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1/2)

崔嵬因为常年在军中,用餐也格外迅速,放下碗筷轻轻点头:“好,我带你去看我的剑。”话落,朝着老村长看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便牵着虎子出了门。

外面的雨已经完全停了下来,乌云散去,露出了被遮蔽的月色,给这小院增添了几分宁静与温柔。崔嵬回房拿了剑,干脆带着虎子在院子里玩了起来。

小朋友对崔嵬的剑十分的感兴趣,在剑鞘上摸来摸去,恨不得把每一个细节都瞧仔细。崔嵬也大方地由着他看,却在他试图打开剑鞘的时候摇了摇头,似乎是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坚定道:“就不要打开了吧。”

从方才起,崔嵬一直是一副特别好说话的大哥哥的模样,此刻突然拒绝,让虎子不由一愣,忍不住撇了撇嘴:“为什么呀?”

崔嵬微微蹙眉,似乎是想要如何解释,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冷淡的声音:“要是不舍得,方才又何必答应人家,因为对方年纪小就可以不用守诺了吗?”

崔嵬回过头,看见严璟不知何时也吃完了饭,正斜倚着门口的柱子看着他二人,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解释道:“从我开始习武便带着这把剑,若是早些年倒没什么,这几年上阵杀敌冲锋陷阵,不知用它……”他舔了舔唇,看了虎子一眼,没把后半句话说完,“那剑上沾染了太多杀戮,多少有些不祥。”

严璟抱着手臂看了他一会,明白了他话中的深意,拧着眉朝他手里的剑看了一眼,那剑还真是不知沾染了多少的血腥,其中甚至还有自己的。他回过头,朝着不远处的侍卫抬了抬下颌:“去我房里把我的剑拿来给给小朋友瞧瞧吧。”

侍卫愣了愣,目光朝着那小孩看去,又看了看同样惊讶的崔嵬,最后才回过神来,抱拳应声:“是。”

严璟又重新靠回了柱子上,朝着虎子道:“你这个哥哥的剑看起来那么寒酸,有什么好瞧的。你不如叫他舞一段剑给你看看,可比看那剑身要值当的多。”

第二十三章

虎子回过头看了看严璟,似乎是在判断他说的话。这孩子在面对崔嵬以外的人时,确实是有些怕生,尤其对上严璟那微微上扬,有些冷漠的眉眼,更是忍不住心生畏惧,他朝着崔嵬身后躲了躲,确认严璟看不到自己之后,才朝着崔嵬小声问道:“哥哥哥哥,可以吗?”

崔嵬扭过头朝着严璟看了一眼,对方还是保持着方才的姿势,面上也没什么表情。崔嵬想了想,笑着拍了拍虎子的头:“那你去那个哥哥旁边站好。”

崔嵬话说完,两个人同时看向他,表情看起来都不是很情愿,却没有人出言反驳,就像僵持住一般一起盯向崔嵬,最后还是虎子先乖乖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看了严璟一眼,而后深深吸了口气像是鼓足勇气一般朝着严璟走去。

严璟看着那小孩怯怯的样子,又想起他方才与崔嵬亲亲热热的模样,突然很想拉着他问问,自己到底哪里比不上那人,最后却只是轻哼了一声,由着虎子来到自己身边,二人一并将视线转向了崔嵬。

被一大一小两个人盯着,崔嵬有些不好意思,他低下头看了一眼手里的剑,定了定心神,再抬眼时,长剑已然出鞘,在月色之中闪着让人胆寒的光芒,而那双原本还有羞意的眼睛里,只剩下了坚定。

严璟不自觉地站直了身体,原本抱在胸前的双臂也不自觉地放了下来,他甚至没有察觉,自己几乎已经是屏息凝神,一双眼牢牢地锁在那少年的身上,盯着他的一招一式,一举一动。

身在天家,严璟见过无数的武功高手,包括当初负责教习皇子们武艺的师傅也都是个顶个的技艺精湛。但崔嵬与他们都是不一样的,他并没有什么繁复华丽的动作,却招招利落,严璟相信,若是此刻他面前有个对手的话,早已被斩于当下。

这少年这一身让人惊艳的武艺并不是出自什么名师,而是源于无数次在敌阵之中出生入死摸爬滚打。

严璟看得正专注,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他微微侧目,看见侍卫捧着自己的剑而还,目光也忍不住看向院中的崔嵬,有诧异还有惊叹。严璟朝着崔嵬的方向抬了抬下颌:“你在他手中能过多少招?”

他不问是不是崔嵬的对手,而是直接问能过多少招,让侍卫多少有几分汗颜,他偏过头又朝着那月下的少年看了一眼,思索道:“奋力一战的话,大概还能支撑一阵。”

“嗯,”严璟应了一声,没有再多言,而这时崔嵬已经收了剑势,抬眼发现看着自己的人又多了个,忍不住抓了抓头发,小声道:“就这样吧。”

一旁的虎子这才回过神来,不住地拍着巴掌,几乎是雀跃着上前抓住了崔嵬的衣摆:“哥哥你好厉害!”

崔嵬将长剑收回鞘中,摸了摸虎子的头顶,微微弯了眼,露出笑容。

严璟又恢复了方才斜倚着柱子,双手环胸的冷淡姿势,他朝着侍卫看了一眼,示意他将长剑送过去,开口道:“这剑从未沾过血腥,他想看便给他看吧。”

崔嵬有些讶异地看了他一眼,抬手从侍卫手里接过剑,翻来覆去先瞧了瞧。若是与这剑比起来,自己的确实显得有些寒酸。手里这剑在崔嵬眼里实际上有些太过华丽,但,他忍不住抬头看了严璟一眼,被这瑞王拿在手里,倒也显得没那么显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