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1/2)

岁月间 静水边 1569万 2021-12-17

季钦扬从包里掏出耳机扣在谢孟的头上。

“睡吧。”他吻了吻对方的额头:“我陪着你。”

护士过来拔针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谢孟给张秀娟打了电话,顺便跟弥勒佛请了明天下午的假。

季钦扬的外套还穿在谢孟身上,男生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一旁低头看着他。

“明天下午我来陪你。”季钦扬摸了摸谢孟的脸:“怎么感觉你又瘦了?”

谢孟抓着他的手笑了笑:“哪有那么夸张……我舒服多了。”

季钦扬张开手臂抱了抱他。

谢孟把下巴搁在对方颈窝里,因为穿的太多,手都有些举不起来:“……中音的推荐信怎么办?”

“只是推荐信而已,后续要高三上学期才给答复,我得先在高二暑假把乐理考出来。”季钦扬在谢孟耳边低声笑道:“上音那边我也投了,多一个机会嘛,总是好的。”

谢孟没有说话,季钦扬抱着他就站在马路边上等车,人来人往很多人都往他们那边看,男生一脸不在乎的表情,搂着人边晃边哼歌。

谢孟整个人都埋在季钦扬怀里,他突然说了一句什么,对方便笑了,季钦扬的下巴搁在他头顶,哄着他道:“你说那么轻,我怎么可能听得清楚。”

谢孟:“……听不清就算了。”

“你真小气。”季钦扬笑着假装抱怨,他捧着谢孟的脸,两人额头相抵,眼中盛满了对方小小的影子。

第17章

分班结束后没多久就要期末考试,三班和六班正好楼上楼下,季钦扬几乎每天都能提前走,再专门绕到二楼去等谢孟。

卓小远次数见得多了也就习惯了,有一次实在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你们真是老夫老妻啊,天天这样也不腻?”

期末考考三天,第一天上午语文,下午数学,季钦扬交卷子交的早,头上扣着耳机靠在三班门口的墙边。

卓小远看见他的时候表情就挺嫌弃。

“又不等你。”季钦扬把耳机挂脖子上,他看着谢孟出来,男生穿了件白色的羽绒服,眉目俊朗,双眸乌黑明亮。

“考得怎么样?”谢孟笑了笑,顺手揉过季钦扬的后脑勺。

季钦扬挑眉:“这话不是说好不能问学渣的么。”

谢孟看他:“说的你好像是一样。”

“我就是啊。”季钦扬懒洋洋的趴到谢孟背上:“我数学很烂你又不是不知道。”

季钦扬骑着自行车,谢孟坐在后座上喝热奶,红绿灯停下来的时候季钦扬回头看他。

“给我尝尝啊。”

谢孟站起来把管子凑他嘴边。

季钦扬就着他手喝了一口:“不是甜的?”

“原味。”谢孟笑着,他突然低头亲了亲季钦扬的嘴唇:“给你加点糖。”

张秀娟在院子里晒太阳,她看见谢孟回来才睁开眼:“小季也来啦。”

季钦扬喊了一声好婆,张秀娟笑着回了句:“乖孙孙。”

谢孟进屋里帮老太太把收音机拿出来,又找了条毛毯。

“别在外面晒太久。”谢孟帮张秀娟把腿盖好:“冷了叫我。”

张秀娟这阵子精神又差了许多,去医院看了,也检查过,医生只说年纪大了,却没具体的病症。

耄耋之年,垂垂老矣。

谢孟不敢多想,只是尽可能的多陪着她。

季钦扬吃了晚饭才走,谢孟送他到巷子口,两人并排走一会儿,便拉上了手。

谢孟的掌心潮湿温热,刚开始只是普通的握着,到后面季钦扬的手指与他扣在一起,抓的太紧都有些疼,却谁也没松开。

季钦扬在巷子口停了下来:“你回去吧。”

谢孟嗯了一声,手却还拉着。

“中音的推荐信别随便扔了。”谢孟突然道:“要是考得上的话,不去太可惜了。”

季钦扬没说话,他看着谢孟,手上微微用力将人拉进了怀里。

三天考试结束,公布成绩排名,寒假作业又多了几张卷子,过年过的晚,张杠杠为这事儿抱怨了好多天。

“小孩儿才喜欢过年。”齐飞埋汰他:“你当自己多大啦。”

张杠杠不服:“没结婚前都有红包,过年哪里不好啊。”

齐飞早几年就没了红包拿,不但没红包,每到逢年过节他还得带小孩,所以对过年完全提不起兴趣。

反过来,针对家里人太多的烦恼,卓小远和谢孟也完全不能体会,前者父母都在外工作,卓近近病了那么多年,真的是拖一年是一年,每一天卓小远都跟偷来的一样珍惜。

“近近这阵子怎么样?”季钦扬问道。

卓小远:“考试前几天进了次医院,最近回家了,过年应该能在家里过。”

谢孟鼓励似的拍了拍他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