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1/2)

他向前走了一步,一手抱紧了安睡的严玏,另一手搭在崔嵬肩上,微倾身,轻轻凑近,与崔嵬额头相贴,感受到少年人温热的体温,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叹,一路上的心惊,连日奔逃的疲乏尽昔显现,让他忍不住合上了沉重的眼皮,就这么连带怀里的严玏一起,倒在了少年身上。

第六十四章

远赴都城数月消息全无的自家王爷平安归来对瑞王府的人来说实在是一件十分值得庆贺的事情——尽管他是被那位小公子抱进府里,身后跟着的侍卫怀里还抱了一个看起来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孩。

王府的人很快地请了大夫前来,慌慌张张地诊脉过后,确认自家王爷只不过是一路劳心劳力脱了力而昏睡过去,阖府上下才勉强松了口气,看着那小公子将人安置进卧房之后便自觉地退了下去,还体贴地关上了房门。

严璟的卧房对崔嵬来说陌生而又熟悉,他回头看了一眼从外面被关上的房门,目光绕着房间环视了一圈,最终又转回到兀自沉睡着的严璟脸上。

与记忆里比起来,严璟明显消瘦了太多,眼下十分显眼的淡青色彰现出这段时日他的劳碌与疲惫。崔嵬看了一会,此生头一次因为旁人觉得心口疼的厉害,在床榻边怔怔地看了一会,却发现此刻自己并不能为严璟做些什么,最终只是伸手轻轻地替他掖了被角,挨着床榻缓缓地坐了下来。

崔嵬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了多久,突然间被婴孩的哼哼唧唧的声音唤醒了思绪,他猛地转过身,望向另一侧的小矮榻上声音的来源,后知后觉地想起,此刻这室内除了他与严璟,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崔嵬放轻了脚步缓缓地走到矮榻边,微蹲下身来与不知何时醒来竟也没有哭闹的严玏对视。严玏睁着一双黑漆漆亮晶晶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面前出现的人,就像是能感觉到这人满腔对自己的爱意一般,突然就咧开嘴笑了起来。

崔嵬有一刹那的惊讶,也忍不住跟着勾起了唇角,他犹豫了一下,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严玏的小脸,一双眼里写满了温柔,轻声道:“终于见到你了,玏儿,我是舅舅呀。”

严玏嗯嗯呜呜地哼唧着,就像是回应崔嵬的话一般,并且毫不见外地抓住了崔嵬的手指,直接送到了自己的嘴边,崔嵬错愕间手疾眼快地缩回了手指,严玏啃了个空,抽了抽鼻子,颇为不满地哼哼着朝着崔嵬表示抗议。

崔嵬被他的样子逗笑,伸手替他拉了拉小被子,这才发现在下面还裹着一个小布老虎,崔嵬诧异着将那布老虎拿起,一眼便认出了这正是春日的时候,他千里迢迢赶赴都城前,专门去云州城里给自己尚未出世的小外甥准备了一点见面礼中的一个,却没想到兜兜转转又出现在自己面前。

算起来明明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却已是物是人非。

曾经他无比盼望这个小外甥的到来,也曾在阿姐面前许诺一定会保护这孩子平平安安地长大,现在严玏终于在眼前,可是阿姐她……

严玏见自己最喜欢的小布老虎就在眼前,却迟迟得不到不由着急,立刻张着手想要去抓,口中还忍不住急急地叫着,崔嵬刚把小布老虎递过去,就听见身后床榻上有响动,原本应该沉睡的人突然从梦中惊醒,口中还大声地唤着:“玏儿!”

“璟哥!”崔嵬几步来到床榻边,一把就抓住了严璟的手,安抚一般轻轻地拍了拍,“璟哥,玏儿没事,都没事了,我在呢。”

严璟用力地回握崔嵬的手,视线茫然地落在他身上,目光一点一点聚集,在认清眼前的人后,神采慢慢回到眼底,手里的力度也放松了许多,脱力一般躺回枕上:“是啊,你在呢,我不过是做了个噩梦。”

崔嵬挨着床榻的边缘坐了下来,喉结微微颤抖,这幅样子的严璟让他格外的难受,最终只是轻轻宽慰道:“玏儿才睡醒了,正在一个人玩,什么事都没有,璟哥,你放心睡,现在开始,我会守着他,也会守着你。”

严璟微抬眼眸,与少年对视,眼底泛起一点柔光:“我知道,你回来了一切就都好了。”他微微扭过头,看了一眼那边矮榻上独自一个抱着个小布老虎玩的十分满足的严玏,“庆幸这一路上玏儿都乖的很,不然真不知道我能不能将他顺利地带回来。”

严璟收回视线,微垂眼眸,长长的眼睫遮住眼底的情绪,低声道:“阿嵬,对不起,我把你阿姐自己留在了皇城……还有我母妃,”说到这儿,他自嘲一般轻轻笑了一声,“世人说我是废物也没什么错,父皇与你阿姐到最后把这天下交托于我,也只是因为情况紧迫再无选择,我连自己亲娘都保不住,更别提这大魏的江山,天下的子民。”

“璟哥,”崔嵬重新握住了他的手,认真道,“到了这种时候,自怨自艾是没有意义的,阿姐她还活着,大魏的江山也还在那里,只是,必须要你自己去拿回来。”他慢慢在床榻边蹲跪下来,与严璟十指紧扣,“你既从圣上手里接过这万里河山,便是这天下之主,崔嵬便会一直效忠于你,决不食言。”

严璟的眼睫微微颤抖,他感觉到少年的手指格外的有力,目光低垂,落到二人交握的手上,良久之后,发出一声轻叹:“先前世人说我是个草包,你便信我与他们说的不同,眼下国破家亡,我落到一个一无所有的地步,你却依然觉得我可信赖。”严璟喃喃唤道,“阿嵬啊,我又怎能辜负于你。”

“那璟哥便不要辜负我。”他蹲跪于榻前,侧脸贴在床榻上,歪着头看着严璟,一双眼眸黝黑明亮,动人心魄一般,“也不要辜负这天下。”

严璟看着那双眼,突然觉得连日以来所有的艰辛苦楚,所有的伤痛与绝望全都灰飞烟灭。家国沦丧,父母双亡,曾以为自己一无所有,前路渺茫,回过头来却突然发现,这少年正站在他身旁,牢牢地握着他的手,目光一如既往的澄澈而坚定。

严璟微微闭眼,他想,自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崔嵬不知自己的一番话在严璟心底掀起了怎样的波澜,也不知仅是因为自己的存在就给这人带去了何等的力量,他只是发现严璟的脸色在忽然之间好像好了一些,从回来的时候就一直萦绕的沉沉死气慢慢消散,虽然看起来依旧憔悴,整个人却好像在突然之间绽放出了一点生意,那张绝美的容颜突然就变得活灵活现,崔嵬怔怔瞧着,不知不觉间便失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