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2/2)

代嫁皇后 明月上西楼 1585万 2021-12-18

四人齐声道:“奴才定一心一意伺候主子,绝不敢有二心。”

沈之秋又道,“我看七宝和墨兰年纪尚小,以后甘泉宫大小事务由沉香负责,不许无故生事,不许背主弃信,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

“行了,各自去忙吧。”沈之秋挥挥手命他们散了,随后唤来银杏,“你去打听打听,七宝和墨兰是从哪里被送来的。”

“是,公子。”银杏得了任务离去。沈之秋走出正殿,站在院子里,环视四周,这间小宫殿很是简陋,院子里没有什么花草,光秃秃的立着两个大水缸,只在左偏殿旁边长着一米多高的植物,认不出是什么,院墙上能看到几个枯枝,是旁边的梅林,看来这里冬天的景色会好一些,沈之秋这样想着。

凤仪宫中,傅徇和皇后莫雁珺面对面坐着吃晚膳,几个宫女一声不响为他们布菜试菜,皇后对傅徇说:“陛下,沈选侍今天已经进宫了。”

傅徇怔了怔,才想起来,随口问道:“住在哪里?”

皇后看傅徇一眼,回道:“臣妾想着沈选侍到底是个男人,所以就安排他去了远离后妃居所的甘泉宫,陛下意下如何?”

傅徇点点头,“皇后安排的妥当,你做事总是叫朕放心的。”

“为陛下分忧是臣妾的本分。”皇后微红着脸说,两人说着话,傅徇也吃完了饭,他拿过宫女端上来的脸帕擦了擦嘴,对皇后道:“朕预备给傅蕴和宁国公的长孙指婚,婚事就交给皇后去办吧。”

皇后微微吃惊,“陛下的意思是……”

“那日选秀母后生了朕很大的气,朕作为儿子,应当先赔罪,朕这位五妹已到了适婚年纪,她是母后的第一个女儿,母后必定将她的婚事看的很重,宁国公是三朝元老,他们家的长孙配得起五妹,想必母后也会高兴。”

皇后听完心中了然,看来皇上是打算安抚太后的情绪了,他初登基,确实不该和太后起龃龉,但还是有些担忧,“可是宁国公手握重兵,陛下……”

“朕知道。”傅徇负手走到偏殿的软榻上斜斜坐下,笑着拉过皇后的手,“只要母后高兴,朕就高兴,再者说,区区一个宁国公,岳丈大人又怎会放在眼里呢?”

皇后也放下心来,笑着陪傅徇坐下,应道:“臣妾一定用心安排这场婚事,这么大的喜事,也算是陛下登基的开门红了。”

第二日早朝,傅徇便宣布了这一消息,他没有事先和太后通气,但是太后知道后,果然十分满意,逗着小狗对边旗说,总算皇帝还有良心。自然,丞相的儿子也被升了职,傅徇选秀闹下的风波才算有所平息。

沈之秋入宫三日,一直无人问津,他也乐得待在甘泉宫收拾自己的小院子。银杏打听消息向来很快,很快就摸清楚了七宝和墨兰的来处,七宝来自花房,墨兰来自浣衣局,都是最末等的地方,以前也没见和哪位娘娘走得很近。不仅如此,银杏还打听清楚了现在后宫的格局,当今皇上一共有五位后妃,都是从王府带进来的。皇后娘娘莫雁珺是镇南王之女,皇上还是王爷时候先皇赐给他的正妃;贵妃郑婉儿,太傅庶女,当年王府的侧妃;婕妤林氏,济州知府之女,当年王府的庶妃;还有贵人柳氏和美人王氏,都是王府的侍妾。选秀进宫的,只有他一人。

沈之秋拿着小锄头处理着七宝从花房领来的菊花,听着银杏的汇报,菊花品种不好,长势也不好,想来是花房敷衍了事送来的淘汰品。银杏兴致勃勃说完,见自己主子没什么反应,便有些泄气,小声抱怨道:“主子,您到底有没有听奴婢说呀,目前皇上的后宫,登基以来的第一位妃子,可是您呢!”

银杏原本还为沈之秋气恼,抱不平,但如今沈之秋已经入宫了,她也只想她的公子能在后宫过的好一些。沈之秋载好了秋菊,为他们浇过水后,对银杏笑道:“那还真是高兴呢。”

银杏一眼看出来主子在逗她,轻轻哼一声,拍拍手走了,沈之秋看着东倒西歪的菊花,又看看院子其他地方,叫来七宝,问道:“花房可有翠竹?”

七宝恭敬道:“有的,只是不多,各宫娘娘嫌它们不好看,很少有人愿意种。”

“你去领一些回来,栽在西南角,好生照顾。”沈之秋道。

七宝领命去了,竹子是没人要的便宜东西,花房给他了许多,西南角载的满满当当,虽然都还是小竹苗,但院子里也算有些花草了。

当天下午,一直冷清的甘泉宫被敲开了门,皇后娘娘送了赏赐过来,多是玉器摆件,字画玉佩,笔墨纸砚这些男人用的东西,还另外送了一盒子上好的珍珠。皇后的赏赐之后,各宫娘娘也陆陆续续送来了东西,沈之秋全都一一谢过,让沉香收进了库房。

傍晚时分,他坐在矮桌前,拿着赏赐单子细细翻看,郑贵妃和贵人柳氏送的也多是玉器古玩,绸缎布匹颜色也是适合男子的花色,而林婕妤和王美人送来的东西都是朱钗首饰,和红红绿绿的绸缎布匹。这五位的心思如何,沈之秋已心中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