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1/2)

这种事上严璟是没什么发言权的,他学过几本兵法,也都还记在脑中,但此刻在这身经百战的少年面前竟是提都提不了的。他此生唯一见过算是战争的场面便是那一日在村口,于他已是震撼至极,在这少年面前却是不值一提。

察觉到严璟的沉默,崔嵬忍不住朝他脸上多瞧了几眼,而后悄悄摸了摸自己鼻尖:“这种事听起来是不是有些枯燥?”

“嗯?”严璟回眸瞧他,“事关家国安危,又怎么可能枯燥。”

崔嵬笑了一下:“但好像不该在这种时候提,毕竟殿下又不是军中之人,没理由要听我讲这些。”说到这,他又捏了捏自己的耳朵,思索了一下,换了话题,“军中营帐都是有定数的,所以今日要委屈殿下要宿在我帐中了。”

“你先前说过,我不介意。”严璟回道。

“哦。”崔嵬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发,“那夜间风凉,我们还是快回帐中吧。”

“好。”严璟跟在崔嵬两步之外,看着他的背影,目光偏转,头顶是清朗的夜空,四周一片宁静,夜风吹到身上,微凉却惬意,让他莫名地想起不久前的某个时候,也是在夜间,营地之中,同样只有眼前这个少年在场。

严璟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前额,开口:“侯爷。”

“嗯?”崔嵬停住脚步,回头看他,一双眼在夜间依旧明亮,“其实殿下以后可以直接叫我名字。”

“崔嵬。”严璟从善如流地改了称呼,“你是不是不善饮酒?”

崔嵬眨了眨眼:“确实是的……军中禁酒,所以平日里我极少喝酒。”

“那饮了酒之后自己做过什么也都不记得了?”

崔嵬抓了抓头发:“有时候记得,有时候不记得了。”

“哦。”严璟微挑眉,向前两步,站到崔嵬面前,微垂目光凝视那双眼,“那不如我来提醒一下。”

话落,他突然低下头,让自己的前额撞到了崔嵬前额上,发出了一声轻响,却并不痛。严璟向后退了一步,盯着崔嵬那双茫然的眼睛:“现在应该记起来了?”

第三十五章

崔嵬愣愣地站在原地,一脸茫然地看着严璟,还不忘抬手摸了摸额头——倒是没有什么痛意,只是觉得整个人都有些懵。

严璟瞧着他这副样子,不由勾了勾唇角,而后又恢复如常,重复崔嵬方才的话:“夜间风凉,还是快些走吧。”

“哦。”崔嵬应了一声,果然继续向前走去,一面走手还在摸着前额,仍是想不通严璟这个举动,忍不住开始回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忘了些什么,但又毫无头绪。

严璟走在他身侧,余光瞥见他的小动作,便开口:“很痛?”

崔嵬摇头:“那倒没有,我只是有些想不通……”

“想不通我为何要如此?”严璟脚步微停,凝神看着他,崔嵬也忍不住跟着停下了脚步与他对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那目光里似乎包含深意,而后便听见严璟道,“你若是都想不通,但我更是不知道缘由了,也许这世上有许多事就是这样,说不上理由吧。”

“啊?”

严璟轻轻笑了一下,一脸老神在在的样子颇为唬人,让崔嵬更是一头雾水,还没等再问,严璟打了个呵欠:“我困了。”

崔嵬想起这人在大营外等了自己小半日,之后又陪着自己折腾了这一晚上,也该是又困又乏,深觉现在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追问时机,当务之急还是应当让人好好休息才是,便收了手,脚步加快,将人一路带回了自己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