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1/2)

教主有难 司泽院蓝 1172万 2021-12-19

“……只是对手而已?”晏维清轻声道,紧紧盯着他。

赤霄觉得,这时候他该点头,而且是很用力的那种。但不知怎么的,脖颈僵硬无比,就是不愿意动。所幸,他的嘴巴还听他大脑的指挥:“不然你觉得呢?”

晏维清依旧紧紧盯着那张熟悉的脸,忽而爽朗一笑。“我也觉得是这样。”他拍了拍床沿,又道:“天色不早,你先睡吧。”

这回轮到赤霄盯他:“……你要出去?”

“我出去吹吹风,冷静一下。”晏维清温和地回答。

“你是该冷静冷静。”赤霄嘴上赞同,但心底里的隐忧并没有消失。

很快,晏维清就立在了临江的高楼顶上。天上明月半圆,面前大河奔流,远处一二风灯隐约浮沉,他纷杂的思绪也飘散在江风的起落里。

练功时心生杂念,气息自然不稳。赤霄的担心有道理,那很可能是个走火入魔的前兆。就算赤霄还没把之前的事情想起来,就以平素个性,也绝不会支持他的想法。因为赤霄会认为,如果他走火入魔,那自己纵容它发生也是一种错误。

这不是什么令人吃惊的推理,但若反推到赤霄身上,就是了——

他之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赤霄会走火入魔。毕竟天分基础都摆在那里,走歪其实不那么容易。然而,假使对方的原因和他一样,那他所迷惑的一切都突然有了合理解释。

赤霄只针对他一个人刻意保持距离,是因为不想让他发现那种感情;赤霄不告诉他是怕影响他,杜绝他重蹈自己走火入魔的覆辙可能;赤霄在华山决战后说给他报仇的公平机会,其实是在暗示自己更愿意死在他剑下……

晏维清收紧双拳,指节泛白,青筋暴起。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第25章

第二天早晨,赤霄醒过来时,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大对。

边上床铺凉飕飕,他也没听见声响,所以晏维清肯定一夜未归……这是终于发现他自己在做蠢事、现在放弃了吗?

赤霄起身,无视自己心里的某种空落落。他还有九春时的记忆,所以他坚决认为那种空落落是九春遗留下来的习惯性依赖,而这种软弱需要彻底抛弃。

可不一会儿,这情况就在小二敲门时被打破了。“客官,”他隔着门板说,“这是您要的热水,吃食一会儿就给您送上来。”

赤霄打开房门,对着一盆热水和边上搁着的毛巾,有点发懵。送水还挺正常的,可加上那句“您要的”……店小二搞错了?

事实证明,搞错的是他自己。因为早餐食盒确实跟着到了,却是被晏维清亲自提进门的。“我就知道你这时候醒,”他温和道,颊边显出一个浅浅的笑涡,“洗好了就来吃饭吧。”

——我勒个去啊!

刚听一句话,赤霄的鸡皮疙瘩就掉了满地。晏维清这是又转性了?温柔得简直令人毛骨悚然!

“晏维清,你今天怎么回事?”他忍不住问,不能说没有警惕。要不是大家都知道晏维清不是那样的人,他真会以为今天上演的是“如何温柔地杀死你”的戏码。

“没怎么回事,”晏维清一边回答,一边往桌上摆盘子,“吃个早饭,别想太多。”

赤霄狐疑地盯了对方一眼。我也不想想太多,但你从言辞到举动都很古怪好吗!

晏维清对这种怀疑视若无睹。“我照着你以前喜欢的口味买了点,”他说,仿佛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