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1/2)

教主有难 司泽院蓝 1524万 2021-12-19

赤霄闻言一愣,反应过来后只能苦笑。“你先考虑的竟然是这个。”

玄冰雪种确实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好物,但很少有人知道,就和天上不会掉馅饼一样,天上也不可能掉功力。要得到什么,或多或少,都需要付出代价。又或者说,在追求武功天下第一的人眼里,那种代价已经算不上代价,以至于被他们名正言顺地忽略——

只是绝情断欲而已!一个人越追求极致的武学,情和欲不就是越该被抛弃的吗?

所以赤霄才苦笑。因为华春水根本没责怪他打算动用镇教之宝的念头,反倒更担心他和晏维清的未来。

“圣主,”华春水一反刚才的犹豫不决,语速变得飞快,“你这么打算,晏维清知道吗?”她怎么觉得,剑神追到白山上来,肯定不是为了绝情断欲这么个结果?

赤霄摇头。“事出突然。”他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这回坚决得多。“我想他不会同意,但现在只能这么做。若嵩山华山找上门时他不在炎华庄,又或者他们看出他情况欠佳,那……”

他没说下去,但华春水能猜出来。

和魔教同流合污的罪名已经不小,若再加上已经偏向魔教……剑神的名号没了,尚且还能说不痛不痒;但若被正道武林联合追杀,那可真是性命攸关的事。更别提,晏维清身后还有一个炎华庄,上下回护周全难上加难。

理智上,华春水知道赤霄的决定十分正确;但情感上,她接受不了。若晏维清用了玄冰雪种,武功必然更加登峰造极,不见得对赤霄有好处。退一万步说,晏维清断绝了一切人所能有的感情,然而赤霄还一直记着他,那不是太残酷了吗?

“……你是不是对自己太狠了,圣主?”她忍不住问,脸色发白,嘴唇微微颤抖。

赤霄沉默半晌,没有正面回答。“是我对不住他。”

华春水完全无法理解。虽然她不知道两人之间的来龙去脉,但就冲着他们圣主事事为晏维清考虑周全的样儿,她才不信什么见鬼的对不住!

然而华春水不知道,其实赤霄的意思是他不该让晏维清发现他的心意。他觉得,如果情意从头到尾都烂在他肚子里,那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晏维清不会跟着他上白山,他独自对付嵩山的四方十八道诛魔剑阵。不管他是生是死,都不会影响对方半分。晏维清会继续当他众所瞩目的剑神,极可能在剑道上成就前人未有的极致,又或者娶妻生子、最终成为正道武林一代耄宿……

赤霄心尖一痛,但他只当做没察觉。“那就这么定了。”他起身,“准备车马,明天一早就送他下山回庄!”

第57章

三月金明柳絮飞,岸花堤草弄春时。

南阳炎华庄外遍是黄栌,院墙里栽种的倒大多是月季。时历步入立夏,满园月季纷纷吐苞,见着就能预想到千花昼如锦的喜人模样来。

然而,总是有不识相的人煞风景。

晏茂天现在正头疼着。原因别无其他,就是因为有三个来头不小的人物正杵在他们炎华庄的客厅里,各个都不好开罪。

“晏大侠,你之前说你儿子要闭关半年,我们信了。然而,日子眼看着就要到四月,他也该出关了罢?”

这么说的人正是嵩山代掌门丁子何。虽然他身形看着没有半年前富态,然而眉宇之间川字纹变深,一扫之前的亲和面相,倒是显出几分和雷一云类似的严苛。

沈不范瞥了明显发虚的晏茂天一眼,冷笑着附和。“是啊,吃了两次闭门羹,咱们这都来第三回了!”

“就算咱们小门小派入不了剑神法眼,但下花大师和元一道长的面子,这武林中还没人敢不买的。”这话调子尖利而阴阳怪气,正是峨眉掌门青灭师太。她故意用装饰着珠玉的长指甲点了点桌面上的信封,意有所指道:“人人都称剑神一句大侠,想必他定然不会做这第一个?”话尾微妙地拐了拐,像是肯定又像是反问。

这些诘问晏茂天一个都反驳不了,额上不免冒出冷汗,只能祈盼儿子早点出关。他什么都不知道,要怎么应对这两个掌门加一个代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