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1/2)

于黎明中 山犬 1693万 2021-12-17

“记得。”陈既明想起来,“我一踹开门躲得最远的就是他了。他怎么了?”

“他才是让沈警官出事的真正原因。”

“怎么讲?”陈既明盯住闻辰易。

“王良,也就是我辩护的那个被告说,黄耗子想巴结他跟他做生意,却一不小心被你们赶上了趟,湖边那次交易黄了,齐克武要找他算账。黄耗子这人人如其名,贼的很,于是他急中生智地就编了个故事给齐克武听。”

闻辰易的声音有些低,飘飘然总觉得不太稳,陈既明凑近了才听清他的话。这人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整个人像游魂一样形容寡淡,但陈既明还是认真地理解了他的意思,想到一开始提的事情,不可思议设想问:“黄耗子跟在齐克武身边,见过沈然,所以他跟齐克武说是沈然搅黄了他的生意?”

闻辰易微微赞赏,不愧是专业人士,顺着他的话继续说:“齐克武让人把沈然绑去问话,交涉失败,就把人杀了。”接着顿了顿,不知道在揣摩什么,陷入短暂的沉默。

“?”

话题就这么戛然而止。

“没了?”

“真就这样?”陈既明又问。

闻辰易垂眸握着咖啡。

陈既明端视了一会儿他的表情,并不看得出什么,长呼一口气,有些懊恼地把他眼里的杯子夺过来磕在桌上:“闻律师,你当我傻吗?”

桌上一声钝响,那人一时间没有反应。

陈既明火气愈盛,闻辰易看起来就像一个纸壳,还每每能表现得气定神闲,说着似是而非的话。

“你……”当陈既明想说什么,垂下眼反观他的行为,竟发现他还维持着那个被夺走杯子的动作,手里空空的迟迟没有放下去。

想到他今天整个人的状态,陈既明以为他冷得僵住了,下意识连忙把自己的热咖啡递到他手里。

闻辰易的手里传来温度,他的手指颤了一下。

陈既明以为他冷。

看着突然塞来的热咖啡,没有喝过的表面还有一层平整的咖啡沫,散发着香气,闻辰易突然说不出话。

他刚刚不是冷着了,是药物作用之下有时候会让他行动迟缓,他的脑子想让手放下,手却可能会迟钝几秒。可陈既明以为他冷。

闻辰易感觉自己的神级末梢被人轻轻拨动一下,轻微的震颤顺着经络扩散开来,有一点点酥麻。意外地,突如其来的善意堵住他的喉咙,回击的话在胸腔里慢慢隐去。

良久,他说:“你觉得沈然是个怎样的人?”

“是个很仗义的兄弟。”陈既明不假思索,“我们一个部队出来的,本就认识,他跟我都进了市局,这么些年关系很好。有两年他出去执行任务了,应该就是边警说的卧底。”

陈既明回想他活着的样子,慢慢道:“他对人很友善,总是笑嘻嘻的,有事情一定帮忙。出外勤也很利索,只是体格不壮每次冲锋陷阵我们都很担心他的安全。可是,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

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那么好的一个人,他还那么年轻。

闻辰易感受到他情绪的变化,有些怅然。他原本打算把知道的全说了,一了百了把最大的恶意扔给世界,却在此刻踌躇。

他的人生早已沾满尘埃,可为什么要去触碰别人。况且这人傻得可怜。

闻辰易揉揉太阳穴憋下自己的悲哀,想了想,用一贯疏离的语气说:“我刚刚说的是真的,虽然我知道很荒诞,但这生命本来就很荒诞,但再没有人可以为沈警官的死负责了,该惩罚的都已经死了,足够了。”

“你在忽悠我。”陈既明反驳。

“你看,我说沈然是齐克武杀的你不信,说是黄耗子陷害的你也不信,你其实根本没想过能从我这里证明真伪,我能说什么。”

“我信你,”陈既明注视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但我想你还是隐瞒了什么。”

闻辰易轻轻笑了一下,不去看他的眼睛,这样的氛围有点熟稔,令他甚至滋生出一丝牵念,他将细枝末节的触动锁起来,不带恶意地说:“你这个刨根问底的性格真的很烦人你知不知道。”

陈既明没有出声,闻辰易起身拨开缱绻云雾:“这就是全部的真相,足够解开你的疑惑了。”

陈既明觉得哪里不对,自己还需要思索查证一番,却一时间想不出辩驳的话。

见闻辰易拿起手机要走了,突然想到什么:“那个,上次短信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

“欠你一个道歉。”

“不用,不关你的事。”

闻辰易独自离开。

---------------------------

第16章

已经是大雪节气,天气越发寒冷起来。在外活动的人们少了,整个小区冷清许多,窗外的树上的叶子掉光了,树干枯哑。

在连鸟儿都不愿早起的清晨,闻辰易家却迎来一位不速之客。

那人似是冒着风雨赶来,精心打理过的头发看上去有些凌乱,没戴围巾的脖颈被冻得通红,唯一厚实的白色羊毛大衣裹挟着一股冷气,一开门便扑面而来。

睡眠很不好的闻辰易在见到来人的下一秒便“砰”地关上了门,然后使劲揉搓了把脸,确定自己不是在梦游。

“小易,开门。”那人语气平和敲门。

开门还是被打开,只是这次闻辰易整理好了情绪。

“小易我好想你。”

伴随一阵凉意,闻辰易陷入一个紧紧的拥抱中,柔软的大衣包裹全身,被熟悉的气息吞没。埋在肩头的脑袋左右蹭蹭,灼热的呼吸全都打在皮肤上,最后将嘴唇覆在锁骨,轻轻撕咬直到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