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1/2)

岁月间 静水边 1666万 2021-12-17

“我并不这么认为。”男人的五官在经历过岁月的洗涤后仍旧精致夺目,眉宇间沉淀着时间的光华,季钦扬托着下颔,他看着提问的记者,小姑娘被盯的脸都红了,慌慌张张的低头看提问稿。

“嗯……也就是说,您更偏向选择爱情吗?”

季钦扬挑眉:“不是偏向选择爱情,而是我仍会选择爱情。”

“您不后悔吗?”记者问。

“为什么要后悔?”季钦扬笑了笑,他侧脸对着观众,镜头里能清楚的拍到他左耳垂上带着一枚普通的银质耳钉。

“我失去过面包。”季钦扬慢慢道:“但我一直拥有爱情。”

然而在还只有十六七岁时,就像书里说的,季钦扬是冲动的。

少年带着耳机躺在用石头垒砌的河岸边,枕着小桥流水,任凭傍晚的风吹过自己滚烫而火热的胸膛。

那是属于这个夏天的,最后的风。

季钦扬去北京时,谢孟并没有去送行。他那天有小考,考完后才收到男生发来的短信,内容只有短短的四个字:“等我回来。”

齐飞伸出双臂枕着后脑勺,喃喃道:“看来老大去的比较远啊……也许以后每年只有寒暑假才能见了?”

谢孟回了短信,将书包收拾好,张杠杠在一旁看着他:“我也想考去北京,谢孟你呢?”

卓小远面无表情的拍了击张杠杠的头皮:“你先把你成绩搞上去吧,考北京说考就考的?”

谢孟笑了笑,他屈起手指弹了弹张杠杠的额头:“加油吧。”

张秀娟在一个礼拜前又去医院检查了一次,结果不是太好,医生的意思是老人年纪到了,让谢孟做好心理准备。

“我奶奶身体一直很好。”谢孟皱着眉平静道:“去年每天早上起来还和我打拳。”

医生叹了口气:“过了80的老人许多都是这样,我之前也遇到过,平时身体好得不得了,每天早上都跑步的大爷,晚上睡觉突然去了……这跟疾病没有关系,生老病死,年纪到了,总会有那么一天。”

谢孟不说话,他看向坐在走廊里的张秀娟,老太太和隔壁病友聊着天,语气都带着骄傲的调调。

“我小孙子……高三啦,成绩可好了。”

“毕业要到首都去读书……怎么可能考不上?!”

“是啊是啊,可孝顺啦,我老婆子有福气嘛。”

谢孟出来叫她:“好婆。”

病友哎呦了一声,夸赞道:“你孙子长得登样的不得了。”

张秀娟乐呵的很,谢孟搀着她,等老太太与病友道别。

出了医院大门,谢孟叫了辆出租,车子只能开到山塘街路口,下车的时候谢孟在张秀娟面前蹲了下来。

“好婆。”他回头笑着对老太太道:“我背你吧。”

落日染红了天边的云朵,桥下的清河上流淌着霞光,谢孟背着张秀娟慢慢走过青石板路,乌篷船从脚下穿过,老太太在孙子的背上哼起了紫竹调。

张秀娟哼的断断续续,谢孟自始至终都沉默着,老太太哼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问谢孟:“小季呢,怎么好久不来了?”

谢孟将人往上托了托:“他去北京考试了,下个月就回来。”

张秀娟笑道:“你看人家都先去首都了……你也要加油。”

谢孟没回答,在快要到家时,才说了句好。

晚上张秀娟睡得早,谢孟在自己房里和季钦扬打电话,电话那头的男生嗓子有些哑。

“这几天唱多了。”季钦扬解释道:“你呢,想我了没?”

谢孟躺在床上,抬起胳膊遮住眼睛:“你说呢……别浪费长途话费。”

季钦扬轻轻的笑了笑。

谢孟有一会儿没讲话,直到听到季钦扬问他:“好婆身体怎么样?”

“还行吧。”谢孟说:“老样子。”

季钦扬:“再过半个月我就回来了。”男生低声道:“等我回来陪你。”

过了十月中旬天气渐渐转凉,双休日太阳不错,张秀娟难得起了个大早,谢孟打完拳帮她把藤椅和收音机拿到院子里来。

“想听什么?”谢孟摆弄着收音机的播放按钮,老太太好久都没这么精神过了,他跟着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张秀娟想了想:“还是听女儿情吧。”

谢孟笑着道:“你都听多少遍了,听不腻啊。”嘴上抱怨归抱怨,谢孟还是放了万晓利版本的《女儿情》,收音机不是太好,捣鼓了很久才出声。

“我去洗衣服。”谢孟理了理张秀娟的白发:“有什么事叫我。”

张秀娟没回答,一脸心满意足的在阳光下眯起眼睛。

谢孟进了里屋,他把衣服一件一件泡好,听着院子里男歌手有些苍凉的声线。

“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老式收音机卡了卡,有些艰难的放着:“……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不美……”

收音机突兀的停了音乐,只留下嗡嗡的机械转动声,谢孟皱着眉,他喊了一声:“好婆。”

阳光洒满了院子里的围墙,风吹起地上的落叶沙沙作响,张秀娟坐在藤椅上一动不动。

谢孟站了起来:“好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