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1/2)

·

三日后。

颜料也没涂,于是四不像灰蒙蒙的,显得更丑,苏翡白清隽的眸底尽是嫌弃,命侍从将这东西装好,明日去官衙时带给段玧。

午膳后,苏翡白对段呈誉道:“跟我到礼部,有礼品给你。”

段呈誉拆开包装,不禁有些无语:“这是什么?”

苏翡白也看着这个丑东西,认真描述道:“它什么也不是。”

段呈誉挑眉看着他:“…这是你亲手烧的?”

苏翡白微微颔首。

段呈誉再次忍不住笑得肩膀都颤抖了起来,过了一会,他才缓缓道:“……你故意的吗?你小时候做的可比这个好多了。”

苏翡白:“……”为什么段混账看起来没有不高兴?!

苏翡白清澈的黑眼睛看着他,道:“你怎么知道我小时候…”

段呈誉轻笑:“本侯知道的可多了。”

苏翡白:“……”,他为什么要笑?就不能表现得讨厌一点吗?

苏翡白心里略微失望。

段呈誉把东西收起来,虽说特别丑,好歹是苏翡白亲手做的,丑就丑吧。反正魏武侯从来不缺好看的宝贝。

系统:“恭喜完成任务。”

发现苏翡白轻蹙起秀眉,段呈誉疑惑,这人不高兴了?

难道是不该没夸他?不该说他没有小时候做得好?

……

段呈誉心道,这陶瓷真没一处能看的部分……非要称赞的话,绝对是睁眼说瞎话,太难为人了。

但他还是沉声道:“咳…其实本侯是喜欢的。”这倒不是安慰,苏翡白做的,他当然喜欢。

苏翡白冷冷看着他:“真的喜欢?”

这也能喜欢?苏翡白口中泛起一点苦的滋味,段呈誉的眼光太差劲了。

段呈誉俊眸泛着光,认真道:“喜欢。”

苏翡白眼眸更黯淡了。

说罢,段呈誉又道:“亲一下?”

苏翡白:“!”,拒绝道:“不。”

段呈誉看着他道:“从上次亲近后,你都晾我了几天了,不能总晾着吧?”

苏翡白冷淡地偏了偏头。

在段呈誉眼里,他每次逃避的样子反而更诱人,磁性的声音道:“上一次不是很舒服吗?”

苏翡白:“……”。

段呈誉忍不住把他的脑袋轻轻扳回来,苏翡白的脸紧致光滑,触感特别好,他捏了几下。

苏翡白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冷,道:“不要乱弄。”

段呈誉没听,又捏了几下。

苏翡白抬起手臂,想把段呈誉捏他的右手掰开。

段呈誉真是有点后悔上次在御花园答应他的事了,沉声道:“那亲一下脸?”

苏翡白纠结了一下…一直推拒是说不过去的。

段呈誉看着他漂亮的眼睫,道:“咳,你送上来给我亲。”

苏翡白撩了下眼皮,淡淡道:“……你爱亲不亲。”

这好歹也算同意了,段呈誉轻微俯下脑袋,脸庞跟他的脸庞亲昵地蹭了蹭,然后用薄唇在上面啄了几口。

苏翡白心里有点异样的微妙。

段呈誉站直身,道:“明天休沐,不用来衙门,今晚要不要到侯府来。”

晚上去了,岂不要把他留下来歇寝…苏翡白撩了下眼皮:“今晚?别想。”

段呈誉道:“那…明日有空吗?”

苏翡白当然是婉拒了:“明日家里有事。”

休沐每隔六日一次,是官员难得完全空闲的一天,不能和喜欢的人一起度过着实可惜。段呈誉略微不满,道:“真有事还是假有事?”

苏翡白面无表情道:“真有。”

话一出口,苏翡白即刻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