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1/2)

于黎明中 山犬 2137万 2021-12-17

陈既明仔细观察他的状态,闻辰易脸上没有泪痕,这个人就像披着坚不可摧的铠甲,甚至眼眶也没有红,只有眼底的纹路可以看出人不太精神,眼睛里透着红血丝,疲惫至极。

他想多关心几句,却说不出口。

难以想象他是怎么从少年成长到如今,不知道他把悲伤藏进了哪里,只是看着他的眼睛,那是阅览过太多失望的眼睛,每一下扇动睫羽,都像吞没一片悲伤的天地。

陈既明第一次那么想陪伴一个人的过去。想陪他走过那些丑陋的日子,带着他逃离。

但又想想,这是多么强大的人呐,他的后背永远长着一根倒刺,像战士一样随时准备割裂所有莫须有的同情。

陈既明尽力将表情放平和,把无限心疼压抑下去。

之后,他将闻辰易额前的发丝捋齐整:“走吧,我们去吃东西。”

他们前往一家陈既明常去的火锅店,一路上闻辰易都安安静静的,陈既明时不时从后视镜望着后座,担心他的情绪。路程不短,闻辰易有些累,侧躺下来蜷在后座眯了一会儿觉,陈既明将车速慢了下来。

到达目的地时天已经黑了,陈既明事先给老板打了招呼,很快就预留了桌位。在停车场停好车,他下车拉开后车门,轻轻拍了拍还在熟睡的闻辰易。

闻辰易的眼底有些乌青,看起来像时常睡不好留下的痕迹,此刻好不容易进入睡眠没那么容易叫醒。陈既明想再次落下去的手顿了顿,小心翼翼关上车门,靠在车前盖上抽烟去了。

闻辰易是在烟味中醒来的,不同于家中整洁的环境,睡梦中的烟味令他不适地皱了皱眉头。他坐起身反应了几秒自己身处何处,才整理好衣服下车。

“怎么没叫醒我?”他走向陈既明。

“看你睡得挺沉的,就让你多睡会儿。”陈既明见他起来了,将烟头掐灭。

“烟味那么大,熏都熏醒了。”

“噢,忘记关前车窗了。”陈既明抱歉笑笑,摁下车锁。

闻辰易捂了捂惺忪的双眼:“每次见你都在抽烟,怎么,烟瘾很大?”

陈既明带着他往火锅店方向边走边说:“算是,以前是工作时间变化大,夜里抽根烟可以提提神,后来抽多了就习惯要在嘴里含着什么了。”

闻辰易找了找,从包里摸出盒喉糖递给他:“我以前也有这毛病,后来医生不让抽了,吃这个会好点。”

“谢了,我试试。”陈既明接过喉糖,放了一粒在嘴里,“对了你刚才说医生……是怎么,身体不好?”

“……”

“看你现在没啥大毛病,医生说病好了也不能抽烟了?”

“嗯,算是。”可是病好不了,闻辰易心想。

二人并肩走进火锅店,冬日室内室外温差极大,火锅店装修亲切红红火火的,热气蒸腾着人也红润起来。

老板是陈既明的熟人,两人寒暄了一会儿,陈既明驾轻熟路地拿来菜单问闻辰易:“吃得惯辣吗?”

“还行。”闻辰易说。

陈既明看他不像很能吃辣的样子,勉强说:“要不……鸳鸯锅?”

“哎,红锅红锅。”闻辰易拿他没辙,“你知道你刚一说鸳鸯锅脸都皱起来了吗。”

“嘿我老家重庆的,鸳鸯锅这东西还真不太习惯。”

“那今天就满足你好好吃一顿辣吧。”闻辰易接过菜单,拿笔给他勾了标注五个椒的油碟和干碟,又给自己勾了个微辣的碟。

陈既明看着他的小动作,只觉有趣:“你对我‘太好’了。”

闻辰易不答只笑。

陈既明见他笑了,心里的担忧放下不少:“这家店的牛肉挺好,老板亲自调的料。”

“你跟老板很熟?”

“大学同学啊。”

“你不是警校的吗,老板这行转得有点远啊。”闻辰易从菜单里抬起头。

“他以前受过处分,进不了好单位了。那时候还很郁闷,不过现在看来也好,火锅店生意不错,他自己当老板比我们每天不定时出外勤轻松多了。”

“不会遗憾?听说你们警察大都有职业情结什么的。”闻辰易随口说。

“遗憾肯定是有,但他现在活得挺滋润,也不错,每个月都要攒局打麻将呢。”陈既明想到什么,顿了顿说,“辰易,你看,都过去了。”

闻辰易笑笑,摇着茶杯,并没有说什么。

滚烫的锅底端了上来,红油辣子翻腾着浓郁的香气,热气腾空,两人不紧不慢地烫菜喝酒,偶尔闲聊几句,气氛融洽。

“哦对了,上次你跟我说的那个事。”陈既明主动挑起话题,“我想过了,你肯定隐瞒了我一部分事情,但我想你说出来的话至少不是在骗我。”

陈既明向他举杯,似乎是第一次明着化干戈为玉帛,“我想算了,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吧,不说也没什么。”

闻辰易侧着头面对这场意外和解,心里说不上什么感受。从一度厌烦提这事到现在平静说开,其实也没有过多久,强悍的外壳却在被逐步击退。

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呐,闻辰易想。

“当然,如果发现什么不对劲的我还是会查下去的。”陈既明径自闷了那口酒补充道。

闻辰易轻笑,觉得这人坦诚得像个呆傻的不倒翁。

他摇摇头,抬杯向他喝光的酒杯轻轻碰了一下,微笑着将酒喝下。

没有什么不愉快是一顿火锅不能解决的,在熟悉的环境里,熟悉的味道里,一整个白天的荒唐事像随着这种熟悉飘到上空,躺进不知名的角落。

人都在雾气之中,至少有一刻闻辰易希望,就这样吧,不要回到空荡荡的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