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1/2)

严璟将头盔戴到头上,这才垂下目光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年,发现他还跪坐在地上,便伸出手将人拉了起来。严璟唇角勾起一抹浅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又轻轻晃了晃身子,这才看向崔嵬:“可以吗,将军?”

崔嵬久在军中,整日里看着各种各样的人穿着各样的铠甲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他本以为自己早已习惯,也觉得这铠甲对自己来说并无新意,但直到此刻他才发现,其实还是不一样的,他头一次明白,原来会有一个人,穿上铠甲之后,耀眼地让他失神。

崔嵬轻轻舔了舔下唇,小声回道:“璟哥,你……真好看。”

严璟被他的评价逗笑,其实这么沉重的东西穿在身上,他还不是很能适应,但他仍然觉得十分开心,所以轻声回道:“能得将军喜欢就好。”

第七十七章

崔嵬自己都数不清楚,在过往的这十八年里,随军出征的次数到底有多少,然而就这样一件早已习以为常的事情,在这一日却因为多了一个人的存在,而变得不那么一样。

这是他第一次在行军打仗的途中,将一半的注意力完全倾注在另一个人身上。

前一日他在王府到底没待太多的时间,能亲眼看着严璟换上那件明光铠,已经了却了他的心事。大战在即,军中实在有太多的事需要处理,即使心中满怀着各种各样的情愫,崔嵬依旧没有再耽搁,当即便返回了军中。

直到晨起,大军开拔,一路从大营浩浩荡荡地出发,行进到途径云州城的路口,才总算见到了早早候在那里的严璟。

严璟骑着一匹通体黑亮的高头大马,身后只跟了两个随行的侍卫,负责在沿途护卫他的安危。为了赶路方便,将那件让崔嵬失神的明光铠暂时收起,身上穿了一件与马匹同色的圆领窄袖袍衫,腰间挂着一柄长剑。若仅从穿戴上来看,与周围这些将军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但,出众的容貌就决定了即使是在万军之中,严璟也会是最显眼的那一个,更别提他身上自带的清冷贵气。

崔嵬与大军一起行进到此,只朝着路口的方向看了一眼,就再也挪不开目光,下意识地勒住了马,目光一瞬不瞬地落在严璟身上,置周遭的熙熙攘攘于不顾,眼里只容得下这一人。

“将军,太子殿下来了,您怎么在发呆?”习武之人都目力惊人,跟在崔嵬身后的李将军一眼就看见了严璟,回过头却发现自家将军居然停住了马,发起愣来,忍不住出言提醒。

崔嵬回过神来,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抬眼便对上了严璟的目光,更是分辨出其中包含的充满调侃意味的笑意,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鼻梁,自我安慰道,璟哥长得这么好看,又有谁能忍得住不去看他呢?

每当这种时候,崔嵬便忍不住要暗自庆幸,这样一个谪仙一般的人现在,甚至以后都属于自己。

他驱马上前,在严璟面前停下,抱拳拱手,正色道:“末将参见太子殿下。”

严璟收敛了眼底的笑意,轻轻点了点头,朝着崔嵬身后正陆陆续续前行的大军看了一眼:“行军打仗的事我一窍不通,凡事还要仰仗将军,因而此后,将军也无需再多礼。”

“好。”

严璟凝眸看着面前的少年,还有浩浩荡荡的军队,突然想起什么一般,回转过视线望向了远处云州城的城墙,低低唤道:“阿嵬。”

崔嵬驱马又向前两步,让二人于马上并肩:“怎么?”

严璟轻轻笑了笑:“只是觉得此情此景有些眼熟而已。”他偏转视线,伸手指了指远处,“当日我站在城墙下,远远地望着你与大军出发的时候,曾经短暂的想过,若是我当日能够再努力一点,是不是也有机会出现在大军之中,与你并肩而战。”

说到这儿,他仿佛提及了一件很好笑的事情一般,摇了摇头:“只是我这个人一向很有自知之明,看着你渐行渐远之后便打消了那个念头,只以为这是永远都不会发生的事情。却没想到,居然真的会有这么一日。虽然颇有那么几分不得已而为之的意味,但……”

严璟一只手按在腰间的剑柄之上,侧目看向身边的少年:“感觉还不错。”

崔嵬顺着严璟手指的方向望去,借着还不算明朗的天光,可以看见云州城的城门耸立,数月之前二人在城下告别的场景也浮现在眼前,崔嵬眸光微微闪烁,而后笑意从眼中慢慢漾出:“我也是。”

纵使此去吉凶难料,前路漫漫,充满了无数的未知,但却因为有人同行便不再觉遗憾。

与他笑脸相对,严璟也忍不住弯唇,他轻轻晃了晃手里的马鞭,另一只手紧紧地攥住缰绳:“那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