一定看见了,所以才会来得及时,还说什么“你真是把自己往死里折腾”之类的话。

赤霄掂量着那根轻飘飘的银针,又借着窗外日光仔细打量,好半晌,才珍而重之地收进胸口。不过一年功夫,却发生这么多事,叫人恍若隔世。虽然他们注定不能在一起,但老天爷对他毕竟还不算太坏,总归留了个很小却确实存在的念想。

赎金的事情眼看着就要解决,之前又已经在川蜀之地见过紫兰秀,赤霄这次下山的正事已经全部做完。神女湖的大宴他没打算去赴,只打算在杭州多逗留几天,好消了华春水的忧虑。

抱着这样的心态,赤霄接下来只把时间耗在看景和吃食上。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话可不是白说的,他好吃好喝好玩,确实觉着不错。

等到端午那天,西湖上有龙舟赛,人人蜂拥而至。赤霄一向不爱凑热闹,然而近日心情尚可,出门便顺着人流信步而去。

白堤如贯长虹,把西湖分成里外两块,惯常游人如织。再往东,断桥上更是热闹。因着白娘子与许仙的传说,不管是什么日子,青年男女都喜欢在此地相会。

单纯人挤人,赤霄不在意;放眼望去人人成双成对,连杨柳上都挂满了属意永结同心的彩丝,他就觉得有哪里不合适了。断桥残雪是西湖八景,然而此时也没残雪可看,他便打算原路返回。

只不过,刚一转身,他就见着一对姐妹正推推搡搡地笑闹,稍小一些的少女就要摔倒。他赶紧躲开,顺手隔空一扶。

“哎呀,快帮我……多谢!”那少女堪堪站直身体,抚着胸口大呼了口气。等她回头再看时,却发现帮她的人已经消失得影儿也不见了。

但事实上,赤霄并没走出很远。甚至,他只走了两步,就停在原地。因为在那一阵并不怎么显眼的动静后,他感到背上忽而多出了谁的目光,强烈得让人无法不注意。

是敌非友……

白山教和正道武林一贯不对盘,而杭州显然是正道武林的地界,赤霄的第一反应十分自然。可等他转头去看时,却一下子就捕捉到了远处那双寒星也似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