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1/2)

严璟将水杯递给崔嵬,拿自己的那杯轻轻地碰了碰他的:“而现在,我却要与你一起回到那里,并且留在那里。想要肩负起这大魏千疮百孔的河山,想试着为天下万民,做一点什么。”

崔嵬握紧了手里的水杯,用力地点了点头:“不管璟哥想要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的。”

严璟微微弯了眼角:“我知道。”

正是因为知道,才敢一往无前。所以严璟才说,这少年比他说的还要好,因为他的出现,才让严璟有了从来不曾有过的勇气。

第七十六章

马车在王府门口停下的时候,严璟兀自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神情有些恍惚。候在外面的车夫久久不见动静,以为人睡着了,忍不住出声提醒:“殿下,我们到了。”

“知道了。”

严璟恹恹地应了一声,神色间带着明显的失落,将上车之后解开丢在一旁的披风拾起,掀开车帘下了车。

府里的门房迎了出来,看见严璟躬身施礼:“殿下。”

“嗯。”严璟漫不经心地将手里的披风递给他,大步向府内走去,随口问道,“府里有什么事吗?”

“倒是没什么事,”门房抱着披风跟着严璟向府内走去,“就是方才小公子急匆匆地回来了,不知一会是不是还要走。”

严璟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而后点了点头:“知道了。”

也不怪门房会专门提及此事,因为翌日清晨大军便要出征,崔嵬在军中有许多事要料理,已经连着好几日没能回城里,更无暇顾及府里的事情。严璟一人将府里大大小小的事务料理妥当,而后,独自一人将严玏送去了崔府。

这也是为何他从方才起就一直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这几个月的时间下来,他早就习惯了身边有那么一个小不点的存在,虽然他还不能与自己交流,虽然他时不时的哭闹打扰自己的事情,但在不知不觉间,严玏的的确确成为了他生活里很重要的一部分。

他有在认真照料那个小家伙,因此,也不想错过他成长之中的每一步,所以,从到了崔府,将严玏递给崔老夫人,对上那小家伙那双明亮的眼睛时,严璟便从心间涌起了一股失落之情,即使知道有乳母跟外祖母照料,他还是忍不住会担心。

但其实他也明白,有时候人生的某些别离是必须的,就像现在,他与崔嵬必须要离开严玏,去把属于他们严家的天下重新夺回来,这样幼小的严玏才能过回原本属于他的生活。

严璟一路往房间走,一路胡思乱想,等到了房门口,心情也好了许多,唇边出现了浅淡的笑意,而后伸手推开了房门,一眼就瞧见了几日未见的少年,而后——诧异地瞪大了眼睛:“阿嵬?”

崔嵬整个人趴在地上,好像正妄图从床榻下将什么东西拉出来,全然没有察觉有人出现在房里,在严璟开口的那一刻整个人一抖,而后将原本已经扯出了大半的东西又塞了进去,猛地从地上弹起:“璟哥,你回来了。”

严璟进到房内,随手关上了房门,几步来到崔嵬面前,朝着床榻下看了一眼,疑惑道:“你在找什么吗?”

崔嵬的耳根依然红了起来,他看了严璟一眼,双手捂脸,轻轻叹了口气,小声抱怨道:“璟哥你怎么回来这么早啊?”

严璟伸手刮了刮他的鼻子:“好几日没见,原来将军一点都没有想我。”

“没有!”崔嵬立刻否认,他将严璟的手指握住,轻轻晃了晃,“只是我以为你还要一会才能回来,所以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他说着,自暴自弃地指了指床榻,严璟这才发现上面放着一张字条,他凑近了瞧了一眼,果然就看见熟悉的有些稚嫩的字迹,认认真真地写着:“璟哥,我准备了礼物给你,但是你要亲自去找。”

“所以你方才是在藏礼物?”严璟朝着床榻下看了一眼,忍不住笑了起来,“那我进来的时候怎么瞧着你是在把东西拿出来?”

崔嵬垂着头道:“藏进去之后我才觉得床榻下面好像有点明显,而且我总不能让你跟我一样,也趴在地上将东西拉出来吧?”

严璟勾起唇,笑的愈发开怀:“那我现在是要出去装作什么都没发现,还是可以当着你的面收我的惊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