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1/2)

代嫁皇后 明月上西楼 1805万 2021-12-18

“是我见到你高兴。”皇后笑着说,说完又咳嗽了一阵,郑贵妃不敢再和她说话,用手掌蒙住她的眼睛,强迫她睡觉休息,皇后累极了,不一会又睡着,微弱的气息拂在郑贵妃手上,是郑贵妃无法割舍的情绪,她坐在床边看着皇后入睡,一直到日头高照,傅徇来了,她才站起来。

“你来了,皇后醒过吗?”傅徇见到她,有一瞬的诧异,开口问她。

郑贵妃恭敬行礼,淡淡道:“醒过,现在睡着了。”

“醒了就好。”傅徇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掀开帘子看了皇后一眼,见她睡得熟,便没有打扰,郑贵妃在他身后行了跪安礼,道:“皇上,永淑现在应该要去上书房了,臣妾就先告退了。”

“嗯,你先去吧。”傅徇点点头,郑贵妃便退了出来,凤仪宫外面阳光温暖,湛蓝的天空不掺一丝杂质,像极了她和皇后初遇的那天,只是物是人非,十几年过去,她们早已不是当初天真稚嫩的孩童了。郑贵妃站在凤仪宫院子里仰着头对着日头看了许久,直到看的脑袋发闷才离开,回广阳宫的路上,宫巷悠长寂静,仿佛一生也走不完,这个冰凉残忍的高墙大院,不仅困住了皇后的青春,也永远埋葬了她的梦想。

惠承三年,清明,郑贵妃一直点在京郊普陀寺的长明灯被风吹灭了一盏,当晚皇后莫氏缠绵病榻半年之久,病逝于凤仪宫。

皇上大恸,命皇宫所有人,除了太后,无论妃嫔皇子,无论太监宫女,皆需为皇后服孝三个月,服孝期间不得饮酒作乐,不得穿红着绿,并在第一个月轮番去凤仪宫为皇后守灵。

国母大丧,举国哀痛,皇后逝世当月,京城也安静了许多,往日热闹的欢场连丝竹声都不闻。

皇后去世后一天,京城淋淋漓漓下起雨来,一下就没了个头,天空整日灰蒙蒙的,仿佛上天也在为国之牡丹的陨落而伤心。

傅徇坐在承光殿中,整个人瘦了一大圈,眼窝深陷,眼底还有盖不住的乌青,整个人看起来憔悴又沧桑。金福在门口愁眉苦脸守着,心中不知道怎么着急,抬头一看,沈之秋迈步走来,忙迎上去如释重负地给沈之秋请安,之前无论哪个妃子来,傅徇一概不见,大概也只有眼前这位,他会愿意见一见。

沈之秋没让他通报,悄悄推开门走了进去,承光殿只点了四盏灯,傅徇独自坐在黑暗中,沈之秋走到他身边,傅徇听到动静抬头见是他,疲惫开口道:“你来了。”

沈之秋将金福拜托他带进来的食盒放在桌子上,覆上傅徇的手,柔声劝他,“我听金福说你两天没吃东西了,多少吃一些,不然哪有力气守着皇后娘娘。”

傅徇的手冰凉,沈之秋手刚放上来的时候就被紧紧握住了,他的悲伤通过手心温度传到沈之秋心里,沈之秋眨眨眼,红着眼眶继续安慰傅徇,“斯人已逝,你还要保重龙体,北吴的天还靠你撑着。”

“我明知她对我有情,还为了镇南王的势力要求娶她,让她误会,耽误了她一生,是我对不起她。”傅徇痛苦道。

沈之秋劝慰,“可是至少她曾经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开心的,这就够了,我想皇后娘娘不会怪你。”

“就是这样,我才更难受,她原不该卷进来的。”

沈之秋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只好走过去,伸手将傅徇抱住,此时的他,是一个帝王最脆弱的时候,他选择了权势却害了一个女人,无疑是残忍的,可是看到这样的傅徇,沈之秋却没有心情去责怪他。皇后和自己一样,早知这皇宫是深渊,却还是选择一脚踏进来,只不过是为着自己的心罢了。

虽不知道自己的结局是什么样,但至少现在,他不想看着傅徇伤心。沈之秋轻轻环抱着傅徇,身上的墨香将傅徇整个包裹住,傅徇伸手猛地将沈之秋按进怀里,脸颊贴在沈之秋的耳朵上,贪婪得深吸一口气,闻着这个令他安心的气息,他闭上眼,一滴泪从眼角滑落,隐到沈之秋的头发中,消失不见。

作者有话说:

皇后娘娘安息~

郑贵妃和皇后娘娘的番外会有的,我得想想是插在中间还是放在最后。

第25章番外一: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郑婉儿和莫雁珺第一次见面,是在她们十岁那年。

彼时郑婉儿的嫡母还抱着生子的希望,所以对她这个死了姨娘的庶女并不重视,太傅大人虽然疼爱她,但是他在家的时间实在太少,郑婉儿就和天底下所有的庶女一样,小心谨慎地生活着,她性子孤傲,从不与外人结交,虽偶尔出府上街,也没有哪家小姐会邀约。

那是一个天朗气清的上午,郑婉儿带着侍女上街买东西,在南胭记看中一块上好的胭脂,正在犹豫不决间,丞相家的大女儿独孤明也看上了同一块胭脂,她居高临下看着郑婉儿,大有势在必得的架势,她身份尊贵,郑婉儿没有与她争夺的资格,再加上囊中羞涩,她便一言不发将胭脂放下,转身欲走。跟着独孤明一同前来的另一位年纪与她差不多的小姐见状,和独孤明小声说了几句,拿起胭脂追出门来,一把扯住郑婉儿的衣袖,郑婉儿回头,看到她笑得眉眼弯弯,“你拿着吧,明儿姐姐并不喜欢这个,我瞧着你倒是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