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1/2)

代嫁皇后 明月上西楼 1728万 2021-12-18

“不知道,谁都有可能,沈之秋一直不喜本宫,王美人与本宫也不过表面情谊,郑贵妃和周昭仪看似平静,可谁又知道她们心里头藏着什么。”柳贵人冷冷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如画问。

柳贵人冷哼一声,“既然是威胁,那本宫就等着,看看他下一步想做什么,一个不敢现身的阴险小人,本宫怕她做什么!”

柳贵人虽是这样说的,可她心里并没有这么淡定,不过是表面上强撑着一股子气,等熄了灯躺在床上,采薇的脸又难以摆脱地浮现出来,清晰的就像是在她头顶上一样,她根本没有办法好好入睡,好不容易能靠着安息香睡一会,也总是噩梦连连。

如此几天过去,这日晚上三全又失了魂一样地跑进来,说是井里闹起了鬼火,柳贵人将手中的书摔到一边,憔悴的脸上是止不住的烦躁,她不信邪地又要去看,如画见到了主子前几日的不安,拼命地拦住,柳贵人横眉怒道:“什么鬼火不鬼火,三全子这个孬种被死人吓得都开始说胡话了,本宫倒不信世上真有鬼魂!”

几人只好又前去,这次柳贵人没有上前,只是站在偏殿的窗户上看,废井周围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柳贵人正要发火地时候,只见井口的方向突然飘起来点点淡蓝色的微光,一团一团的蓝色火焰毫无目的地飘着,不一会又自行熄灭。

三全吓得一** 摔在地上,颤抖地指着那些光,哭道:“娘娘,那就是鬼火,从前从来没有的,是采薇,采薇回来了!”

“胡说!”柳贵人怒不可遏地呵斥他,“死人怎么会再回来,不过是活人的鬼把戏,明日搬块石头来将这口井死死封住,本宫看看谁还敢回来!”

此事一闹,柳贵人愈发睡不好,她心里虽然知道这些可能是有人故意为之,可是却无法避免的害怕,那种自心底生出的恐惧是无法用言语镇压的,她将整个瑶华宫彻底调查了一番,想要查出采薇尸体出现那几天有什么可疑人物出现在瑶华宫,却一无所获,这个结果令她更加担忧,她的寝殿从此灯火通明,就连睡觉也点着灯。

第28章佛经

冷宫闹鬼的消息是在鬼火事件后七天出现的,有宫女说是看到了冷宫窗户上飘着的淡蓝色火焰,还听到冷宫里面传来凄惨的哭声。北吴建朝以来,死在冷宫里面的废妃很多,但是从未听说过那里闹鬼,回想起最近死在冷宫的人,是林氏,她死前确实是一直在喊冤。

闹鬼事件在后宫里传的沸沸扬扬,宫女太监闲来无事都说是林氏被人陷害,阴魂不散回来找人报仇了。

流言传到承光殿的时候,沈之秋正在冥思苦想为傅徇的新画作题字,金福躬着身子把这些话回给傅徇和沈之秋听,沈之秋放下笔,问金福:“流言从什么时候开始传的?”

“大约是几天前。”金福回忆着。

“知道哪里传的最厉害吗?”沈之秋又问。

金福想了想道:“好像是瑶华宫周围传的最厉害,景怡宫和毓秀宫也有,陛下,是否要镇压一下这些流言?”

傅徇拿着毛笔在画作上又添了一笔,看一眼沈之秋,对金福道:“不必管这些,你下去吧。”

“是,奴才告退。”金福行了跪安礼,退着身子出去了。

沈之秋觉得好奇,便问傅徇,“为何不打压?这样的事情要传到宫外去可不太好听。”

傅徇依旧在端详自己的画作,随口道:“这种把戏不过是人为的,有人想借此制造什么事端,我不过是顺水推舟看看到底目的是什么,再怎么闹鬼总归闹不到承光殿来。”

沈之秋还要再问,金福却又悄声走了进来,心虚地看一眼沈之秋,对着傅徇禀道:“陛下,柳贵人来了,说有要事要见您。”沈之秋在这里,有别的妃嫔来,他原是不该进来禀告的,可是柳贵人说的严重,又着急,他不敢不回禀。

傅徇听后头也没抬,扬了扬手中的画笔,不甚在意道:“让她进来。”

柳贵人只穿着简单的落霞色对襟襦裙,外头罩一件藕白色外袍,身形比之前纤瘦些,行动起来如弱柳扶风,只是脸色不怎么好看,看起来憔悴的很,似乎没有休息好,她提着一个精致的小食盒,进门后先看了沈之秋一眼,才盈盈拜倒,给傅徇请安,“臣妾给陛下请安。”

傅徇这才放下画笔,抬头看他,淡淡道:“有什么事起来回话。”

柳贵人缓缓站起来,笑着走近傅徇和沈之秋,将食盒放在桌子上,对傅徇笑道:“臣妾想着秋天干燥,特意炖了两盅雪莲百合汤,给陛下和韫玉公子润润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