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1/2)

“崔将军已经亲自将先皇后接回了昭阳宫,命小人来告知于您。”

“知道了,我这就过去。”严璟回过身,看了一眼身后的棺椁,“让人过来收拾一下吧,动作轻一些,不要惊扰到我母妃。”

“属下明白,殿下放心。”

严璟缓缓地走出大殿,亲手将殿门关上,将外面所有的喧嚣尽悉隔绝,将安宁留给了身后的永宁殿。

与永宁殿相比,昭阳宫要多上几分人气,毕竟直至今日之前,崔峤一直住在这里,这殿中的许多物品还保持着晨间的样子,就好像屋主人只是短暂的离开一下,很快便会回来。

崔嵬亲自出了趟城,将崔峤的尸首带回了这里,入殓之后,灵柩停于昭阳宫正殿,与之并排停着的,是因为劫难一直未得到机会葬进皇陵的严承的棺椁。

帝后二人历经波折,最终以另外一种方式,重新在一起。

严璟入殿之后,朝着两座棺椁先后行了礼,才缓缓站起身,望向了一直垂眸站在一旁的崔嵬。感知到他的视线,崔嵬抬起头来,朝着严璟轻轻笑了一下,回头看向身前的两座棺木:“璟哥,我没事。”他缓缓道,“这是阿姐的选择,对她来说,也许已经是最想要的结局。”

“嗯,”严璟轻声道,“不过,即使如此,也总有人要付出一些代价。”他转头看向方才一直跟着自己的侍卫,“我要见的人带来了吗?”

“回殿下,已经带来了,正在殿外等您的吩咐。”

“既然来了,便带进来吧,”严璟淡淡道,“身为人子,总该先给父皇和母后行个礼。”

崔嵬闻言立刻抬起头来:“璟哥?”

严璟安抚般拍了拍他的手:“既然回来了,我们兄弟之间总应该叙叙旧。”

崔嵬犹豫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他回过视线朝着崔峤的棺椁看了一眼:“那我在这儿陪着你。”

“好。”

说话间,沉重的脚步声传入耳内,两个侍卫带着穿着破旧,面容憔悴,神色颓唐的严琮进到殿中,严璟将目光转到他身上,眸光微闪,最后居然勾出了一抹浅笑:“二弟,别来无恙啊。”

严琮整个人抖了一下,他恍然想起,上一次他们兄弟二人相见,一个被困于城中,一个在城外势在必得,严璟也是如此轻笑着开口,说了一模一样的话。明明场景已经改变,局势也早不复当日,但似乎,不管如何,严璟总是更云淡风轻的那一个。

严琮抬起头,目光与严璟相对,从他心底生起了一分困惑,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他那位一无是处的兄长变成了这个强大而又自信的年轻男人,还是从一开始,就是他们看错了人?

严琮没有答话,严璟也全然不在意,他的目光在他身上短暂的停留,察觉到他身上那件破旧的外袍上沾染着分明还新鲜的血迹,不由诧异:“这是怎么回事?”

侍卫跟着看了一眼,立时解释道:“方才处理那位郑公子的时候,忘了二殿下就在隔壁,所以不小心溅到二殿下身上。”

提到方才的事情,严琮突然就变得激动起来,他猛地向前两步,几乎冲到严璟面前:“严璟!你好狠毒!二表弟又做错了什么,你明知一直以来他都是为我做事的,你要杀,便杀我,又何必如此折磨我舅父一家!”

“你舅父?”严璟轻轻笑了一声,他回转过身,指了指身后的棺椁,“二弟,你亲父皇就躺在这里,于情于礼,你都应该先行个礼吧?”

严琮这才发现在严璟身后的两座棺椁,面色立时大变,他目光来来回回地在两座棺椁上扫过,最后发出一声轻笑:“没想到到最后还是你母妃如了愿。”

“你错了,这不是我母妃,”严璟缓缓道,“就在两个时辰前,先皇后崔氏不甘被叛臣作为要挟大军的筹码,以身殉国了。”

严琮怔了怔,最后发出一声不屑的笑:“你倒是好心,看这意思,之后你也会让她与父皇一起合葬于皇陵。你难道不怕你母妃伤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