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1/2)

于黎明中 山犬 2108万 2021-12-17

过了几秒,闻辰易也没吭声,陈既明感觉到他心情不好,很快截住了话:“算了,在这儿歇会儿,领导刚去开大会,短时间也没人经过。”

“嗯,谢谢。”

陈既明倒了杯水给他,顺便坐在一旁鼓捣一只看起来很老旧的手机。闻辰易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他看了会儿陈既明,又转头看向窗外。天空不太明亮,云层很淡,放眼望去高楼灰蒙蒙的,远处天幕还有些低低的的昏影,不知哪里将迎来一场冬雨。

真不是个好日子。

闻辰易揉了揉鼻梁,希望今天可以早点过去。又是文休景,又是闻久,平日没什么,连绵噩梦的夜晚已经快要把他的神经绷裂。

“马上要元旦了,准备去哪儿玩?”陈既明一边弄手机一边问。

“没有。”闻辰易同他一起盯着那个手机,远远的,静静的,“没有什么好玩的。”

“黄山下雪了,据说景色很漂亮,好多同事还商量着要去看日出。”

“挺好的。”

“有兴趣吗?一起。”

闻辰易愣了下神,反应了几秒对方在说什么,那好像是一个邀请,他并不觉得他们的关系好到怎样,顶多一个萍水的熟人而已。但陈既明今天确实开阔了不少,也不知道他在沈然的墓前说了些什么,整个人有一些久沐风雨后的豁然。

“不了。”闻辰易打量一番,不胜疲惫还是拒绝。

“那你元旦干什么?”

“在家睡觉。”

“大新年的睡什么……”

“你那个手机,把卡重装一下可能会好。”陈既明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显然对方不想继续跟他聊这个话题。

昨晚失眠了一整夜,闻辰易今天穿得精致,西装革履,可他的双颊略微凹下去,眼下也有了沉重的阴影,明明在跟人说话,却感觉像隔着一层纱。应付过了文休景,想到些什么,他觉得稍微聊一聊就倦了,转过头继续看着窗外,感觉耳边有隐隐的杂音,徘徊不绝。

陈既明见他不说话了,觉得他今天有些奇怪。他站起身走到他旁边,仔细观察才发现,才不过几天,闻辰易身上好像有什么不一样。

不,不是一样,而是更重了。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明明身处在一个暖气十足的房间,他的身上却透着凉。

“你怎么了?”陈既明低声问他。

闻辰易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他,睫毛颤了一下,没有回头。

陈既明不知道突然间怎么回事,只有问:“现在一点了,你中午吃饭了吗?”

“你躲的人应该走了,要不我跟你一起出去,这里是警局没人敢闹事。”

手机的日历提示音又叮地响起,提示他还有两个小时。

闻辰易一秒都不愿意多看似的,摁灭手机屏幕,长呼了一口气。

什么要躲的人……

文休景的到来太突然,但这已经是一个过去很久的人了,闻辰易其实并不太在意。但是偏偏是今天。

偏偏是今天,那缸水就像早有预谋,暗自涌动着什么,像过去一样,等着在这一天将他卷走。他不肯回到昨日,他想要证明些什么。

外面有太多不确定的东西,于是他躲了上来,身体潜意识寻求一个安全的地方。

虽然律师看起来八面玲珑的,但其实闻辰易交际极少,以彤算是个例外,但她毕竟是个女生,刚步入婚姻,闻辰易不愿意去惊扰她的生活。有些事情必须要去面对……他能怎么办呢,时间在等着他把记忆掀开,只能亲身前往。

正是烦闷,闻辰易从回忆中抽身出来,回过头。

不知道你相不相信冥冥中有一种注定,此刻他正撞入一个写满关心的眸子,突然之间,压抑在表皮之下血液之中的烦躁与恐惧,如绵绵冰川,于炙热中消融。

那目光太深沉,充满力量却没有锋刃,闻辰易感觉自己就是那个站在危桥上的人,突然对此人产生了一种奇异的信赖。以至于他在极平静的状态下,将长埋心底的东西脱口而出。

他的声音清冷而微弱:“陈既明,能陪我去趟监狱吗,我的父亲,出狱了。”

陈既明有一瞬间的惊愕。

然后再那人第一次露出的充满哀愁,或者说是哀求的目光里,他将惊愕咽了下去。

想到前几日他陪自己去墓园的过程,陈既明屏住呼吸,冬日里干燥的大手轻轻按在他的头顶,用没有情绪的声音说:“走吧。”

-------------------------

第19章

监狱的外墙总是高高的,冷硬的石块砌起一座坚实的堡垒,隔绝了天日。

离放监还有一个小时,闻辰易靠在长满杂草的外墙上不断打着火机。

“需要烟吗?”陈既明站在他身旁远望一片荒地。

闻辰易摇摇头,喃喃道:“不用,医生不准。”

陈既明没有听清后一句,只以为他早戒了烟,没有瘾了,自顾掏出烟盒点烟。

尼古丁的味道铺满鼻腔,闻辰易嗅着陈既明身上的烟味,虽然感觉喉咙有点痒,但着实凝神了不少。烟雾包围着二人,仿佛他们已经是一对无话不谈的旧识。

“对了,待会儿闻久——也就是我父亲——出来,可能会有些过激的举动,不用拦,你能当没看见吗?”

陈既明奇怪地看着他表示不解。

“闻久,”闻辰易停顿片刻,“是我起诉他的,是我把他弄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