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1/2)

崔嵬脚步一顿,看了他一眼,最后摆了摆手:“我先回帐中了,你记得去叫几位将军。”

第三十八章

严璟回到王府的时候,银平正在王府门前打转,看见严璟牵着马慢悠悠地走来立时迎了上去:“我的殿下啊,您总算回来了,您再不回来……”

严璟把手里的马缰转交给一起迎上来的门房,侧头看了银平一眼:“我再不回来怎么?”

银平苦着一张脸一面跟着严璟往府里走:“您再不回来我也不能怎么,可能只有提着头回都城向淑妃娘娘请罪了。”

严璟轻哼了一声,低头看见自己黑色的外袍上沾染了许多的尘土不由皱了皱眉,随手掸了两下,才又道:“昨日我不是传话回来说有要事要办吗?怎么还这么大惊小怪。”

“您又没说会整夜不归啊,”银平忍不住道,“还是孤身一人,连个侍卫都没带,我连您去哪了都不知道,想派人去找都不知道去哪里。”

“出了趟城,办完事城门也关了,便没来得及回来。”严璟随口道,“让人准备热水送到我房里。”

“是。”银平应了一声,突然惊道,“您昨晚都没在城里?孤身一人难道是宿在野外吗?”

“去了趟戍军大营。”严璟扯着袖口的手突然停了下来,抬眼朝着银平看了一眼,“此事不要与别人说,咱们王府跟西北戍军可没什么交情。不,不仅没有交情,简直是老死不相往来。”

说到这儿,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轻轻笑了一下:“前几日我刚回府的时候不是让你把他们送来的赔礼退了回去吗,你找两个人在城里传一下,就说我回来看到东西气急败坏,将收东西的人骂了一顿,说以后府里的人不准跟西北戍军的人打交道,我府里更不能有西北戍军的东西。”

银平简直目瞪口呆,怎么自家殿下在外过了一夜,就跟西北戍军结了仇,但打量着他的表情,又不像是生气的样子,忍不住问出了口:“您那日不是说已经收过了赔礼才让人退回去的吗,这么传出去,不是会让人以为咱们王府跟戍军有嫌隙,这云州城盯着咱们的人也不少,要是不小心传回都城,说不定还会说殿下您……”

“他们说我的还少吗?差这么一句?”严璟轻哼了一声,“况且,我要的就是传回都城。”

银平看着自家殿下,完全不理解他为何要给自己编造这样的事情,忍不住忧心忡忡:“都城的事暂且不提,可这样会不会影响您与西北戍军,尤其那位宣平侯的关系?咱们初来云州,是不是还是先不要与人结怨?”

“我与宣平侯之间的关系如何,是我二人的事情。”严璟不知想起什么,唇角居然漾出了一丝浅笑,极淡,很快便消失,但确是与往日那些嘲讽的笑不一样的,他朝着银平抬了抬下颌,“你按我的吩咐去做就是了,若是还能再加些内容就更好不过了。总之,一定要让人觉得,自从我回了云州便与那宣平侯针锋相对,明里暗里处处作对,瑞王府与西北戍军的关系也是微妙至极,勉强维持表面的平和。”

银平不明所以,但严璟的语气十分笃定,便也不再质疑,点了点头:“是,殿下。”

交待完了顾虑的事情,严璟松了口气,指了指银平:“先让人准备热水,再给我找一身干净的衣服,就昨日他们送回来那件墨绿色的外袍吧。”话说完,又自己反了悔,“不,还是随便找一件别的,墨绿那件你好好地替我收起来,没我的允许,旁人不得触碰。”

银平倒是第一次看见严璟如此重视一件衣衫,想着可能因为那件是从都城带回来的,毕竟是淑妃娘娘的心意,便也不觉诧异,应声之后转身去吩咐人烧水。

一切又恢复成严璟初到云州时的样子,每日睡到日晒三竿才起,看看书,得了兴致写几笔字,甚至画上一幅画,在府里四处转转,到城中喝喝茶,听听书,安静而闲适,悠闲而懒散,但严璟偶尔会觉得仿佛少了些什么,所以,生活还是有了那么一丁点的变化。

比如,严璟抽空去了趟马厩,看见里面几匹老的老,瘦的瘦的马之后,便吩咐人去打听去哪里能买两匹好马回来,还顺带要银平去请一位更精心的马夫。

又比如,严璟好像突然又对研习武艺一事起了兴趣,每日傍晚会在院子里练练拳脚功夫,并且要几个侍卫轮流与自己切磋。

严璟的变化说大不大,也没什么出格的地方,连银平这种常年跟在他身边的人只觉得这是自家殿下一时兴起,也不觉得有什么异常。

但严璟却总觉得还是有些不太一样,或许是从崔嵬那儿见识过了不一样的生活,让他偶尔还是会觉得有些乏味,这几日总想找个什么由头再去趟戍军大营。

但,那一日他将那北凉公主送到了戍军大营就等于将此事交于他们处理,大家心知肚明——也有他们处理的了。自己若是再凑过去追问,多少有些不太合适。

这个理由用不了,严璟一时也想不到别的。毕竟现在关于瑞王与宣平侯不和的流言已经在城里扩散开来,太明目张胆的理由也不能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