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1/2)

教主有难 司泽院蓝 965万 2021-12-19

晏维清挑了挑眉。“那是?”

现在叫九春撒谎,难度实在太高,所以他老实交代了:“只有一个客人。不过那客人很奇怪,每次来两个时辰就走,什么都不要我做。”

晏维清有点惊讶,但马上又笑了。“还会给你留下一大笔银子?”

“……你怎么知道?”九春震惊回头。

晏维清却不打算解释。他在长榻边坐下,沉吟道:“这就对了。”

九春瞪眼。哪里对了啊?这在烟柳巷乃至全行业,都离谱得半死!不买醉不买人,光送钱,哈?“您……好像知道什么?”

晏维清依旧不搭腔。他坐在那儿,眼睫微垂,似乎陷入了沉思。又过了半晌,剑神幽幽一叹:“你倒是舒服。”

九春表示,他完全没跟上对方的思路。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又是哪儿跟哪儿啊?“晏大侠,”他把床铺拍好,不打算继续浪费时间,“您可以休息了。”与其卖关子,不如闭嘴!

但晏维清可不打算放过九春。“除了杭州,你还去过哪里?”他冷不丁地问。

“如果我说我连烟柳巷也没出过,您信不信?”九春反问。

晏维清眼也不眨。“信。”他小幅度点头,又问:“你每个月上交多少银子?”

九春心头咯噔一跳。

如果说前面那个问题他还摸不着头脑的话,后头这个就有些含义了——晏维清问的不是他收到多少钱,而是他上交多少钱!猜出他有私房不怎么奇怪,大家都这么干;只要不知道他想跑路……

等等,晏维清确实应该不知道他想偷溜吧?

“一万两。”九春心虚,但不是对开价。

“以两个时辰来算,这要价可不低。”晏维清上下打量九春,一脸挑剔的表情。

九春笑脸发僵,心里却直翻白眼。晏维清堂堂剑神,坐拥天下第一名庄,一万两银子算什么?而且话再说回来,晏维清问这个干啥?应该不是想把他包下来……吧?

没等九春想出个所以然,晏维清就直起身,迈步走向梨木大床。九春立时就想告退,但晏维清一句话就把他钉在原地:“你和我睡。”

……啥?!

这话让刚才拉着九春问东问西的小倌听到,一定会幸福得晕倒;而九春自己,脑海里只有四个血红大字——

天要亡我!

“您好好休息。”他果断装作没听见,脚下开始朝房门移动。开玩笑,和晏维清一起睡?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晏维清没说话,只盯着他。

九春很快就挪不动了,因为不管他往哪儿走,晏维清都正杵在他的去路上。“晏大侠,”他不得不再次试图以理服人,“您之前没要这种服务。”

晏维清眉梢动了动,竟然带上了一丝笑意。“那我现在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