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1/2)

礼部尚书将尚书省送来的文书递给他们阅览,大致讲了下情况,道:“主使臣是蔻丹的长公主。”

闻言,大家面露惊讶,只有李侍郎和苏翡白比较冷静。大启的女子不可入学和做官,这些大人从未听说有女使臣这种说法。

尚书解释道:“蔻丹是第一年来访大启,诸位可能对此国的风气不甚了解,他们男子和女子的地位等同。”

苏翡白识字神速,一目十行地翻完了文书,补充道:“这位长公主文武双佳,丝毫不逊于王子,说是蔻丹的太子不为过。派她来,看来蔻丹对此事极为重视。”

尚书点头:“不错,所以诸位不可轻视她。随行另有三位副使臣,加上侍卫一共五十人。他们的详细情况文书上都有记载,回去慢慢细看。”

“分配一下职责。在座哪位大人懂蔻丹语和蔻丹风俗?与本官一起作为大启的主使臣接待蔻丹使者团,负责洽谈工作。”

李侍郎道:“略懂,基本交流不成问题。”

苏翡白淡淡道:“苏某也可以。”

尚书和他二人用蔻丹语随意聊了一些风俗问题,道:“苏大人与本官负责接洽。李大人负责前期的筹备工作,至于其他大人………”

…………

两国交流的大事,他们商议了几个时辰还没讨论完。不知不觉都到了官衙休息的时辰,于是散会,明日再继续。

苏翡白很久没一次性正襟危坐几个时辰这么长了,着实有些身体僵硬。

他活动了下肢体,打算回相府沐热水浴,好生休息。结果又有新任务,“任务第五,让段呈誉抚摸你的裸腰,时长不低于三分。

时限:一个时辰内。”

苏翡白闻言也顾不得腰背和骨头僵酸了,这个时辰是官衙下班的时候,他赶忙到兵部去,唯恐段呈誉已经离开。

段呈誉刚从衙门走出一段路,便在官道半途遇上了苏翡白。

段呈誉奇道,中午才见过,傍晚又来了,这人可真够黏糊的。

苏翡白人是拦住了,然而他觉得此次任务内容怪怪的。过于亲密,叫他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总不能直接把衣衫除尽了,非让段呈誉摸自己的腰吧,还得摸三分时限这么长。实在有暧昧之嫌。

午膳时得知段呈誉甚至去看了断袖之类的…可见他已经误会得很深了。偏偏解释了不喜欢他,这人根本不信,苏翡白实在不愿这些奇怪的举止导致段呈誉继续想乱七八糟的事。

至少先把人留住,再为这件事编个不暧昧的理由出来。苏翡白道:“你待会还有事吗?”

段呈誉道:“有啊。”

苏翡白:“!”。

那可不行,段呈誉不能被别的事耽搁,必须抽空陪他完成任务,“是什么事?”

段呈誉低沉的声音道:“皇兄约了我去泡温泉。”

温泉?苏翡白清眸流转,那岂不正好?

泡温泉,脱衣服是再自然不过的事。至少他有了一个正常的“裸”腰的理由。

苏翡白清澈的黑眼睛看着他道:“我也想去。”顿了顿,补充道:“礼部最近有要事,我与同僚商议了一下午后,腰酸背痛,泡温泉正好放松身体。”如此一来,他的理由便显得更可信合理。

段呈誉闻入耳总感觉略微奇怪,两人走到温泉外,他才想出来是哪里奇怪,好奇地问身边的苏翡白:“你刚才,是不是第一次,一次性跟我讲这么多个字?”

苏翡白:“……”。

苏翡白撩了下眼皮:“不行吗?”

段呈誉道:“……不太适应。”

待二人进入温泉所在的小园,却未见陛下。侍女转告,陛下临时有事,请侯爷单独享受。

苏翡白心里一喜,这真是好事成双。如若陛下看见段呈誉和他摸腰的亲近举止,恐将解释不清楚,这下他连支开陛下的功夫都省了。

园内这一池天然汤泉,周环白石,鱼龙花鸟雕得栩栩如生,堆砌滢澈如玉。泉面之上白雾浮动袅袅,到处氤氲缭绕,犹如瑶池仙泉。

二人简单沐浴后,苏翡白踏下几级白石阶,一入温泉,一双修长白皙的光滑双腿,便被澄澈干净的泉水温柔地抱住了。接着是大腿根部,腰部,苏翡白惬意舒适地靠着石壁,边兀自享受,边琢磨着找什么借口最为合适。

段呈誉还未入温泉,便见池沿的白石作壁,苏翡白半倚着石,优雅泛着雪光的身躯上,落了一层皎净的月华。月色甚至不可与他身上天然带有的白雪光华媲美。

段呈誉一走近更知是,肤白若雪,滑致光采,有着令人触目惊心的美。

上次雨天,在偏殿换衣的匆匆一瞥间,只注意到苏翡白的背,白皙瘦削,这次可谓将他从头到尾地看了个干净。

段呈誉白日便有些好奇,苏翡白随身携带的一支管乐器玉箫的尺寸。透过泉水荡漾,悄悄偷窥才知,落在温泉底的那支玉笛尺寸算是可以,且较为干净。

段呈誉看了一眼苏翡白禁欲雅正的面孔,怀疑他长这么大从未使用过这支乐器。

作者有话说:

苏逍哥哥长这么高,尺寸比普通男子略大一些,跟侯爷比,自然是比不过的。

第17章

苏翡白发现段呈誉视线放的位置不太对劲,单手掬起一些水就朝他脸上洒出去,骂道:“你眼睛往哪儿放呢?”

段呈誉这一次倒是不恼,拿起池沿上放着的布帕擦了擦脸,解释道:“好奇多看了两眼,你真有这么介意?”

这种地方被盯着…苏翡白冷冷道:“不介意才有病。”

段呈誉却更好奇了:“断袖也是男子,为什么要介意?”

苏翡白蹙眉:“你这种盯法,正常男子都应该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