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1/2)

岁月间 静水边 1397万 2021-12-17

殷洛雪:“……”

“想和他在一起,想吻他,想给他写唱不完的情歌。”季钦扬表情平静道:“想全世界都不知道他,只有我知道。”

谢孟问弥勒佛借了图书馆的钥匙,虽然这么说很没出息,但他的确在用复习奥术做借口尽量避着季钦扬。

上午的图书馆几乎没有学生,谢孟看了会儿题就有些心不在焉,试了几次,实在看不进去,谢孟也就放弃了。

他搬来了梯子,打算在书架最上层找找别的书看,正坐在梯子顶上翻书的时候他听到了季钦扬的声音:“你在看什么?”

“!”谢孟手里的书掉到了梯子下面。

季钦扬挑眉,他弯腰捡了起来。

“《同性行为心理学》”季钦扬看了眼封面,笑着道:“你看这个干什么。”

谢孟板着脸:“你怎么在这儿。”

季钦扬:“我逃课了啊。”

谢孟不赞同的皱眉。

季钦扬一副无所谓的口气:“语文课,逃了也没事,再说。”他抬头看着谢孟:“我不逃课怎么找的到你。”

谢孟:“……”

季钦扬拿着那本《同性行为心理学》从梯子另一头爬上来,谢孟坐着没动,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季钦扬慢慢靠近。

“你不逃了?”季钦扬把书塞进书架里,他撑着梯角,面对面打量着男生的表情。

“我为什么要逃。”谢孟的口气有些冲,他大概自己也意识到了,有些懊恼的抿了抿嘴。

季钦扬无所谓的笑了笑,他盯着谢孟的唇,俯下身慢慢靠近,就在快要碰到时,谢孟突然别开脸:“以后别做这种事了……”

季钦扬的吻几乎擦过男生的面颊,他眯着眼,笑容有些冷:“别做什么?亲你?”

谢孟的表情终于有了波动,他神色狼狈的低斥道:“你这样跟林恒敬有什么区别?!你……”

“你明明知道我和他不同,”季钦扬冷静的打断他:“你不是揍了他吗?你觉得我和他一样你为什么不揍我?”

谢孟抬起头狠狠的瞪着他。

“我现在就在这梯子上,你推我一下我就会掉下去,也许会受伤?骨折流血,哈,谁知道呢?”季钦扬敛了笑意,他专注的看着谢孟的脸,一字一句的道:“只要你舍得这么做,我就明白了,从此以后再也不会烦你。”

谢孟的胸口剧烈起伏,他动了动唇,却说不出话来,目光茫然又矛盾。

两个人许久都没有说话,沉默的互相凝视着对方。

直到季钦扬突然伸出手捧住谢孟的脸。

男生的掌心干燥而温暖,大拇指有些用力的抚摸过谢孟的面颊,他闭了闭眼,感觉到季钦扬的额头抵着自己的。

“谢孟。”

谢孟表情复杂的看着他:“?”

季钦扬深吸一口气:“我喜……”

“你们在干什么?”图书馆大爷用力敲了敲挡在前面的书架,他只能看到梯子上的四条腿:“说多少遍了!不许在梯子上坐两个人!多危险知道吗?!给我下来!”

季钦扬:“……”

谢孟拉开季钦扬的手,他不怎么敢看对方的眼睛,轻声道:“……我们下去吧。”

季钦扬没说话也没马上离开,他等着图书馆大爷锁了门才和谢孟一起回了教室。

齐飞看到两人一前一后的进来吹了声口哨,开玩笑道:“唷,约会回来了啊。”

季钦扬上前踢了他一脚。

张杠杠也以为他们和好了,嚷着中午要一起吃饭。

“今天培训课要考试,我得早点过去。”谢孟婉拒道,他整理着课桌,突然发现林薇昕之前给的几封信都没了。

他又翻了一遍,还是没找到。

季钦扬凑过来问:“在找什么?”

“没什么……”谢孟一回头才发现两人的脸贴的非常近。

季钦扬露出笑容,他歪过头,若有似无的用鼻子蹭了蹭谢孟的鼻尖。

谢孟:“……”

幸好周围并没有人看到,可即使如此,谢孟仍旧紧张的口干舌燥,手心冒汗,心跳躁动的隐隐作痛。

他快要分不清楚,这种类似害怕又紧张的情绪到底是为了什么。

周六的补习班只上半天,临近竞赛考反而没那么紧张了,免得给学生太大压力发挥失常,谢孟是最后几个离开教室的,林薇昕仍旧等着他。

“我们出去走走吧。”林薇昕表情认真的道:“我有话想对你说。”

补习的地方离金鸡湖公园很近,难得公园里人不多,有两个小型人工湖里面摆着大小各异的太湖石。

林薇昕小心翼翼的踩到最大的一颗石头上面去,双手展开保持平衡。

谢孟嘱咐了一句:“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