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1/2)

她的山,她的海 扶华 1036万 2022-01-02

每次他爸带很多人回来,她就说不出的烦躁。躺到深夜,楼下还有人大声说话。池唐洗了澡,睡觉之前又检查了一遍房门是锁上的,用椅子在后面抵住。

第二天还是那些人,甚至多了两个,一楼乌烟瘴气,池唐站在楼梯上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扭头回房间去。但是快两天没吃饭,只吃了两根巧克力,饥饿抽搐的胃阻止了她的后退,她还是路过那些人,出门去吃了顿饭。

之前被她故意多要了钱,她爸没有再让她帮他们点饭了,但是也不管她。

吃一顿饭,在外面游荡很久,黄昏才回去,那些人当然还牢牢坐在牌桌前。不论男女,都是枯黄的皮肤,有点凹陷的脸颊,拉长的眼袋,在缭绕的烟雾中像是某种可怕的生物,池唐迅速跑上了楼,没有理会他们。

但是上楼开自己房间门锁的时候,池唐看见一个中年男人从另一边的房间里出来,像是在那个房间休息了出来。

看到她,那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笑着和他打招呼:“哟,是池老板的女儿吧,多大了?上高中了吧?”

池唐看到他靠近,后背下意识爬出了鸡皮疙瘩,拧开门把手进了房间,重重关上门,一句话都没说。

她爸的那些朋友,但凡见过她,对她的印象大概都是阴阳怪气,没有礼貌,但是池唐不在乎,她只恨不得能离那些人远远的。

想到刚才那个不认识的中年男人看自己的目光,池唐摸了摸** 的手臂,脸上露出厌恶的神情。

她长得好看,十二三岁的时候就是个美丽的少女了,妈妈那时候已经开始常年不在家,跟着这样一个爸爸,他带回来的那些朋友都和他差不多的吃喝嫖赌五毒俱全,有些事情的发生,简直就是必然的。

她还记得那次自己半夜去喝水,回房间忽然被某位“叔叔”抱住时,心里的惊惧和恶心感,带着烟味的口气,炙热的手掌……到现在想起来还是浑身不舒服。她大声地尖叫,用抓到的东西敲打背后那人的头,引来了其他人的注意,才让那男人放了手。

这事之后不了了之,那位“赵叔叔”笑着和她爸说了句不好意思,说是喝醉了,她爸也笑着拍拍那人的肩,说不是什么大事,毫不介意的模样。

她吓疯了,朝她爸大喊,她爸却骂她丢人。

她丢人,他的女儿差点被人……她那么害怕,他却说她丢人。

“别人的爸爸都会保护女儿的,你为什么不会,你究竟是不是我爸?”她浑身颤抖,哭着尖叫。

她爸脸色难看又厌烦,同样吼她:“我要不是你爸,早把你丢了!闹够了没有,又没发生什么吵什么吵,别人不睡觉的吗!滚你自己房间去!”

……

好像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只要她爸在家,只要她爸的朋友,那些“叔叔阿姨”在,她就不敢穿裙子,不敢露出身体的部分,不敢在晚上独自出自己的房门。

可就算这样,她还是曾在某个深夜被开锁的声音惊醒。她不知道门外是谁在试图开锁,只知道那人尝试失败,又悄悄走了。

那之后,她爸的“朋友”来到家里,她连晚上都睡不着。

从前的恐惧,到现在已经淡了很多,但是留给她的痕迹,就像是身上的伤疤一样显眼。

窗外有雨。

魏行行和夏园园又在群里发他们今天的旅游照片,照片里魏行行的父母把她拢在中间,三人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像。夏园园和她的妈妈一起拍照,母女两人看上去都短短的,她连发好几条消息抱怨她爸拍照的水平差。

她们聊天,池唐就趴在床上静静看着,直到魏行行在群里喊她。

魏行行:“池唐池唐怎么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