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1/2)

于黎明中 山犬 1975万 2021-12-17

陈既明犹嫌不够,继续说:“不会吧,我昨晚上检查过啊。”

闻辰易拽过枕头捂他的嘴,慢悠悠僵直起床,留下假装镇定的背影,喉咙微哑:“快起床,扣工资的。”

今天律所其实没什么事,闻辰易还是早早到了,原因无非是早饭时间整个客厅充斥着一股恋爱的酸臭味,陈既明比过往还要殷勤,连洒扫庭除的活都揽上了,那明明是他的屋子。

殷勤就算了,关键是越凑越近的距离,脸上就差三个字——没吃饱。

吓得闻辰易赶紧出门透口气,挽救自己可怜的某处。

天气越来越热了,夏天第一只蝉在树上聒噪,想想那个萧瑟的冬天仿佛已经过去很久,枯萎的树枝长出嫩叶,到现在变得郁郁葱葱,苍厚有力,真是不一样了。

闻辰易坐在律所的休息区研究案例,时不时望下落地窗外高高的行道树和断断续续的车流,那种冰冷的疏离感好像消散了些。

龚凡走过来递给他一杯咖啡,挨着他坐下:“加了小半杯奶,你的标配。”

“谢谢。”闻辰易接过尝尝,味道不错。

“也就你口味独特,这跟奶茶有什么区别?”龚凡笑笑说。

“有啊,这是咖啡。”闻辰易又抿一口回了点精神,问龚凡,“今天事多吗?”

龚凡被他一闪而过的笑容恍了下神,考虑说:“白天挺闲,晚上有个应酬,嗯……也不算是应酬,你去吗?”

闻辰易不常去这些场所,跟人的交际除了案子其实并不多,但对不算是应酬的应酬有些好奇:“那是什么?”

“朋友遇到点事,白天没空,下班请我去咨询。”

“工作啊,那我不去。”闻辰易摇了摇头,并不想平白无故多一桩公事。

龚凡拿出手机,找出一张请柬给他看:“不是摆酒桌,你看,顾氏集团的二公子搞了个派对,很多名流会去,要不去开开眼?”

闻辰易小声说没什么稀奇的。

“嗯,是没什么稀奇的。”龚凡慢慢收起手机,不动声色,“你导师也会去。”

码字的闻辰易回头震惊:“你说什么??”

“去吗?”龚凡微笑。

“去!”

要说闻辰易的导师周逢昌,既是他的恩师,他的偶像,也是他的贵人。周逢昌是作为刑法界的泰斗,已经年过六旬,学富五车却为人谦逊温和,仰慕者颇多,闻辰易也不例外。

其实周逢昌可以算是闻辰易半个父亲,他早早地发现闻辰易与众不同的脾性,虽然不知道他的故事,却对闻辰易展现出有些偏心的慈爱关怀,让一只脚已经踏入深渊的闻辰易没有进一步坠落下去。所谓师者传道受业解惑,周逢昌可是把这句话做到了极致。

闻辰易是他带过的最后一批学生,之后很少听到他的消息,有传闻说周教授去了一个法学资源匮乏的大山学校继续散发他的光和热,也有传闻说周教授解甲归田回故乡享天伦之乐了。

毕业后闻辰易联系过他几次,却因为永无止境的繁忙和仍旧无法走出的抑郁慢慢减少了交流,至于最后拿起电话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怎么会来……”闻辰易从回忆里挣脱出来,还无法相信周老师的突然出现。

“谁知道呢。”龚凡把纸杯捏扁瞄准垃圾桶远远投去,命中。

第52章

会所安排在顾氏集团名下的酒楼,灯火辉煌。

闻辰易还是不习惯这样的环境,穿梭在密集的人群,感觉呼吸都受到了阻碍。

他和龚凡从侍从盘子里拿了杯香槟,就打算找地方坐下,但龚凡自然不能随他的意,抱着做正事的由头拉着闻辰易到处认识人,他举杯子的手都酸了,龚凡的步伐还没有停下。

假笑着收好名片,转身又撞见一个人,闻辰易心里一阵累。

“抱歉。”闻辰易向后撤步。

“嗨,巧了。”

声音从高处传来,颇为熟稔,闻辰易抬头认出那人是顾由之。

“怎么,你们认识?”龚凡跟顾由之握手,看来也是相识。

“认识。”顾由之盯着闻辰易笑了笑,“这就是你带来的外援?”

“对啊,我们所我以外最厉害的律师。”龚凡夸人不忘带上自己,拍拍闻辰易的肩膀,“绝对能帮到你。”

“里面聊。”顾由之愉快地说请。

顾由之带二人来到楼上包间,闻辰易才意识到顾由之就是顾氏集团的公子,这场宴会的举办人。打开门看见里面已经坐了好些人,个个衣着精致,大概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比较意外的是,闻辰易看见了梁初,这位眼波里随时带着风情的男人正一言不发地翘脚坐在正中间的位置,嘴角微微透着笑,面对杯盏之间搭讪的攻势却躲避得十分得当。

梁初也很快注意到了闻辰易,可他好像并不惊讶,举杯对他说:“来啦。”

闻辰易朝他点头,刚想聊聊,顾由之倒径自走了过去,施施然坐在梁初身边,整个人轻轻靠过去呢哝软语,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有一腿。

闻辰易暗笑,这算是和好了吧,不便打扰,就和龚凡坐在了靠边的位置上。

看客人都到场,顾由之方开始说明来意:“今天请诸位过来,主要不是为我自己的事情,我的亲妹妹顾由筠,最近遇到点麻烦事。”

“由筠性格比较乖张,最近跑去签了个经纪公司,结果闹了起来。”

在场来了好些律师,都是顾由之替妹妹请的冤大头,一个律师闻辰易见过几次,印象不怎样——是个黑心律师什么案子都接,指不定哪天就把自己搞进去了——为了钱丢了命,不值当。

这位黑心的王律师说:“害,一个经纪合同,顾总这么大费周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