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1/2)

第七十九章

严璟不动声色地看着符越从视线之中消失,忍不住朝着屏风看了一眼,水声依旧,甚至还能听见其中夹杂的若有似无的不知名小调,显然对于外面发生了什么,崔嵬一无所知。在某些时候,他依旧保持着小孩子一样的习性,在做一件事的时候格外的专注,完全的沉溺其中,哪怕在旁人看起来是一件十分平淡无聊的事情,也总能从中寻得乐趣。

这样的崔嵬让严璟没有办法不被吸引。

严璟抬手按了按自己的心口,眸色变得格外深邃。他自然知道符越方才逃一般的离开是因为想到了什么,却没有解释的打算,毕竟在他看来,这是早晚会发生的事情,若不是尚在战时,就今晚这副场景……他还真的不知道会发生到什么地步。

严璟有时候十分的怀疑,当崔嵬睁着他那双明亮而又单纯的眼睛,毫无保留的望向自己的时候,能否感应到自己对他怀有的某种心思?

算起来二人定情也有一段时间,感情甚笃,也做了许多亲近的事情,却一直没有更亲密的接触,不是严璟不想——每与这少年多接触一刻,对他的渴望都会又增添一分,这是他有生以来从未体验过的感受,全身心的,都想要和另一个人更加亲近。

只是回头看看过往的几个月,二人独处的机会实在是少的可怜。

严璟想到这儿,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再一抬头,发现崔嵬不知何时从屏风后探头出来,面带茫然地望着他:“璟哥,怎么了?”他说着话,朝着帐门的方向望了一眼,“方才是有人来吗,我好像听到了说话声。”

“是符越,打了个招呼便走了。”严璟也跟着看了一眼,再回眸发现崔嵬随意穿了一件白色的中衣从屏风后绕了出来,因为身上的水迹没有擦干,布料很快便被浸湿,将少年人的身形影影绰绰地展露出来。平时总是高高束起的长发披散在肩头,随着崔嵬的脚步,有水珠从中滚落,滴在他赤着的脚上,只惹的少年忍不住微微蹙起眉头。

崔嵬素来不拘小节,先前也不是没见过这副样子,但或许是因为方才的胡思乱想,又或许因为此刻自己倚坐在床榻上的姿势,让严璟只看了他一眼,某种念头突然变得格外活跃起来。

崔嵬随手拿了一块干布巾擦了擦自己还在滴水的头发,明显还沉浸在符越刚来过的话题中:“他倒是比我想象地回来的要快,我还以为阿依公主真的会把他留下当驸马呢。”

严璟目光一瞬不瞬地凝结在他身上,在崔嵬抬眸二人四目相对的瞬间,条件反射一般地扭过了头,而后掩唇轻咳了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崔嵬擦头发的动作顿了顿,狐疑地眨了眨眼,径直走到严璟面前,伸手轻轻覆在他额头上:“璟哥,你……”

严璟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少年唇上,打断了他的话,抓住他的手臂,将人直接拉到自己身边坐了下来,另一只手接过他手里的布巾,替少年擦起了的长发。

崔嵬本就懒得做这种事情,此刻有人代劳,自然乐得,他垂着头由着严璟轻轻地擦了一会,突然晃了晃脑袋,而后便打了个呵欠。

严璟先前的那点旖旎已经被自己强制性挥散,他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年,从心底生起了几分心疼。哪怕再英勇善战,也不是铁打的身子,在战场上折腾了这么一整日,想必也已是筋疲力尽,能够完好无损地回来,对严璟来说,已是万幸了。

他手上的动作微微顿了顿,向后挪了挪身子,空出大半张的床榻,然后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累了就枕一会,我们说说话,一会就擦干了。”

崔嵬瞧了一眼,便毫不客气地枕了上去,眼帘微微垂了垂,似乎是在与涌上头的睡意做挣扎,却忍不住又打了个呵欠,甚至从眼角溢出泪来,他随手擦了擦,便听见严璟问道:“今日攻打洛州可还顺利?”

“一切与预计的差不多,陈启在此确实留了些兵力,但西南军中许多的人当初归顺于他本就是迫于形势,在对上西北戍军,察觉到战力的差距之后,很多人便已经打了退堂鼓。虽然那位带兵的副将颇有本事,但军心一旦散了,便无法再挽回。”崔嵬说着话,似乎嫌烛火过于明亮,抬手遮了遮眼,“不过若说起来不顾性命忠心于陈启的人也不是没有,不然我们也不能折腾到这个时辰才得手。今日看起来还算顺利,却不知道到了都城,又会是什么样子。”

崔嵬说着话,声音变得极轻,最后渐渐止息,化作清浅的呼吸声,竟是不知不觉间就睡了过去。在睡梦之中大概是觉得这个姿势并不怎么舒服,他干脆翻了个身,面朝严璟的身体,手臂还顺便搭在了他的腰上。

温热的呼吸扑在严璟身上,彻底打断了他的动作,他微垂视线,看了一眼腿上的少年,忍不住发出一声苦笑,某些刚刚压下去的念头又渐渐冒了出来,可是看着崔嵬香甜的睡颜,却又清楚的明白此刻自己是什么都做不得的。

他将手里的布巾随意放到一旁,把崔嵬的长发全部拢到一侧,防止他在睡梦中压到,而后拉过被子,盖住了少年只穿了一件中衣的身体,发出一声不知是何意味的叹息。

这一系列的动作极轻,在他面前总是会降低警惕感的少年兀自沉睡,没有丝毫的察觉,严璟被他枕着腿,也没有任何惊动他换个姿势的打算,就着这样的姿势,垂下视线看着少年睡梦中的侧脸,居然也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厌倦。

这是一张十分年轻的脸,与它的主人一样,充满了朝气与活力,却又带着一点青涩,在睡梦之中十分的无害,但是在战场之上却又能于千军万马之中,成为严璟的那颗定心丸。

严璟想,自己还真是幸运,过去的二十年里,他明明是一个一文不值的废物,却有幸获得这少年的满腔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