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1/2)

于黎明中 山犬 1872万 2021-12-17

“不放。”陈既明挑眉。

宽厚有力的臂膀箍得闻辰易肩膀发疼:“每次都这样,力气大了不起啊。”

“了不起,走,哥带你逛庙会。”

“你就比我大两岁,真好意思。”闻辰易对天翻白眼,后悔今天为什么出来,“放开我,我又不是犯人,自己会走。”

陈既明直到把他拐上出租车才放开他,跟司机说去庙会,然后自然而然在车上跟他侃起今年庙会的新创意,换来对方写着别理我的后脑勺。

这人有病,得治,闻辰易再一次确定。到了目的地,陈既明的手再度搭上他的肩膀时,闻辰易都懒得理他了。

庙会。

即使到了初五,庙会依然是人流的聚集地,一进场就是张灯结彩的灯谜阵,大红灯笼上还画着些看不懂的人鬼蛇神。小孩在大人肩膀上嬉闹,美食街的香味传到四面八方,远处的湖泊上飘着几个巨大的卡通模型,说是晚上灯会待点亮的材料。

陈既明不知从哪儿拿来一张灯谜卡,上面标着所有谜题的序号,只需填入答案后待工作人员审核。

“辰易,”陈既明指着一个角落的灯笼兴致勃勃,“黄昏——打一地名。”

闻辰易眼都不抬:“洛阳。”

“三十而立——打一字。”

“莘。”

“夜半闯敌营——打一词牌名。”

“破阵子。”

“厉害了,那这个呢?”陈既明抓住最顶上的灯笼念道,“日日月月有变化——打一化妆品。”

闻辰易皱眉:“我不用化妆品。”

“嘿,终于有你不知道的了。”陈既明笑着把刚刚他说的答案填上交到兑换点,人挤人的寻找半天似乎也不满意,最后无奈拿上一个兑换。

“给你。”陈既明把挑了半天的东西递到他手里,是一个做工粗糙的钥匙扣,“本来想找闻字,结果找了半天只有辰字,将就拿着吧。”

闻辰易看着手里充满少女情怀的东西,虽然瑕疵明显却看得出是手工木刻的,活动商还算诚意,但总之把这个小玩意拿在手上感觉有些别捏。

太不经意间收到的礼物,闻辰易垂眼犹豫片刻,却不知为何没有拒绝。

陈既明笑呵呵的:“新年得的东西是福气,你可要收好了。”

闻辰易站在喧嚣人潮中抬头望他,感觉此刻安安静静。

-----------------------

第26章

行走在热闹的庙会里,时间好像走得没那么艰难了。闻辰易走马观花地看着,没多开心,也没多无聊。

一路上都在听陈既明絮叨着晚上灯会的流程,闻辰易终于反应过来,顿住脚步说:“陈既明,你之前该不会已经来过一回庙会了吧。”

陈既明咳了一声:“初一晚上来过,我家里人多,都吵吵着要找年味就来了。”

“那你还拉我来做什么?”

“我平时没多少休假,出去玩的少,时间长了就不知道去哪儿,上次去黄山也是跟着同事的安排走。”陈既明尴尬中无奈刨家底,“我看你大过年太闷了,就想带你去热闹一下,但脑子里没点子,只好就近了。”

“你……不需要用可怜的表情看着我。”

陈既明干笑一声,顺着搭着的手臂揉揉他的脑袋,“我只是想让你开心点。”

闻辰易有一瞬间的晃神。

再不喜欢与人接触,闻辰易也是有正常感知的,对于源自本能的关心也会感觉到温暖,这种温暖在他贫瘠的内心看来尤为珍贵。可他是个弯的……陈既明真是无知者无畏。

他摇了摇头,把多余的情绪扫出去,陈既明在他眼中,只是一个被发了好人卡的警察而已,是的,仅此而已。

“谢谢,不过你不必这样。”闻辰易将他的手从头上拿下。

在等待灯会开始之前,二人在会场里漫无目的地闲逛,放眼跃过攒动的人群,是飞舞的白鸽和潺潺湖水,迎着阳光水波潋滟,正是一番开阔好景致。

“休景,我们去那边看看。”

一个长相俊俏的男生挽着男人说话,整个人都依扶在他身上,二人之间的关系昭然若揭。闻辰易顺着声音转过头,正好与文休景的目光对上。

文休景自看见闻辰易之后动作就僵硬很多,一只手放在小男生的胳膊上似乎是想将两人分开,但在注意到闻辰易旁边的男人后,停止了动作。

“这位是?”文休景走向前,目光定格在陈既明的胳膊上,那胳膊肆无忌惮地挂在闻辰易肩膀上,闻辰易却似乎无知无觉。

“走吧。”闻辰易拍了拍陈既明,俨然面前是一团空气。

陈既明警觉地看了文休景一眼,不明白这人是谁,却也抬起步子要走。

“等等!”文休景拦住二人去路。

“有什么事吗?”闻辰易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文休景将句子在嘴里咀嚼一会儿,然后构建了自己的脑回路:“小易,你是因为他,才不跟我复合?”

他的声音沉郁,总觉得压抑着什么,扎得人耳朵疼。

局外人陈既明怔住,这是、什么桥段……闻律师和一个男人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