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1/2)

代嫁皇后 明月上西楼 1772万 2021-12-18

沈之秋含笑道:“这是从前在侯府的时候,常与大姐姐玩的游戏,太久没玩了,今日勾起了兴致。”

傅徇也笑,“他今日是对那盏花灯志在必得了。”

之后几题,或是沈之秋先想到,或是傅徇先想到,金福只能为他们来来回回的跑腿,不一会,手里攒下了十来张红卡片。三十道题目全出完后,金福以答对十八道题目拔得头筹,一名白衣男子以九道题目屈居第二,眼看着金福领走了那盏兔子花灯,气的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金福将花灯交给沈之秋,犹豫半晌,才尴尬地说:“刚刚那边的姑娘说,头筹的奖品除了这盏灯,还有……”

“还有什么?”沈之秋问。

金福偷偷看一眼傅徇,小心翼翼道:“……还有无忧阁免费酒水半年……以及花间姑娘的春宵一夜……”

沈之秋听后愣了,手里的兔子花灯不知是接还是不接,傅徇心中已明白过来这是睿王故意的,便对金福说:“剩下的赏赐赏你了。”

金福吓得恨不得当场跪下,睿王轻咳一声,忙道:“这份礼太大,金总管哪里受得起,不如我替他收了,多谢二哥二嫂。”说着朝傅徇行一个拱手礼,脸上的笑意藏也藏不住。

傅徇懒得理他,和沈之秋一起离开了,刚刚无忧阁门口围了太多的人,此时一起散去,格外拥挤,金福原本是跟在傅徇身后的,一个不留神就被挤开了,他随着人群一边往前走一边奋力寻找着傅徇的身影,累的气喘吁吁,人也吓个半死,早知道这么多人,就不应该让皇上出宫来。好不容易在前面的一棵树下找到了自家主子,提在嗓子眼的心才要落地,傅徇独自站在树下,四处看着仿佛在寻找什么看到金福过来,皱眉问他,“韫玉呢?”

金福下意识便道:“韫玉公子不是和主子您在一起吗?”

傅徇脸色一下子便沉了下来,金福只觉得后背冷汗直冒,还没来得及落地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傅徇又四下看了一圈,人群渐渐散开,根本没有看到沈之秋的影子,此时他们已经离开无忧阁差不多两条街了,傅徇脸色愈发铁青,睿王急急赶来问他怎么回事,傅徇道:“他刚刚说要将花灯给金福拿着,等我转身再找,人就不在身边了。”

金福吓得三魂少了两魂半,弄丢谁都可以,竟然弄丢了这位祖宗,当即扑通一声跪在傅徇面前,“主子恕罪,奴才一定将公子找回来!”

傅徇阴沉着脸,冷道:“找不回来你就提头来见。”

“奴才遵命。”金福爬起来一刻不敢耽误去找了,睿王也让身边的小厮去通知王爷府众人寻人,他和傅徇则去仙来楼等消息,傅徇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低气压,纵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睿王看了都不免有些害怕,他小声劝道:“二哥不用担心,我已经让府里人都去找了,二嫂一定没事的。”

傅徇并不说话,紧紧捏着手中的茶杯,手背上青筋暴起,一轮硕大的圆月挂在空中,也再没有观赏的心情。刚刚发现韫玉不在身旁的那一刻心中的慌乱,把傅徇自己都吓了一跳,他当即差一点表明自己的身份,出动全城官员为他寻人,这种恐惧感,是他长这么大以来从未体会过的。

第22章寻人

傅徇找沈之秋恨不得把整个京城翻过来,而沈之秋此时却坐在无忧阁的某个房间内,满脸疑问地看着对面的男子,那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灯谜大赛得了九分位居第二的人,他一袭白衣,面容清秀,长发半束,看起来约莫十五六岁的模样,他在人群散去之际趁着傅徇不备,捂住沈之秋的嘴就将他带离了人群,轻车熟路的将他一路带到无忧阁内,才放开他,坐在对面对他怒目而视。

沈之秋看他年纪小,又不是想伤害自己,便主动开了口,“这位公子还是早些放我回去,不然恐有灾祸。”

白衣男子哼了一声,凶巴巴地说:“放你回去也行,你再和我比一场,我今日一定要赢你手上的灯。”

沈之秋微微一愣,将手中的兔子花灯放到桌上,“原来你是想要这个。”

“你就说比不比吧!”白衣男子大声说。

沈之秋淡淡一笑,“不比。”

“什么!”白衣男子站起身,指着他,“你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本公子现在和你比是看得起你,你竟敢拒绝我,小心我揍你!”

他虚张声势的拳头还没落下,房间的门被推开,一名少女出声呵斥他,“小语,休得无礼!”

被叫做小语的白衣男子看到来人,刚刚嚣张的气焰瞬间熄了下来,走上前去乖顺叫了声:“姐姐。”

那女子二八芳龄,生的明眸皓齿,着一件姜黄色袄裙,眉目之间透着些清冽洒脱之气,她朝沈之秋福了福,道:“实在抱歉,小弟不知分寸,唐突了公子,不知公子家在哪里,徽柔这就让小弟送公子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