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1/2)

她的山,她的海 扶华 1272万 2022-01-02

“好像是柯老师在给她开小灶来着,听说她都把这学期数学学完了,在学高二下学期内容。”

“为什么呀,柯老师也太喜欢她了吧?难道她是准备跳级?”

三班其他人不知道内情,有各种猜测,但池唐魏行行却是清楚的。柯老师给游余开小灶,是想让她参加数学竞赛。

南林一中虽然是市一中,但在全国性的数学竞赛里,从来排不上名次,本身就是个数学竞赛弱省,大型赛事年年陪跑。柯老师是教数学的,据说从前在其他地方当老师的时候培养过专门竞赛的学生,但是来到南林一中之后,就没有再当过竞赛老师了。

数学竞赛和一般高中数学性质并不太一样,有太多专门朝着竞赛努力的学生从小学初中就开始各种针对性训练,他们学习的范畴和知识都远超普通高中生。

池唐从前对学习就不上心,对于这种事更是不感兴趣,因此也不太清楚情况。她只知道前段时间柯老师在班上让几个数学成绩好的学生做了一份试卷,之后一一询问了他们的意思,最后只有游余一个人得到了她的额外辅导。

“柯老师说我起步太晚,目前掌握的知识还不够,想要参加全国性的数学竞赛可能有点吃力,但是现在再开始努力一把的话,省级比赛很有可能拿到名次。”

游余和池唐说起这事时,虽然看上去有点疲惫,但神情是很快乐期待的。别人把学习当做折磨,但对于游余来说并不是这样,她是真的喜欢学习,尤其面对各种难题,大概就像是池唐面对各种高难度游戏的感觉,跃跃欲试想要攻克,迫不及待想要了解。

池唐:“听上去很难,但是你应该可以,毕竟我没见过比你更聪明的学霸。比你聪明的没有你勤奋,比你勤奋的没有你聪明。”

如果不是因为她足够聪明且刻苦,柯老师也不会想要培养她去参加竞赛。

游余抱着柯老师单独给她的试卷,笑着微微摇头,“比我聪明的人太多了,比我勤奋的也大有人在,比我更聪明勤奋的人更不会少,我的很低,如果想要拿到名次,就要更努力。”

池唐看着她的神情,觉得好像这个世上厉害的人都是不觉得自己厉害的。

秋日阳光灿烂的日子多了起来,细碎摇晃的日光落在她的鞋子和阶梯上。

“反正我觉得你肯定能拿第一。”池唐看向远处跳起来打球的同学们,晃了晃腿,语气随意又轻松。

游余露出一点羞愧的神情:“第一我可能拿不到,柯老师说我可以拿到第二、第三名次就很不错了。”

这么难吗?如果像游余这样的都不能拿到第一,那些参加竞赛的都是些什么怪物?池唐托着自己的下巴有点无法想象,“太夸张了吧,你已经很厉害了……算了,你加油。”

游余:“好,我会的。”

像这样安静地和同桌一起趁着体育课的时间休息闲聊,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游余挤压了自己的每一滴时间,所有的自习课体育课等不重要的学科,都是她去办公室向柯老师学习的时间。

池唐买的那些高二下学期高三年级的书,都被她用最快的速度写完了,还有大量柯老师布置的针对性训练,游余完全就是泡在题海里,做完的各种试卷题册摞在一起的时候能看得人头皮发麻。

以前本来就睡得晚,现在就更加晚了。寝室里那一盏台灯,每天晚上都是最后熄灭的。

池唐躺在上铺,看着映在墙面上的光影,偶尔会有种茫然又惆怅的感觉。并不只因为游余,也有许多对于自己未来的迷茫。

如果大家都是庸庸碌碌没有目标,那在学校学习的日子,也就是按部就班,过了一日算一日,可是身边有这么一个人,就让人觉得,自己最寻常的学习仿佛是在浪费光阴。

池唐不太喜欢这种感觉。

寝室里几个人,包括班上其他人,一部分都慢慢知道了游余在忙些什么,眼看着她日复一日地更加刻苦,心里不自觉都生出一种敬畏,也会下意识远离她。那是和高一时候不同的一种另类“孤立”,当大部分人觉得某一个人和自己不是同一世界的人,那“孤立”就是必然的。

不过前一种“孤立”是因为自大,这一种“孤立”是因为自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