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1/2)

于黎明中 山犬 1981万 2021-12-17

陈既明稍稍走进仔细观察,不料突然愣住,从人群正中看见半张熟悉的侧脸。

他眉头一皱,接着靠近,终于听见一个清冽的声音:“虽然这是死巷子,但一路上都有摄像头,想打人,先考虑清楚后果。”

在危险面前仍然冷着脸先发制人,果然是闻辰易,陈既明示意朋友别动,本能地悄声快步向前。

“揍个人而起,废话那么多。”一个混混模样的男人痞痞笑道。

“你们是被雇来的,当然不怕进局子,几个钱就保出来了。”

“知道就好。”他轻蔑地拍拍闻辰易的脸,后者不动声色,“想要小命,就别当那官老爷的律师。”

闻辰易知道他是指张局,这领导不知道惹了什么人,对方拿出下三滥的手段对付他。对方不知道案子已经要转给龚凡了,仍缠着闻辰易。

闻辰易拍开他的手,鼻间“呵”地一声嘲笑,冷漠地说:“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们现在的所作所为都可能成为呈堂证供,只会加剧雇主的败诉。”

他的声音在巷子里空空地回荡着:“败诉了,你还拿的到钱吗?”

那男人稍稍一愣,神情停顿片刻,闻辰易见机继续诱导。

“这样,我们换个方法解决,其实我也快卸任了,我可以不用你雇主怕得要命的证据,你也可以交差……”

正说着,突然一阵风刮过。

“啊** !——”

闻辰易还没正式开始动嘴皮子功夫,就听见一声惨叫绝顶。

他抬起头,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不知何时靠近,一手掐住混混的后颈向下,一手将他左臂反箍朝天,脚踩上后背,混混瞬间动弹不得,周围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接着低沉的声音自上而下传来。

“五对一,哪个老师教你这么打架的?”

“操!** 谁啊!管得着吗你!”那混混龇牙咧嘴地骂着。

伴随着手上越来越加重的力道,陈既明沉声说:“我是你大爷。”

“尼玛逼!……啊!别拽——”混混被疼出了眼泪,赶紧讨饶:“放开我,你是大爷行了吧!放手放手……”

“嘴巴不干净。”陈既明拽着他的头发,仿佛这位脱去警服的人才是在场最狠烈的混混。他的嘴里还叼着糖油果子的竹签,带来一种毛骨悚然的反差,用不怒自威的声线对其他人说:“这人我要接着收拾,你们要撤就撤,不撤后面那位警察叔叔可在等着你们。”

几人对眼前的状况还摸不着头脑,但确实看见后面有一位警察call着呼机向他们走来,眼前这人看起来很厉害也不知道是谁,感觉情况不妙,左右推搡着离开了。

“一帮怂货!”被压制的混混朝着逃跑的身影骂道。

“可不跟你一样吗。”陈既明嗤笑。

陈既明将人铐在了电线杆上,小巡警笑骂一声“以权谋私”,转身就回去买刚才没吃着的糖油果子去了,表示自己什么都没看见。

陈既明拍拍自己被弄皱的衣服,转身问闻辰易:“闻律师,你没事吧?”

“没事,谢了。”

虽然闻辰易连感谢都是一副冷漠的表情,陈既明也不在意:“没事就好,律师这个行当也不安全。”

“还好,这是个例,平时不会遇到。”

“这人你想怎么处理?”陈既明指了指混混头子。

“你把他铐在这里是任由我处置?”闻辰易很惊讶,他们之间的关系有这么好?早上才吃了闭门羹的闻律师怀疑地看着他。

“不然呢。”陈既明毫不知情,在混混头子的疯狂挣扎中笑了一声。

闻辰易表情略微古怪:“还真是以权谋私。”

不过效率还是挺高,闻辰易拿出手机对着那人录了段视频,半威胁半逼供地让那人交代了整件事的全过程,用作后期的有利证据。当然,询问过程忽略不计,他只录了那人是怎么说的。

“谢谢。”闻辰易举起手机向陈既明挥了挥。

-----------------------------

第7章

“不客气,你以后可要注意点,别又被人堵了,如果今天我不在你怎么办?遇见一群打手还这么淡定。”

闻辰易似乎并不担心淡定地说:“其实你不在,我也能跟他达成和解。”

他说话的语气太过自然,可能是早午饭没吃的缘故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头发耷拉下来,掩去凌厉的神色,看起来有些孤独的平易近人。

陈既明脑子里冒出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回想这半年来,从来没有看见闻辰易和谁走在一起办案,似乎他什么事情都能自己扛,虽然他有这个本事,虽然律师这个职业就是独来独往,但……

眼前这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个头不高,脸也小小的,相较于自己的体魄,他就像个一捏就碎的骨头架子。整天一副年少老成的模样,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冰山不化似的。

陈既明仔细观察这个人,裹着迷雾看不透的神秘,明明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我很弱”的气场,说起话来却从不吃亏。

嗯,他唯一看得过去的就是他的头发了,细软柔和,比本人看起来有温度。

思及此处,也不知道抽了哪阵风,鬼使神差的,陈既明突然抬手在闻辰易的头发上揉了揉,揉完才回过神自己在干什么。

空气凝固了几秒钟,有点冷。

谁知陈既明向来铁骨铮铮直白得很,感觉尴尬也不加掩饰,非常直截了当地表达自己的感受:“头发真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