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1/2)

于黎明中 山犬 1660万 2021-12-17

谭局吐出一个烟圈,斜他一眼:“你自己想清楚。”

陈既明想了想,确定自己除了那天在梁初办公室以外再也没有跟闻辰易有过工作场合的接触,不可能会把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连省里都惊动了,除非……

陈既明想到几天前在小巷子里救了闻辰易后他惊讶的表情。想到龚凡说的他手底下的人。想到在梁初办公室的那个案子……

og。

陈既明低头一掌拍在脸上:“谭局您等我一下,我一定给您一个交代。”

陈既明不等谭局理会,飞快离开了。

------------------------

第10章

经侦科。

陈既明在科室里重重敲了下桌子,几个受惊的小警员抬起头。

“闻辰易闻律师这几天有没有来过?”

不知何故没有人吱声。

“我问你们闻律师这几天有没有来过!”陈既明正经起来颇有威严,声色俱厉。

最前排的女警员支支吾吾说:“有。”

“来过几次?”陈既明将危险的目光对准他。

女警员可能是新来的,年纪轻轻声音都有点颤抖:“三、四……五次吧。”

陈既明声音愈发寒冷:“究竟是几次?”

“五、五次。”

“一个案子需要来五次才能拿到材料吗?”

女警员不敢说话了,低头假装自己是透明人。

陈既明算是清楚了事情的轮廓,冷喝一声:“等着写检查吧。”

后面一个警员大概不想莫名其妙被处分,小小声坦白从宽:“是梁科长让我们请他‘多来几次’的……”说着说着就闭了嘴,“没有,没有。”

陈既明回过头便看到梁初走了过来,还是一副居家散人的模样,头发略长微卷地搭在眼角,警服松松地披肩,宁是被他穿出了一种微妙的风情。

“口风不行。”他评价道。

陈既明懒得跟他弯弯绕绕:“说吧,怎么回事。”

“我其实也是刚知道,事情闹得这么大,”梁初眉毛细细皱起来,“谭局那边没事吧?”

“只是口头批评。”

“那还好。”梁初的眉目舒展开来,眼角又有了笑意,“别生气,都是误会,我以为你俩是一对呢。”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是一对,该看病赶紧去。”陈既明气道,“所以你就整他,还整得全局都知道了?你是妇联主任吗啥事都管。”

梁初笑笑,打哈哈说:“谁知道那小孩认识省里的小公子呢,纯属意外。”

“去道歉。”

“不去。”

“去。”

“不去。”

“……”

解释开来,两个幼稚的人开始无意义的斗嘴。

梁初很有理地说:“我是帮你呢,虽然帮错了方向,让我这个年纪的人跟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孩道歉,搞笑呢吧。”

“那我把他带到你面前来。”

“陈既明,”梁初皮笑肉不笑,开始赶人,“快给老子滚,收拾你的烂摊子去,爱谁谁道歉,大爷我不伺候。”

“就这么决定了。”陈既明大步离开,走时顺便指了指那几个警员,“记得写检查。”

梁初把门板拍过去,拍了个空:“那是我的人,你使唤个屁。”

陈既明把这次风波处理好之后仔细回想了一下事情为什么会闹成这样,闻辰易甚至把案子转了出去,除了那位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子——虽然气派的个头可不小——似乎还有别的原因。

思来想去,原因可能是,他逼得闻辰易没有办法了。

这个看起来冷若冰霜的律师,平时盛气凌人的,遇见周而复始的烦人事也会像正常人一样躲进壳子里,拒绝外来接触,甚至撂挑子走人。这么看来,其实他也不过是个有感知的正常人,没有到无坚不摧的地步。

想到这里陈既明莫名有点高兴,不知道是为这个人还是为即将结束的这件事,竟然有了一种暴风刚过屋瓴俱在的踏实感。

跟谭局汇报完后,陈既明给闻辰易发了一条短信,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并表示抱歉,几分钟后仍然没有收到回复,他也不焦急,揣好手机继续开始工作。

闻辰易并没有看到短信,因为他这天正在忙以彤结婚的事情,过几天就要办婚礼了,新郎官还在没有回来,考虑到以彤一个人太辛苦,闻辰易几乎承包了所有婚礼公关方面的筹备工作,他对杰森的勒索已经从城景餐厅,去曼谷晒太阳,现在变成了北欧十日游。

在闻辰易看来,准备婚礼可比准备一件案子复杂多了,所有细枝末节的布置都要一一甄别,每一位客人的问候都要一一回信,更不用提婚庆公司给出的n套搞不明白有何用意的婚礼流程建议,杰森的父母在国外,以彤早跟家里断了联系,两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真是忙到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