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1/2)

怪就怪在蔻丹女子的确美艳,作风又不甚矜持。不到外交结束,魏武侯心里是不会放松的。

骑过马,下午切磋棋艺,傍晚便是接待蔻丹使者的宫宴。

到傍晚时,系统:“任务第二十四:在国宴上,向段呈誉敬酒三杯。

时限:宫宴结束前。”

敬酒三杯?那么宫宴上的坐席不可远隔,否则行事不便。

坐席安排并非苏翡白经手,他问同僚,道:“宫宴座位是如何安排?”

同僚道:“按以往习惯办的。”

苏翡白:“……”,那他与段呈誉岂不是连对方的脸都远远见不着?

苏翡白道:“麻烦改一下。”

同僚:“?”

苏翡白云淡风轻道:“我可否与魏武侯在一处?越近越好。”

同僚:“!”也是,这两位最近走得甚近。

同僚便帮忙换了坐席。

大殿内,布置古典高雅,金碧辉煌。天潢贵胄、京官达贵、蔻丹使臣齐坐一宴。

美姬如云,彩乐华章,鼓瑟吹笙,觥筹交错,言笑晏晏。

宫宴上的表演,苏翡白早便准备充分了,展示武艺。他拿起案上的玉骨金漆扇,离席,走到殿中央。

武器为扇。苏翡白飒爽地“唰”地一展扇面,扇面绘了一幅黑白水墨丹青图,内容是山水。

他持扇而武,白衣浮动飘逸,身姿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明晰的右手稳持扇柄,扇风一扫,近,割喉如剑,远,凛冽威势可伤几里之外的翠竹。只不过国宴上,苏翡白便收敛了攻势。

风神潇洒的姿态却是一分不折不减。

京官窃窃私语。

“苏二公子病愈之后,身体大有长进,不像之前弱不禁风。”

“苏二公子怎么会武功?”

“听闻是魏武侯教的。”

“这是几年来,他们第一次坐得这么近吧,礼部怎么安排的?”

“听说是苏二公子亲自安排的……”

苏翡白收扇归座,乐章替换。众君臣耳闻一阵陌生新奇,异域风格浓厚,诡秘悠扬的乐声,婀娜庄重的女子走至大殿中央。

她舞姿翩跹如雁,一旋转一轻跃,银链、银铃铛碰撞得“叮叮”作响,极有异域风情,一幅画卷般美。

蔻丹长公主古伊娜不断旋转,轻薄飘逸的喇叭裤犹如红云袅袅,有一种灵动明艳的气质,她舞至一座红木宫案前,洒出一阵异域的香风,异域绯红的花瓣落了一案,还落在一袭白衣胜雪,气质宛如月光静谧流淌的苏翡白的脑袋上、两肩上,甚至脸庞上。

苏翡白神色平静,抬起指节明晰的右手将花瓣抚下来。一抬眸,感受到一道灼热幽深的视线,对面的段呈誉在看他。

苏翡白:“……”。

突然预感待会的敬酒的事变困难了。

古伊娜入座后,陛下讲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话语,夸奖最近的政绩,欢迎蔻丹使臣的到来云云。

歌舞纷纷中,君臣们开始推杯换盏。位高权重之人最受欢迎,能喝的,敬酒喝了一杯又一杯,不能喝的,也没人去惹不快。

段呈誉那坐席上,敬酒的热闹不断,宫宴开始了好一阵后,苏翡白总算才找到时机,想站起身敬他几杯酒。

苏翡白从前是抱病之躯,滴酒都未沾过,所以他自己都不清楚他的酒量究竟如何,然而为了治病,再怎样也得尝啜几口。

不料,很欣赏苏翡白的古伊娜此刻也款款站起来。她用蔻丹语交流,说想按大启的风俗,敬朋友三杯酒。

苏翡白暗觉糟糕,他不清楚自己酒量,今晚不敢多饮,除开治病,他不想应酬别人。

然而这三杯他不得不喝,毕竟古伊娜的理由是敬“朋友”。

以身体不便的理由婉拒,也不可行。因为如此一来,他待会就没有道理去敬段呈誉了。

但苏翡白还是用了点小聪明,他斟入杯中的美酒量很少,三杯敬酒喝过。明明只尝了少许,却感觉到头脑有些混混沌沌,他晃了晃神,不甚清醒。

苏翡白轻蹙了秀眉,稀罕,原来自己竟是个滴酒不能沾的。

他不是无法思考,只是暂时头脑有些迟钝。慢条斯理地站起来,清泠雅致的声音对魏武侯道:“侯爷,可否敬你三杯?”

段呈誉乍闻他这一声从未叫过的“侯爷”,犹如心弦被撩拨了一次,心湖荡开一波天籁。

苏翡白可从没这么客客气气的唤过他一声如此好听的。段呈誉循声对望,总觉得他此刻的神情与往日有轻微的不同。

依稀是眉目柔了一二分。

段呈誉蓦然心情大悦,竟不计较方才古伊娜的事了。

当然了,自然是他和情人此时此刻的美好氛围最重要。

段呈誉爽爽快快地连饮三杯。

苏翡白模模糊糊地想,段混账今天可算做了回好人。没拿方才的事吃醋,找自己麻烦不肯配合敬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