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1/2)

严璟原本还在深思,闻言面色突然就变得有些复杂,不由自主地搓了搓手指,慢吞吞地应了一声:“知道了。”

崔嵬正要起身下车,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眼底带着些许的疑惑。严璟对上这样的目光,莫名地有些心虚:“怎么?”

崔嵬抓了抓后脑的头发:“方才我其实就要问了,璟哥,你今日好像有些不太对劲。”但他又说不上具体哪里不太对,所以方才才会一直悄悄地打量严璟,之后被他打断了思绪,就将此事抛到了脑后。

“没有,可能是今日醒的太早了。”

严璟轻了轻嗓子,面色看起来也正常许多,他一手抱稳了严玏,另一手理了理衣襟上的褶皱,神色如常地跟在崔嵬身后下了马车,却在看见面前府邸大门上明显新制的牌匾时顿住了脚步。

崔嵬在一步之外的地方也停了下来,他抬起头看着牌匾上那个龙飞凤舞的“崔”字,突然觉得有些百感交集。

紧闭的大门打开一条缝隙,一个中年人探出头来,视线落在崔嵬脸上时愣了愣,跟着就将整个大门全部敞开,口中还不住道:“是小公子!快去向夫人禀报,咱们小公子回来了。”

崔嵬向前走了几步,朝着那中年人笑了一下:“郑叔!”

郑叔急忙点头,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崔嵬:“哎哎哎,小公子又长高了!夫人看见一定高兴的很,这段时日……夫人十分记挂小公子,昨日听说大军回来了便十分高兴,怕公子受伤,总想派人去问问,但又怕误了公子的事。眼下公子回来了,夫人也该放心了。”

他说着话,就要引着崔嵬向内走,崔嵬却顿住脚步,回过头看向还站在门外的严璟,郑叔这才看见同行还有人在,急忙道:“是老夫失礼了,这位是军中的哪个将军?快请进。”

严璟颇为矜持地点了点头,视线却望向崔嵬,崔嵬与他目光交错之间,突然会意,几步就来到他身边,将他怀里的严玏接过,与他并肩一起向府里走,二人迈过高高的门槛,严璟突然低低开口:“阿嵬?”

崔嵬侧目看他:“璟哥,怎么?”

严璟微抿唇:“你娘,可好相与?”

第六十八章

在崔嵬眼里,自家亲娘自然是好相与的,但是到了严璟这儿却未必,尤其是,虽然今日看起来只是他以严玏兄长的身份陪着幼弟回外祖家,但实际上却是他与崔嵬定情之后,第一次与他的家人接触。

多多少少会有那么一丁点的心虚。

尽管只有一点点,但是发生在严璟身上便已是十分严重之事了。

幸而严璟这张冷艳的面孔自带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只是面无表情地端坐在崔府的厅中,便让人不敢接近。崔府的下人也只敢在来往路过的时候悄悄地打量几眼,在心底暗自感叹一下小公子这位朋友的美貌,因此除了崔嵬之外,倒是没人能感觉到严璟的反常。

直到崔老夫人施施然地走进厅中。

严璟先前与这位崔老夫人并未打过交道,或许在一些朝臣女眷也可出现的场合打过照面,但是按照严璟先前的德行也是全无印象,因此,当崔老夫人那张看起来有些严厉的脸出现在严璟面前时,他就仿佛条件反射一般突然站起身来,站直了身子,端端正正地看着崔老夫人。

老夫人自进到厅内,目光直接落在了许久未见的小儿子身上,再无暇顾及他人,却被严璟这突然的动作所惊动,下意识地就偏转视线看了过去,而后便诧异地瞪大了眼,颇为难以置信地开口:“这位是……瑞……太子殿下?”

严璟对崔老夫人没什么印象,但依着他皇子的身份,加上他那张颇为出众的面容,崔老夫人倒是对他印象极深,因而眼下在自家府里看见这人,又回想起这人应该就是下人口中小儿子同来的朋友,不由惊讶。

毕竟这人在云州与自家儿子针锋相对的消息,哪怕是在都城,也略有耳闻。

下意识开口之后,崔老夫人又自觉有些失礼,不管如何,这人都是名正言顺的皇子,此时更是遗诏之中钦点的太子,哪怕现在大魏的河山风雨飘摇,这礼数也不该费的。立时微躬身朝着严璟一礼:“是老身失礼了,老身参见太子殿下。”

实际上更为失礼的太子殿下不动声色地瞟了崔嵬一眼,察觉到他唇畔的笑意之后,颇为尴尬地掩唇轻咳了一声,而后上前扶住了崔老夫人:“都是自家人,老夫人不必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