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1/2)

于黎明中 山犬 2162万 2021-12-17

也许是相处太久太过熟悉,待龚凡反应过来想要去追求这段情感的时候反而无从下手,日常里咄咄逼人的龚律师变得胆怯吞慢,仿佛有些东西一碰就碎。

龚凡眯着眼睛描摹那人的轮廓,淡淡的,融在这片寂静里。

闻辰易躁郁了半天,对着电脑敲敲打打,总算恢复了点精神,从屏幕前抬起头,发现已经人去楼空。唯独龚凡懒洋洋的,在办公间至高无上的位置,眯眼养神。

“去吃饭吗?”闻辰易问。

还在肖想本人的龚凡一时间没回过神来,对他的话参悟了半晌。闻辰易无知无觉,抓起外套走到他跟前。

“走了。”闻辰易拍了拍他的老板椅。

真是。

自己郁闷了一晚上,这人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龚凡坐起身,没有跟他搭话,静悄悄的两人一前一后前往餐厅。

律所有专门的餐厅,做饭水平一般,但每当忙起来的时候这里也是人满为患。大概是过了饭点,炒菜的师傅极为敷衍,恨不得早点打烊下班。闻辰易照常选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安静地吃了起来。

龚凡拿着筷子欲言又止。

“怎么了?”好一会儿后,闻辰易终于察觉龚凡今天不对劲,抬起头来。

龚凡顿了顿:“你没觉得咱们有点尴尬吗?”

“嗯?”

龚凡扶了一下额头:“昨天你不大舒服,之后好些了吗。”想到昨天他突然面色苍白,还是不免担忧。

闻辰易咀嚼的频率慢了些,若无其事:“没事,喝了点酒早上没缓过来,现在好多了。”

“那就好。”龚凡坐着犹豫了几秒,见话题捋过来了,终于下定决心说,“我还是想跟你说清楚,昨天没有说完的……我知道有些仓促。”

闻辰易有些纳闷,其实他早已经忘记了昨天龚凡说的话,那时候悲伤与恐惧淹没了他周围的视听,只记得龚凡好像要跟他说什么郑重的事情,然后就被那个背影生生打断。

“昨天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龚凡屏住呼吸,没了精英风度,反而显出几分弱势:“我说,我们能不能试试。”

闻辰易诧异,从饭菜之中转移注意力抬起头:“你喜欢我?”

瞧见闻辰易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龚凡的脸色不太好看。

“不行吗?”

“咳。”闻辰易收敛住自己的表情,“有点突然。”

龚凡看着他,等待一个答案。

闻辰易说话虽然淡淡的,随意之中也挺直接了当:“还是算了吧,我们不合适,你要玩出门右转酒吧街遍地都是。”

“你那只眼睛看见我是想玩玩?”

难道不是吗?闻辰易眨了眨眼。

“我是认真的,辰易,这句话我早就想说了。”

龚凡注视他的目光和平时一样温热,却又多了几分不一样的陌生情绪,引得闻辰易起了层鸡皮疙瘩。什么情况,并肩走过来的朋友,挑明这层关系之后怎么办?他不相信龚凡没有想过,可龚凡还是毅然决然地说了出来。

闻辰易叹了口气,放下筷子,思索一番后说:“我们不合适,抱歉。”龚凡正欲接话,闻辰易接着说,“不是你的原因,是我。”

“为什么?”

闻辰易说:“你所说的交往是什么呢,我不能想象,我们都是同类人,特别是你,习惯于用逻辑思考问题,我没想到有一天你会跟我提爱这个话题。”

“食色性也,我也是个普通人。”龚凡说。

“我不喜欢爱情,不管是干柴烈火还是静水流深,去掉一层华丽的破纸,最后还得隐忍克制。多了一份牵绊,就多了一份脆弱的可能,我为什么要将自己限于那样的境地。”

龚凡皱眉:“没想到你是这样理性的悲观主义者。”

“我们都是成年人,有独立的权利能力,”闻辰易撇过头望向窗外,他顿了一下继续道,“你知道的,客观来说,我们无法保证和约束未来。”

龚凡以为他曲解了自己的意思,解释道:“辰易,就像你说的我们是一类人,不相信什么虚弱的永恒,只看当下不好吗,当下我很想跟你在一起。”

“可是我贪恋的更多。”闻辰易的话轻飘飘的,就像他的眼神一样深邃飘远,倒映冬日苍白的天空,蕴含着矛盾复杂的哀愁。

“我们不合适。”闻辰易再次说。

态度已经这么明确了,龚凡也不愿再逞强。这么合适的一个人,却终究无法走在一起,他感到挫败与惋惜,至少想保留一点平日的情谊。

闻辰易这个人很奇怪,漂亮的躯壳强悍而矛盾,说他是个极端而现实,又偏偏觉得他的心里好像埋藏着巨大的隐晦,就像沉睡在冰山海底的秘密,只是他不是那个拿钥匙的人。

又有什么办法呢。

落得一场空。

像唠家常一样,在一顿饭菜之间,所有痴迷与幻想,** 与渴望,化作食物的香气,平平静静回归寂静。龚凡眷恋地发了一会儿呆,最后罢了,对他说:“算了,我还是回去歇歇,至少今天下午,我不想待在这里。”

第14章

龚凡的事情闻辰易并没有多在意,毕竟多年友谊的建立,他觉得龚凡只是一时兴起,凭着这人精致的生活方式,即使真以为这是falllove的桥段,也会很快走出来。在闻辰易眼中,龚凡从来不是一个会为情感折腰的人。

小风波过去,最近闻辰易的状态不太好,可能是婚礼的惊吓让他习惯性的警觉,睡眠质量又比以往下了一个台阶。他给周医生发的邮件很快得到了回复,回复内容不过是安抚几句,说是希望他见面详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