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1/2)

但是眼下崔嵬能明显地感觉到这人不一样了,语气里少了刻薄,眉眼里会带笑,绝美的容颜沾染笑意之时,会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让崔嵬总有那么一刻会忍不住失神。

崔嵬朝着四下里看了看,拍拍手站了起来:“时辰到了,璟哥,我们去吃早饭吧。”

严璟仍坐在地上,眉眼里带着一股慵懒之意,直接朝着崔嵬伸出了手:“拉我一下。”

崔嵬目光落在那只手上,不由自主地便伸手过去,将严璟从地上拉了起来。

第三十七章

纵使严璟有再厚的脸皮,也不好意思一直赖在人家大营不走。更何况他心知肚明,哪怕现在看起来他与崔嵬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但对于整个西北戍军来说,他也还是个外人。

其实初来乍到云州,能够与西北戍军保持这样的关系,已经比他料想的要好的多。毕竟在都城撞破崔嵬真实身份的时候他一度以为回到西北之后就要与戍军和崔家彻底撕破脸,到时候能不能有安生日子过都不知道。

却没想到机缘巧合,离开都城的路上他们又有了交集。更没料到,那次交集会让他对这个少年彻底改观,甚至主动跑到人家军营里来结交,这事若是传到都城,传到自己那个精明的弟弟和他身后郑家人的耳朵里,倒又给他们的小动作添了些筹码。

不过,天高皇帝远,西北的事情传回都城会变成什么样,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严璟与崔嵬一起在帐中用了早饭,也再也没有什么耽搁的理由,他也不想再不识时务地耽误军中的事情,主动告。如他所料,他没有逗留的理由,崔嵬也没有挽留他的道理,连推脱都没有,亲自将人送到了营门外。

严璟前一日骑来的马跟着享受了一整晚战马的待遇,已经被人牵到了营门口,严璟顺手接过马缰,正要上马,却听见崔嵬开口:“璟哥。”

“嗯?”严璟回手拍了拍那并不怎么安分的马,抬眼看向崔嵬,“如何?”

崔嵬看着那马,似乎有些犹豫,却还是执意道:“王府还是换一位马夫吧。”

严璟不明所以:“怎么?”

“且不说那日在大漠上那匹累死的老马,今日这匹,也有些瘦弱,看起来也不算温顺。”崔嵬蹙眉,“王府又不会缺食料,却将马养成了这样,还是换掉的好。”

严璟没想到崔嵬会在这种时候关注这种问题,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失笑:“倒也不是马夫的问题,是我初来乍到,府里大大小小的事情还没完全理顺,我平日里出行极少骑马,也没在这种事情上费心,马厩里有几匹马我都不太清楚。至于这匹,也是昨日随意在城里买的,看起来倒是瘦弱了些。”

他说着话,回头朝着那马看了一眼,随口道:“过几日空闲了我倒是可以去城中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好马置上几匹。这匹看起来虽然瘦了些,我昨日一路起来倒也还好,一会顺利骑回城里倒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崔嵬见他如此笃定,倒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站在原地看着严璟翻身上马。其实昨日他就瞧见了,这次严璟出来穿的是一件有些修身的小袖袍衫,黑发高高束起,加上近日可能在校场上滚过一场的缘故,身上多了几分难掩的精气,仅这一个翻身上马的动作,利落而又飘逸。

严璟在马上坐稳,一手拉着缰绳,垂下视线看着营门前仰着头目不转睛看着自己的少年,严璟见过许多人看向自己的目光,有惊艳,有诧异,有难以置信,还有得知身份之后的失望,却从没见过崔嵬这样纯粹的目光,那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自己。

严璟觉得心间有那么一刹那涌起了一丝奇异的感觉,却又在瞬间消失,让他忍不住抬手按了按心口,却又没有感知到什么。

他定了定心神,面上便没有显露什么,朝着马下的崔嵬轻轻点了点头:“多有叨扰,那我回去了。”

崔嵬点头,他觉得在这种时候其实应该说些什么,却只是看着严璟,轻轻地应了一声。

严璟倒也没介意,反而还朝着少年露出了一点笑,轻轻地拍了拍马背,用力地夹了下马腹,朝着崔嵬挥了挥手,一人一马便朝着云州城的方向疾驰而去。

崔嵬一直站在营门口一动不动,久到严璟的身影完全的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才轻轻地呼了一口气,就在方才,看着严璟的背影远去的时候,他心底生出了几分自己也说不上缘由的失落感,虽然转瞬而逝,却也还是有些让他摸不着头脑。

“将军。”符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方才从那边路过就瞧见你一人站在这儿,在营中转了一圈回来,怎么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