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1/2)

崔峤有刹那的错愕,随后便将手递出去搭在严承手上,由着他将自己扶下马,动作自然的就好像这样的场景在他们之间发生了无数次,就像他们只是民间一对再寻常不过的夫妻那般。

但明明,他们是这天底下最尊贵的两个人。

崔峤站稳之后,先朝着严承施了一礼,而后才缓缓道:“陛下怎么过来了?”

“皇后觉得帐里闷,一人跑出来透气,朕一个人也无趣的很啊。”严承格外自然地扶过崔峤,目光微转,落到崔嵬马上,“看来朕的右将军今日收获不小。”

崔嵬微怔,若按照他本意,自是要解释清楚的,却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合适的时机,便忍不住抬头瞧着崔峤望去。崔峤察觉到了他的目光,面上却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朝着他伸出手,口中道:“阿嵬还专门抓了只小东西给我解闷,我还想着待会找个人给瞧瞧伤口。”

崔嵬会意,立时将怀里的肥兔子拎了出来,双手奉到崔峤手中。崔峤接了兔子,捧到严承面前:“陛下快瞧,就是这小东西从阿嵬手里逃过一劫,命大的很。”

严承便真的朝崔峤手里望去,目光里居然带着几分纵容,似乎丝毫不觉得崔峤这样有何不妥,甚至还伸手戳了戳那兔子的耳朵,而后回过头朝着不远处侍立的王忠吩咐道:“把御医叫过来替这小东西看看伤口。”

下半句话转向崔峤:“皇后若是喜欢,就带回宫里养着。”

“那臣妾就多谢陛下了。”

“皇后何时跟朕如此客气了?”严承笑了一下,伸手从崔峤怀里将那只兔子接过,递给了上前的王忠,自顾拉过崔峤的手,“时辰也差不多了,皇后不如陪朕一起去瞧瞧他们今日都有何收获。”

崔峤应声,转过头朝着崔嵬点了点头,便与严承一起离开。崔嵬站在原地,看着二人携手的背影,莫名地多了几分感慨。

他本身性格使然,又因为常年在军中,虽为人臣,但实际上,他与严承并没有多少直接的接触,所以哪怕他阿姐已经当了十年的皇后,他对这位永初帝还是一无所知,也并不清楚他与阿姐之间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状态。有的时候会看见他们像现在这样温情,有的时候又会觉得格外的疏离。

到底是一国之君,难以揣测。这点看起来,那位瑞王倒是与他父皇有几分相似,都是一样的性情不定,难以琢磨。

不过若是从容貌上来看,这两人又一点都不像。严承虽也是相貌英俊,但更偏硬朗端正,反观严璟面容更为精致,眼尾微微上翘,显出几分清冷且高不可攀。尽管觉得不太合适,但崔嵬还是偶尔会想用美艳不可方物来形容。

当然,这人一开口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

不过尽管觉得那位瑞王性情古怪,不好相与,但崔嵬还是觉得,他应该算是一个好人……吧。

思绪飘散间,一直跟在身后的马突然上前蹭了蹭崔嵬的手臂,崔嵬这才回神,发现自己方才居然胆大妄为地就着当今圣上还有瑞王的长相胡思乱想起来,这实在是……

崔嵬有些心虚地朝着四下里看了看,思绪一转,回过头朝着马上看了一眼,这才想起结束的时辰差不多到了,他应该先把这些严璟的猎物上报才是。

每次围猎都会有专人负责统计猎物,整理成册,上报给圣上,此次也不例外。

崔嵬牵着马远远地走来,负责统计的礼官便瞧见了他,立即起身施礼:“下官方才还想着侯爷何时过来呢。”

崔嵬点头,回以一礼,回手将马拉到近处,朝着那礼官道:“劳烦。”

礼官匆匆扫了一眼,一面提笔一面笑道:“侯爷今日果然小有所获。”

崔嵬低头朝着纸面上看了一眼,见他已经写下了自己名字,轻轻摇头:“不是我,是瑞王殿下。”

“什么?”礼官一愣,提笔的手一顿在纸上留下一点墨痕,他手忙脚乱地擦了擦,难以置信地朝着那马上看了一眼,“您说那些猎物是谁的?”

“瑞王殿下。”崔嵬忍不住蹙眉,“怎么,有什么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