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1/2)

于黎明中 山犬 2266万 2021-12-17

“还没,不过你放心,我们家胡女士还是很开明的,我会慢慢让她接受。”

“嗯。”

“害怕了?”陈既明声音有笑意。

“没有。”闻辰易盯着某处摇了摇头。

陈既明的声音总是积蓄着力量,他想了想,天马行空转换话题:“辰易,我们明天去约会吧。”

“明天不用上班吗?”

“没事儿,晚上总行吧。”

“我晚上要准备材料,第二天开庭。”

“哦。”

“后天呢?”

“要出差。”

“啊……”陈既明突然对爱情的面包充满哀怨。

闻辰易笑了,感觉到陈既明的委屈,柔声说:“周末吧,我周五晚上出差回来,周末能歇两天。”

“周五。”陈既明灵敏地抓住时间,“飞机还是火车,我来接你。”

他的声音很倔强,所以才常常认准一件事不放手,闻辰易心里很暖,只得答应他说“好。”

“晚安,睡了。”闻辰易揉眼睛有点困了。

“好,晚安,你睡吧,我来挂。”

“嗯。”闻辰易很快进入梦乡,他很久没有这么快地入睡,像躺入柔软棉花,周围是一片光亮的白日,不再漆黑的梦境。

陈既明直到那边的呼吸绵长才挂掉电话,躺在床上描摹闻辰易的样子,特别是姣好的唇形,柔软的味道,今天让他有些失控……思绪越飘越远,放空好久才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陈既明拉上凉被闭上眼,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声流氓。

---------------------------

outside七夕番外

七夕在工作日,闻辰易对这些日子向来没什么想法,何况手里的活已经堆积成山,所以在陈既明到来的时候大大地睁着眼睛表示疑惑。律所的同事已经习惯这位警官先生时不时的到来,陈既明有时会顺道买一些小食慰问长期久坐的同事,加上工作原因律师巴不得笼络一位警察朋友,也就对陈既明格外客气。

杨文茵喜滋滋地捧着陈既明给的冰玛奇朵,仰头伸展感觉夏日的灼热消散大半,熟络道:“陈警官今天不去约会吗,七夕节呢。”

陈既明笑笑:“我这不是来找闻律师了吗。”

杨文茵八卦:“我怎么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难不成嘿嘿嘿……”

陈既明不置可否地夸张点头,老神在在的样子看不出真假,搂上闻辰易:“辰易,七夕快乐。”

闻辰易已然忘记这个节日,看陈既明今天一身挺正式的,从运动装改头换面成了休闲西装,一脸谋划已久的表情总觉得要闹什么幺蛾子,连连摆手道:“忙着呢,你太闲了很扎眼。”

陈既明抖抖西装,蹂躏他的脑袋:“怎么一点都不惊喜,没情趣。”

最没有资格说别人没情趣的陈既明本人看闻辰易实在很忙,只好缩在他旁边的硬板凳上等着,目不转睛看着闻辰易只等他下班,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动不动,活像个望夫石。对面依旧单身的龚凡看见这一幕,将耳机音量调大了些,专注写诉状,手机封面赫然显示着正在播放歌曲《百年孤寂》。

旁边一直等着个人做什么事都不会全神贯注,闻辰易理了会儿诉讼思路却发现一团浆糊,斜眼瞪陈既明对方还给他一个完美的微笑。闻辰易回头又看了会儿材料,干脆把笔一扔,脱下空调房里畏寒的外套,踢着陈既明说:“走吧走吧,出门。”

时下不过四点,杨文茵见闻辰易就要走了,问道:“闻律师这么早就走啦,真过七夕啊?”心想闻律师什么时候找的对象她怎么不知道,这下律所又要少一个陪伴她的单身汪了可气。

“对啊。”陈既明替闻辰易回答,揽着人肩膀往外走,留给众人一个意味不明的背影。

其实陈既明敢这么说是有原因的,之前他问过闻辰易会不会在律所出柜,闻辰易说无所谓,反正律师这个职业没有那么多办公室勾心斗角和碎碎念,大部分时间是独立或者小团队办案,都是熟人,也没什么好怕的。陈既明心里还是有所估量,不敢明目张胆在律所给闻辰易添麻烦,但口头的便宜却是不占白不占。

上了车,闻辰易见陈既明很高兴,问:“你今天怎么穿这样?”

“这样?”陈既明看了看自己,“不好看吗?”

闻辰易挑眉,好看是好看的,陈既明一直都是蜂腰宽肩,流线的身形非常适合穿有棱角的衣服,只是今天一看就是有猫腻,闻辰易不拆穿他,笑着把安全带系上。

陈既明却是不满足,凑近他的耳朵道:“不好看?”

闻辰易的耳廓肉眼可见地泛红,这么敏感的地方隐隐有气流划过,他微微往旁边躲了一下:“流氓。”

陈既明逗猫成功很开心,快速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踩油门而去。

能在这个点过七夕的上班族并不多,二人到达的是市中心最高的大厦,顶楼有整座城市最高的观景台和西餐厅。电梯上升很快,玻璃窗外的景色忽地拔高,变成酣畅淋漓的落日长河。陈既明早早地预约好了,在晚市刚开始的时候坐到了最佳的位置。

闻辰易从坐电梯起便没有出声,日常损陈既明的话收了起来,疲劳的眼尾有上扬的弧度。他静静地跟着走,陈既明是个极其不懂浪漫的人,可以说是用情专一的老古董,常常让他讪笑又没有办法,今天这样的阵仗虽然算不上特别惊喜,但能感觉到是陈既明思量且询问很久的结果。

侍者拿来菜单,陈既明交给闻辰易,闻辰易点了些前餐和两份牛排,告诉侍者两份都是七分熟,正要合上菜单,陈既明说:“再来一瓶红酒。”

闻辰易笑着说:“你还要开车。”

“没事,有代驾。”

等餐都齐了,闻辰易才问:“今天陈先生表现很好啊。”

陈既明把切好的牛排跟闻辰易换了一下,抿了下嘴笑着说:“一般吧。”

闻辰易跟着眼角弯弯,认识陈既明以来,他笑的频率真是呈指数倍增长。闻辰易指指桌前的西餐,挑眼看陈既明,意思是前菜有了,还有什么一并拿出来吧。

陈既明似乎在等待,两人像平常在家一样吃着饭,偶尔夸奖几句菜的味道,直到节日专场的钢琴声响起,悠扬的大提琴声徐徐铺开,落定场上最佳的氛围。

是致爱丽丝,古典熟悉的曲子,这样的节日的标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