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1/2)

于黎明中 山犬 2138万 2021-12-17

梁初拍拍手:“我怎么知道。”

“带坏好公民,我得去看看。”

梁初假装认可点头,站在后面双手揣兜看热闹。

----------------------

第39章

陈既明走向前,二人正交谈甚欢,闻辰易微微歪着头嘴角勾着笑意,眼眸在灯光下透着湿润的神采,似认真似疏离。陈既明很少见他这样,光线的缘故,让闻辰易整个人裹挟着一种奇怪的吸引力,就像在夜里示威呐喊的慌乱街头,突然看见了流光溢彩的铁塔顶端,不沾喧嚣却与喧嚣齐肩。

陈既明大剌剌走到闻辰易身边坐下,眉宇阴沉双手交叉放在桌面。

闻辰易看到他猛地往后一缩,嘴唇开合几次才说:“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陈既明沉声说道,胸腔中积攒了一股闷气,干脆夺过他的酒喝了,酒精滑过五脏六腑还舒坦些。

闻辰易皱着眉头,“这里是gay吧。”

陈既明挑了一下眉。

“你不是。”他说完有些忧伤,暗自抵了抵后槽牙,假装云淡风轻,“快回去。”

陈既明看着他没有说话,思忖半晌,又倒了杯酒喝。他的喉结上下起伏,面部骨骼的轮廓在昏暗斑斓的灯光下岿然不动,外放的力量都收了进去,如同沉默的山岩。

闻辰易没有挪开眼,背景音乐突然变得刺耳起来,他的喉咙里有咸苦的味道,然后上升到鼻腔,最后懦弱地移开眼。

又一阵沉默。

旁边的顾由之感觉两人之间有萦萦绕绕,被煞了风景好不难受,敲了敲杯子,问闻辰易要不要去别处。

陈既明这才发现对面的人还没有走,“别处”,意指哪里不言而喻,他的眉峰深深皱起,今夜的闻辰易和他认识的很不一样,闻辰易身外包裹了很多陌生的东西,他不喜欢的东西。陈既明忙阻止道:“他有约了,不去。”

“是吗,我看着不像,他都说你不是gay。”顾由之说着话目光却没有看向他,“走吧?”

陈既明死盯着闻辰易,不让他有别的动作,后者却躲开他的目光。闻辰易左右摇摆不定,莫名来气,他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束手束脚了,不知道气陈既明还是气自己,索性更加固执,起身就要走。

“闻辰易。”陈既明连名带姓地叫他。

“不用你管。”闻辰易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他总是很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

站起身后,居高临下的角度看上去遥远而寒冷,陈既明牙关紧闭,心脏剧烈地敲击胸膛。顾由之接过闻辰易的西装外套,笑着就要往外走。

一步。两步。

陈既明捏紧拳头起身。

正要拦住他们,梁初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这人不知道在后面看了多久的热闹,声音还带着轻佻:“哟,又约一个,年轻人就是精力旺盛。”

顾由之突然顿在原地。

梁初悠哉游哉地走到他面前,笑容像是浮光掠影,那缕微卷的发梢仍旧不服帖地搭在眼睛前方,眼神却不见情绪:“走啊,愣着干嘛。”

顾由之扶着闻辰易肩膀的手下意识往回缩了缩:“……梁初。”

“不走了?”梁初没有承认认识他,径自往外走,“那我先走了。”

顾由之迟钝两秒,跟闻辰易说了声抱歉就追上去。

被撂了鸽子这桌又恢复寂静。闻辰易没什么反应,也不朝陈既明那里看一眼,起身换到酒吧另外的角落继续喝酒,陈既明不明状况,也自然跟上去。

闻辰易又点了酒喝着,胃有些难受,也没有停下。

“回去吧,这里太乱了。”陈既明说。

“乱?”闻辰易左右望望,轻轻笑道,“没觉得,我喜欢这里。”

昏暗与混乱是绝佳的避难所,无数人的创伤需要更深的泥潭才能得到藏匿。

陈既明不敢苟同,仍叫他回去。

“凭什么。”闻辰易抬头看他,目光探寻到更深的地方。

“凭……至少我们是朋……”

“你不是。”闻辰易打断,突然极端起来说,“我这里只有全和否,你,不是。”

陈既明听了心疼,叹息一声:“辰易,别闹。”

下意识的亲昵,再一次让闻辰易神经里的弦紧绷起来。

杯中酒倒映光怪陆离的景象,他来回晃荡着,嗤笑一声,突然希望自己变成一个小屁孩,有什么东西只要会哭会闹就能得到,然而现实是,这副躯壳装着一个远超他年龄的灵魂,看起来满不在乎,稍微受到伤害,就疼痛不已。

“你走吧。”闻辰易说。

“你在这里我不放心。”

“都是成年人,没什么不放心的,走吧。”他再次下了逐客令。

陈既明观察四周,鱼龙混杂的,歌舞升平一个个看不清全貌,站起来要带他走。

闻辰易自然是拒绝的,摆掉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