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1/2)

严承看起来心情不错,他微微侧头看见身边的崔峤坐好之后,才点了点头:“免礼。瞧着众卿的表情,看来今日的收获应该不错。朕倒要瞧瞧,今日哪位爱卿能拔得头筹。”

话落,抬眼看向下首侍立的礼官,那礼官立刻会意,上前一步,朝着严承与崔峤施了一礼,而后展开了手里的册子。

严璟在重新落座之后,便又抓起了案上的酒壶,其实平日里他也没有多好酒,但像今日这种注定与他没有什么关系的场合,除了喝酒,还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

礼官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拖拉无趣,严璟一面慢吞吞地喝着酒,一面漫不经心地听着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名字,还有跟在名字后面的一长串的猎物,然后发现自己一个都没记住。

但看起来今日的围猎大家还都挺用了心,严璟突然笑了一下,也包括自己。他抬起头,视线从那些人脸上慢慢扫过,第一次有些期待待会自己名字出现的时候,这些人又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严璟莫名地觉得那样的场景一定十分的有趣。

“宣平侯崔嵬,野鹿一只。”

听见熟悉的名字,严璟忍不住朝着那人看去,发现对方正撑着下颌目光涣散地看着地面,连被念到自己的名字都没有一丁点的变化,思绪显然早就不知飞到了何处。

其他人的反应倒是要比崔嵬这个当事人大的多,很显然,他们都想瞧瞧这个勇冠三军的少年侯爷今日会有怎样的收获,却发现这礼官念过这一句后便将手里的册子翻了页,竟是已经结束了?

连带严承都忍不住出声打断了礼官:“宣平侯今日,就只有那一只野鹿?”

礼官捏着册子的手紧了紧,转头朝着崔嵬瞧了一眼,崔嵬听见严承的声音总算回过神来立时起身,躬身回道:“是,陛下。”神态自若,就仿佛根本不觉得这有何问题。

严承此刻更是诧异,眉头也忍不住蹙起,正当他还要开口时,一只白皙柔软的手掌覆在手上惹得严承微微侧目,崔峤面上带着盈盈笑意,缓缓道:“陛下难道忘了,方才阿嵬还抓了只兔子给臣妾呢。”

严承凝神看了她一会,旋即大笑,而后朝着礼官抬了抬下颌:“继续。”

崔嵬又施礼,重新落座。周围众人面面相觑,哪怕心中疑虑重重,但毕竟严承已经发话,也无人再敢出言质疑。

严璟微眯着眼,看了看一脸淡然的崔嵬,又看了看旁人各异的神情,就好像看见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勾起唇轻轻笑了起来。

但很快,他就不得不收起自己的笑意,因为几乎是下一刻,礼官就念到了他的名字。

在以往的这种场合里,瑞王严璟的名字一般是不会出现的,毕竟即使念了,也只有一个光秃秃的名字,多多少少有点有损皇家颜面。因而此刻听见瑞王两个字,众人皆诧异至极,尤其听见其后跟着的那一长串的猎物及数量,更有几个人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平心而论,今日围猎也算得上是能人辈出,严璟猎到的也不过是些山鸡、野兔,虽然数目不算少,但若与其他人相比,其实仍是不值一提。

但关键是,那个人是瑞王啊,那个百无一用的草包,今日居然能猎得这么多的东西?这围场今日的风水也未免太好了些吧?

严承却只是伸手摸过酒盏,轻轻饮了一口,略一沉吟:“都念完了?”

“是,是的,陛下。”

“众卿今日果然收获颇丰,只不过,拔得头筹的还是琮儿,”他微微抬眼,轻轻笑道,“看来今日这赏赐还是琮儿的了。”

众人纷纷附和:“应当应当,二殿下年少有为,武艺超群,该得如此。”

严琮在一众夸赞声中依旧一脸宠辱不惊,他施施然起身,先行一礼,而后才微笑道:“这个赏赐儿臣实在是受之有愧,这围猎可不仅仅是跟骑射技艺有关,运气也十分的重要。比如今日宣平侯虽只猎到一只野鹿,在场的诸位又有哪个敢说自己武艺高于侯爷呢?”

严琮说着,扭过脸朝着严璟的方向看了一眼,继续道:“其实要儿臣说,对比往年围猎,皇兄今日进步着实不小,这赏赐不如就给皇兄,以示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