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1/2)

于黎明中 山犬 2316万 2021-12-17

山顶视野空空荡荡,显得人格外渺小,群山中间是深不见底的白雾,空空山谷亘古坐落,充满神秘也自有一份心境。面对这气势磅礴的仙境,没有人敢产生所谓对自然的征服感,但剩眦目的敬畏,以及一种山野天地之间油然而生的豁然。

陈既明笔直伫立,瞭望远方,闻辰易回望。

那是一种肃穆感,锋利身形之中,宽阔的胸膛仿佛自成一片原野,在朝阳里熠熠生辉。

闻辰易说:“警察和律师天生不对付,我们竟然在这里爬山,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陈既明轻轻摇头,嘴角上扬。

闻辰易走到某块石头坐下,感受阳光蒸发掉精神里丧气后包裹一身,迎客松上的冰雪在阳光中变得晶莹透亮,静谧,美妙的静谧。

他在想这是不是一种错觉,这两天舒适的心情,让他来不及思考就已经开始贪恋刻意营造的真实。这样就挺好,就这样。

两人无声静默许久,充分享受过清晨时光,闻辰易再次主动开口:“你昨天不是问我为什么当律师吗,我可以告诉你。”

陈既明做了个请说的手势。

“当今世界有三大巨头,你知道吗?”

陈既明说:“美国人说的,舌头、金钱、原子弹。”

闻辰易靠在石头上,微笑点头娓娓道来:“很早我就知道,三样东西里面,我没有原子弹,也无法赚到非常足够的金钱,所有只有靠唇舌成为强者。能在理性合法的基础上,把人说崩溃,让灰色事件在黑白之间选一条路,这是我的骄傲。”

他的语气淡淡的一改往常,尾音有些慵懒,仿佛飘在半空的云雾,盘旋半天后终于说个尽兴:“所以,不是因为闻久,只是喜欢。”

只是喜欢做律师。

陈既明咀嚼他的话,而后开心笑了。

闻辰易似乎总披着一张混入泥浆的皮囊,总是让人误解的皮囊,可如果你窥向其中,也许会为他的纯粹所打动,他不是人云亦云里的那样,泥潭之中他有一副韧骨。

陈既明想,也许我们不仅要在一生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还需对不同的生命抱以持续的期待,才不会穿梭于人群中,又遇见林林总总的失望。

------------------------

第24章

爬山之后,闻辰易这把老骨头休息了几天才好。还有一个多月就是新年,工作进入忙碌期,律所放假一般很早,为了结案率法官并不想在年关接新案子,闻辰易得在二月之前抓紧把手里的活做完。

律所的环境比较严肃,虽然偶尔也会嘻嘻哈哈,大部分时间大家都是各做各的,没有空闲嘘寒问暖。接近年关实习生大多回去准备考试了,枯燥烦闷的工作也堆积到了专职律师的身上。

案卷一桩一桩了结,文书一堆一堆存档,闻辰易有时忙得脾气上来了,龚凡就无奈成为了他的出气筒,习惯他周身结冰的氛围,对律所流程不顺的嘲讽也自然地逆来顺受。龚凡有时候心想,你能心情不好的时候想起我了,怎么就不愿意接受我呢。然而这种郁闷只能憋在心里,不想再给闻辰易烦心。

闻辰易是一个奇怪的律师,前几年他老是接一些危险的案子,所里其他律师都替他捏一把汗,觉得这人想钱想疯了,但龚凡知道他平时没有什么花销,只是有些不理解。近两年好多了,甚至开始主动接一些法律援助的案子,大家都以为他转性了——所谓法援,就是头顶标着明晃晃两个字:没钱。

闻辰易搞法援比普通案子还认真,也是律所一桩奇闻,也是因此,闻辰易总是案卷加身,年前忙到跳脚。唯一庆幸的是,忙起来就来不及思考自己,那些精神上的烦心事似乎都躲起来藏着,闻辰易最近睡眠竟然好了一点。

连轴转了大半个月,等他回过神,整个城市早都充斥着过年的气息。

新年。

街头巷尾热闹非凡。

这天又接到文休景的电话,说闻辰易过于孤独迟早会需要他,闻辰易挂掉电话挑了下眉,实在不知道是谁给他的自信说出这样的话。敏感又孤注一掷,过去的人和事都过去了,谁也不能阻挡他好不容易挣来的人生。

突发奇想,闻辰易想给自己过个年。

收拾完临时办公需要的东西,闻辰易离开律所开始自己的第一天假期。

超市里,闻辰易本只想买点日用品,被大爷大妈挤得走不动道,这里的气氛红艳艳的,处处充满叫卖和远飘可闻的香气,拉得他也有了几分凑近的兴致。

闻辰易平常不怎么做饭,勉强会的几个菜都是从网上照搬的,意外的还过得去嘴。年饭是怎样的呢?说实话,他已经没有记忆了,上一次吃年饭已经要追溯到十多年前,他母亲走的那年,那时候他还不到十岁,只知道这是一年一度没有家庭纷争的日子。非常简单,因为那天闻久一定和那些混混兄弟们喝得彻夜不归。

年饭于他,从来不是一个团圆的象征。既然如此,一个人也可以吃年饭。

闻辰易去了生鲜区。

一边被大爷大妈挤成肉饼一边举着手机查菜谱,实在是非常难得的场面,倘若熟人见了都会稀奇地拍张照。闻辰易仿佛无知无觉,倔强的眼里只有目标食材,将精简高效的工作作风灵活运用在买菜这件事上,西装衬衣被挤出皱褶,并没有妨碍他以最快的速度获得了想要的东西。

年饭有哪些必要大菜闻辰易全无所谓,凭着自己喜好来,换上宽大的旧衣服,麻起袖子先将牛腩汤煲上。

不得不说闻辰易是十分善学的人,网上的菜谱几相比较,就能做出个大概样子。唯一看不过去的只有刀工,闻辰易无法想象自己仔仔细细切土豆丝的情景,于是聪明地避开绝大多数需要刀工的菜,能切块绝不切丝。

等到做完饭已经八点了,厨房一堆餐具收拾干净以后,闻辰易才将菜出锅全部端上桌。打开电视放一部喜剧电影,开一瓶红酒,稍稍满意地环视许久自己的劳动成果,然后悠哉地吃了起来。

五菜一汤,一个人绝对吃不完的分量,闻辰易还是做了这么多。

窗明几净,皎月如梭。浓浓的饭菜香味充斥空荡的客厅,好像突然有了些人气,窗外是星星点点的灯火,不知是不是也有人正满意地吃着丰盛的晚餐。

他想,这就是年饭吧。虽然只是一个人,但有声音热闹的屋子,有细细品尝的食物,有空闲的夜晚,还有做完这一切之后的充实感。

新年还需要做什么呢,新年愿望?慰问朋友?

想来有些矫情,闻辰易纠结了很久。最后不知道是被什么感觉说服了,明明没有到除夕,闻辰易打开手机,学习律所杨文茵女士的惯用伎俩,给一些认识的人群发了句新年快乐。

这是他第一次选择主动地在非工作场合与人表达情感,他感觉生疏极了。

突然接到闻辰易的新年祝福,龚凡一时间有些手抖,还想好怎么回闻辰易就接到了另一个人的电话,那人的声音中气十足,带着有些意外的热情。

“新年快乐!你已经放假了吗?”来电人是陈既明。

闻辰易“嗯”了一声。

“真好,我一年就那么零星几天假期,说不定还得紧急出外勤。”陈既明笑着抱怨,“春节打算怎么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