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1/2)

于黎明中 山犬 2105万 2021-12-17

龚凡眉峰一挑不置可否,三人相继入座陷入微妙的静默。

刺身盆和寿喜锅摆上桌,小隔间的色彩一下子丰富起来,酒精灯酝酿着沸汤里的肥牛,北极贝和大虾几相对视,红红火火的热闹尴尬。

闻辰易不知缘由也不自在,率先打破沉默:“你们都认识,我也不介绍了,快开吃吧。”

龚凡不以为然:“陈警官什么时候跟咱们闻律这么熟了?”

陈既明夹起一片肥牛蘸上芥末:“接触得多,一来一往不就熟了。”陈既明没提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顺手”夹了一片最远处的三文鱼放进闻辰易的食盘。龚凡盯着那片三文鱼,直到它吃进闻辰易的肚子里。

龚凡板着脸给闻辰易夹了一点食物,换来闻辰易“你干嘛”的眼神,内心窝火,感觉被抢占了领地。龚凡想了想,问:“你法援的案子怎么样了?”

“还在起步阶段,当事人没醒。”闻辰易的面色看不出一点异样。

“哦,那可麻烦了,一直拖着也不是个事,我之前有个案子官司打着打着当事人失踪了,案子悬在那里我都找不到人要律师费。”龚凡瞄了一眼陈既明,继而说,“对了,张局的案子有个点想找你商量。”

闻辰易喝了口汤感到满足:“说。”

“关于张总合同诈骗的事情,有一笔数额来源不明,证明上有难度,我在想能不能从法理上把这笔钱跳过去,这是辩护词,你来参谋一下。”有模有样的,龚凡从公文包里抽出一叠案卷,抽出辩护词给闻辰易。

闻辰易一边看一边说:“还有你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你解决不了那我估计也不行。”

“你先看看。”龚凡靠近他坐着,两人低头看案子,发丝快要交接在一起,偏偏还营造出一种外行勿入的氛围,陈既明被芥末冲着鼻子,“嘶”的一声,感觉吃得非常没有意思。他不知道哪里不对,只是觉得浑身长着逆鳞,叛逆的劲头就要冲出,大口吃了一个寿司,放下筷子环臂靠着椅背。

同一个专业,同一份工作,同样的交流方式,同样的气场。多般配啊,他们为什么不在一起。

或者他们已经在一起?

陈既明感觉这饭是吃不下去了。

---------------

第31章下

餍足半晌。

“陈既明?”闻辰易叫醒对着空气发呆的陈某人,陈既明带着游魂飘回身体凝神,“嗯?”

“吃得差不多了,走了。”

三人走出日料店,天冷下来,陈既明的情绪还是不高,说不上哪里不对,总觉得自己呆在这里就很别扭。陈既明觉得自己该走了,手插在兜里左右望望想找出租车。

走到停车场附近,闻辰易停下对龚凡说:“我坐地铁来的,你先回去吧。”

“送你。”龚凡笑笑绅士地抬手往里请。

“不用了,地铁站就在前面,比开车还快些。”闻辰易喊住正要招车的陈既明,“你等会儿,有话跟你说。”

龚凡半空中的手僵了僵,捉摸不透闻辰易的意思,之前天天说见着陈既明绕道走,今天怎么把人带过来吃饭还留下了。他把手放下,收住笑容拍拍闻辰易的肩膀,假装无意:“那我先走了,注意安全,到了发微信。”

闻辰易抬了抬眉,不知道有什么安全需要注意的,现在天还是灰蓝色,敷衍地说好。

陈既明被晾在一边,左右无聊,笔直的肩背松弛了些,等龚凡走后才问:“怎么了?”

闻辰易道:“很无聊?”

陈既明斟酌词句干笑:“你们聊得太专业了,我虽然是公安的也听不懂,经侦的手段不归我们管。”事实是这些专业的冗长对话像一道屏障,凭空高高耸起,仿佛只见其人不闻其声,站在交流的天障两端。

“我可是事先提醒过的,这种饭局有什么好凑热闹的。”闻辰易损他一句,然后找了个台阶坐下不在乎脏不脏,见陈既明还站在那里发愣,突然软下性子,“行了过来,下次带你去吃别的。”

柔和地,伴着天空晕暗灯火好像更亮了些,亮得人心里暖呼呼的,陈既明走向他学他的模样坐下,终于舒畅,“吃什么?”

“下次再说。”

“哦,”陈既明瞧见他拿出电脑,“那现在干什么?”

“给周医生发封邮件,约个时间。”闻辰易打开邮箱。

陈既明顿了顿,“好,时间看你,除了紧急情况我都可以调。”

这是第一次闻辰易写邮件的时候旁边有别人,从前他封闭得在家都得沐浴焚香才能面对自己,如今心墙漏了道口子,光便像瀑布倾泻出来。闻辰易这个人,看起来什么都敢,什么苦难和困难都可以承受,可他就像裹着盔甲迎向烈日,迈出的每一步都以灼伤自己为前提,盔甲内的世界狭窄低落,他的灵魂孤独而胆小。

陈既明挨着他的肩,凑近鼻息间看邮件上的内容,感官像绒毛一样酥酥绒绒,那些讳莫如深的文字,一行一行地出现在光亮处,最后停留在“祝好”。写完之后闻辰易舒了口气,眉目也舒展很多,他跟陈既明说“等回复吧,到时候跟你说。”

陈既明看见邮件上方有过往很多封往来记录,括号里已经超过百封,看来闻辰易的病已经有很长时间,招人难受得很,他摸了摸口袋想抽支烟,突然想到闻辰易说医生不让他抽烟是因为这个事情,手指在烟盒上捏了捏,最后放开摸出了喉糖。

他给闻辰易递了一颗,薄荷的强烈香味** 味蕾,糖分快速充满口腔,只剩下清凉的甜。看着手中的糖盒,想到什么,陈既明突然说:“白天那个案子,你可以别跟了吗?”

闻辰易摇了摇头,“那孩子才十五岁,没钱没其他亲属,如果换律师,不知道别人会怎么对这个免费的案子。”

“转给你们律所的朋友?”

“算了,所里很忙,就连龚凡最近也在加班,加的一部分还是我推给他的案子。”

陈既明皱了皱眉,想到闻辰易下午的反应,觉得实在不行,最后说:“那……下次你去见他的时候我跟你一起。我不太放心。”

闻辰易看了他一眼,发梢挡住眼尾的弧度,随意地说好。

“走了,回去了。”

夜晚终于降临,两人走上街道,霓虹让他们的轮廓变得格外温暖。陈既明帮他理了理外套上的褶皱,并肩而行,月亮浮出云层很高很亮,也许人有了温度,就有了光,就再也不会融于黑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