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2/2)

教主有难 司泽院蓝 965万 2021-12-19

可你不是从来不要的吗?!九春差点晕过去。“……我是清倌!”这话他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然而,在绝对的武力差距面前,什么理由都是无用的。反正,九春什么也没看清,下一秒就发现自己正瞪着床顶的刺绣帐幔;然后床沿一沉,晏维清倾身上来,一展锦被,把他们俩盖得严严实实。

九春彻底绝望了。明天和死亡,到底哪个先来?

第5章

一夜平静。

……才怪!

天还没亮,九春就已经听见附近人们的八卦之声——

“赶紧赶紧,起晚了就看不到剑神了!”

“没那么快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哩!”

“……什么?你说什么?”

“还有什么别的意思?不就是昨夜里九春陪了晏大侠一宿吗?”

“啊?晏大侠不是从来都是一个人休息吗?”

“昨儿半夜里,安翎馆那老妈子就到处宣扬晏大侠要了九春,你竟然不知道?”

“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九春躺在那里,保持着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变过的姿势,从头到脚都在发木。以上还都是他挑选出来、比较能入耳的话,其他的尺度之大、下限之低……

嗯,那些人说的九春不是他,一定不是!

与九春几乎睁着眼睛躺一晚上不同,晏维清倒是睡得很安稳。他显然很有自制力:闭眼就睡觉,睁眼就起床,而且睡相极好。以及,很显然,判断身边人清醒与否对一个武功极高、医术极好的人来说完全不费事。

“一晚没睡?”晏维清半支起身,盯着装睡的九春。

九春猜他的脸色一定很难看。但同时,他现在什么话都不想说,什么人都不想见;尤其是某个罪魁祸首。

晏维清好像叹了口气。然后,衣物的细微窸窣声,鞋底与地面的摩擦声,木门旋转的吱呀声……他出门了。

九春继续躺尸,简直万念俱灰。他知道他们俩没什么,甚至很可能是仇敌关系;但架不住别人都认为他们有什么啊!这要是传出去,不用晏维清动手,剑神的狂热爱慕者分分钟能砍死他!

一想到他最坏的猜想已经成为板上钉钉的事实,九春就更想死了。

暴风雨前的平静没有持续太久。在晏维清离开半刻钟后,桂妈风风火火地冲进来,也不管九春什么想法,拉起他的手,连珠炮似的道:“九春啊,从你第一天进我这安翎馆,我就知道你是个有福的!这才三个月,你就要走了,我真是舍不得呀!但晏大侠可是个万里挑一的好男人,桂妈也不敢做那强拆鸳鸯的王母娘娘!你这一嫁,安翎馆就是你的娘家,你要常常回来看桂妈我呀!”

她每说一句,九春就在心里吐一次血。有福你妹!鸳鸯你妹!娘家你妹!

桂妈嗓门扯得非常大,显然要让左邻右舍都听见。见她还有继续嚎下去的趋势,九春实在忍无可忍:“你拿了二十万两银子,还不能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