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1/2)

她的山,她的海 扶华 1077万 2022-01-02

她穿的一件卫衣被雨打湿,湿透的卫衣帽子盖在脑袋上,连思绪都好像蒙上了一层沉重而湿润的土,她感觉自己被水淹没了。

侧门开着,门卫室里亮着灯,但是没人。池唐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她先走到了教学楼下面,整栋楼都是漆黑的,前后有树影晃动,有些吓人。穿过教学楼,后面是女生宿舍楼,池唐一眼就看见那唯一一个亮着灯的窗口。

她朝那边走过去。

楼下的宿管也没离开,坐在那看电视,见了她有些惊讶,问了句:“你没回家呀?”

池唐随便应了两声,往楼上走,在地板上留下了一串湿润的脚印。

501的门关着,她敲了敲。

里面响起游余的声音,她问:“是谁?”

池唐:“是我。”

椅子拖动,有人站起来,咔嚓,锁被扭转,门打开了。

池唐走进去,看见桌上瘫着很多张试卷和几本习题册,显然身后那位正在关门的学习机,在可以名正言顺偷懒的放假夜晚,也一如既往地勤奋。

“你不是回家了吗,怎么现在跑到学校来了?”——池唐以为她会这么问,但是她没有。

游余只是问她:“你要洗澡吗,放假学校没热水,楼下阿姨那里有热水,可以去她那里装。”

把一个袋子和手机扔到床上的池唐往卫生间里走,头也不回:“我洗冷水。”

她几乎是有些赌气地想,游余能洗冷水,我难道不能吗。

然而冰冷的水淋在身上,比想象中更冷,本就被雨水浸透的身躯,这下子从里到外都冷得发颤。

外面好像响起了一声关门声,池唐没有在意,她在哗哗的水声中抱着自己胳膊蹲在地上。

过了一会儿,外面有脚步声逐渐靠近,游余在外面敲了敲门,“给你打了热水。”

她把什么东西放在门外,又走开了。

池唐还是把那个热水壶提了进去。她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用毛巾擦着湿透的头发。游余已经坐回位置上做试卷,她就坐到她对面。

安静一会儿,池唐说:“我刚才是不是像只落汤鸡。”

游余写字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她,摇了摇头:“不像。”

像被雨打得七零八落的花,好像不马上把她移进室内,就要提前凋零了。

池唐放下头上的毛巾,游余这才看见她脸上有红红的痕迹,像是被人打了。

其实她们虽然是同桌,虽然住在同一个寝室,但平时都是独来独往,不怎么交谈说话,骤然这样单独坐在一起,也没什么话说。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砸在玻璃窗上。