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1/2)

严璟几乎可以料到,若没有宿卫军作为威胁,这其中的许多人,说不定早就打开城门,向严琮称臣了。

毕竟,严承气数将尽,剩下一个没什么本事的皇长子,一个嗷嗷待哺的幼子,又能成得起什么气候呢?

严璟在内殿前停住脚步,在众目睽睽之下解下腰上的长剑递给门口的王忠,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目光从这些人面上缓缓略过,而后顺着敞开的殿门,与他母妃一起,进到幽深的内殿之中。

病榻之上,严承已经醒转,甚至还坐了起来,他的面色惨白,就像是一张脆弱的纸,眼底发青,透露出难以掩饰的将死之气。崔峤站在他身边,听见脚步声后微微侧目,朝着严璟看了一眼,低声道:“陛下,淑妃与瑞王来了。”

严承应了一声,扭转视线看向母子二人:“你们来了。”

严璟凝眸看着严承,良久之后,跪倒在地:“儿臣参见父皇。”

严承轻轻笑了一声:“都这种时候了,皇儿不必如此多礼,坐吧。”他说完,朝着一旁的淑妃轻轻点了点头,“淑妃也坐吧。”

淑妃的面色竟然比严承还要难看几分,她自进了内殿便顿住了脚步,目光一眨不眨地看着严承,没有施礼问安,听见他的话也没有任何的反应。严璟朝她看了一眼,微微蹙眉,却未出一言,扶着她落座。

“皇后,”严承缓缓道,“众卿都到了吗?”

“嗯,”崔峤微敛袍袖,挨着病榻也坐了下来,“皇城之□□有朝臣数十人,现都已至外殿。”

“这样啊,”严承舒了口气,“那就都召进来吧,趁着朕还有气力,便把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这天下啊,虽然已不是朕想要的样子,但,朕总该给它一个交代。”

崔峤偏转视线,朝着严璟看了一眼,而后转过视线朝着候立在旁的王忠点了点头,王忠微躬身,快步退出殿内。

“朕生性多疑,一生猜忌无数,文武百官,后宫嫔妃,亲生子嗣都当成制衡的工具,只为了保证自己能够稳坐这皇位,最后落得了这么一个下场。”严承将目光从王忠的背影上收回,绕着这永寿宫内殿看了一圈,最后落在严璟脸上,“朕以为,既为天子,又怎能如凡人一般短命,所以,这些年来,从未想过要将这皇位假手他人,也从未考虑过立嗣之事。却没想到要在这种时候,将这个早已不复当初的天下交托出去。”

话说到这儿,他抬手掩唇咳了起来,殿内的几人都变了神色,魏淑妃更是几乎站了起来。严承朝她摆了摆手,勉强止住了咳嗽,接过崔峤递来的水盏,轻轻喝了一口,湿润了几乎干裂的唇,才朝着严璟继续道:“待会文武百官前来,朕便会当着他们,还有皇后与你母妃的面,宣布懿旨,封你为太子,待朕长辞之后,便登基为帝。”

魏淑妃整个人都僵住,她盼了这一日二十年,却偏偏在这种时候,这个朝夕难保的局势之下……

崔峤将手里的水盏放下,偏转视线看着严璟,见他一直低垂着视线,不知在想些什么,忍不住道:“陛下此举,为的是向天下阐明正统,这样就算将来严琮……他也不过是一个欺君罔上的乱臣贼子。至于这皇位,这天下,殿下就算受了旨意,也无需对其尽什么职责。”

严璟将自己的手掌翻转过来,看着上面的的青筋,缓缓抬起头:“母后,我们都明白,眼下就算我不想接受,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不是吗?”

第五十九章

“朕与众卿也算是许久未见了!”

严承歪坐在床榻上,目光从陆陆续续进入内殿的群臣脸上掠过,而后发出一声轻叹。前段时日他一直在昏睡,在之前,文武百官倒是时有前来探望,但那时他的身体便已经不太撑得住,君臣之间的相处也再不复往昔。

他对这些人已再无威慑,这数十人里,或许还有几个对他残留些许敬意,但更多的到了眼前的情境,大概巴不得他早点死去,毕竟只有他死了,这眼前纷乱的朝局,才能有一个了结。

当然,这了结究竟是如何,这大魏的天下到底会落到谁的手里,就不是他们所能决定的了。这天下总归会易主,他们也总会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不管怎么,大概都会好过现在这般每日担惊受怕,看不到茫茫前路。

严承此生最擅识人,在这种时候也依然能够一眼就看出这些人的心思,却也只能装作毫无察觉。往昔的君臣情谊,他对所有人的震撼与威慑早已随着这局势而消散。他也不会再天真的指望,反正到了此刻这种地步,他要的不过是一批看客而已。

纵使各怀心思,但到底是久在朝堂之中沉浮之人,仍可以装作无事发生一般,朝着严承跪地请安:“臣等叩见陛下。”

严璟站在病榻旁几步开外,面色冷淡地望着面前的所有人,而后又将视线转向病榻上的严承。到了这种时候,他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父皇大概是天上的王者,哪怕到了如此境遇,哪怕已经缠绵病榻多日,深知自己命不久矣,身上的那股帝王之气仍没有丝毫地消散,他轻轻点了点头,将手遮在唇边,轻咳了两声,而后才道:“卿等平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